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愛動物就要吃素嗎?台大紅了13年的通識課這樣教

精華簡文

愛動物就要吃素嗎?台大紅了13年的通識課這樣教

「文學、動物與社會」來到第13年頭,黃宗慧最希望的卻是有天不需要再開這門課,甚至不用再做動保。為加速那一天的到來,她於去年將課程內容集結成書,名為《以動物為鏡》,將知識推廣給校園外的大眾。 圖片來源:劉國泰攝

瀏覽數

64215

愛動物就要吃素嗎?台大紅了13年的通識課這樣教

Web Only
  • 田孟心

愛吃肉的人有資格談動保嗎?動保只是可愛動物保護主義?這些人們對動保經常出現的疑惑與挑戰,被台大外文系教授黃宗慧收攏在一堂通識課裡,溫和地破解。從這門課畢業的學子,有人赴日攻讀生物科學,有人從事動物攝影,拿下世界新聞攝影獎。

開學週,台大校園還延續著假期的歡愉氣氛,但在博雅大樓一間有近百座位的階梯教室裡,已坐滿了學生,沒選到課的正蓄勢待發準備搶「加簽」名額。這門課名為「文學、動物與社會」,是外文系教授黃宗慧結合外國文學、社會學、哲學,談「動物」的選修通識課,今年已邁入第13年。

2006年開課時,黃宗慧規劃這是一堂30人小班制的課,才有助於期末的分組討論;沒想到年年爆滿,動輒上百人搶修,讓她不得不限制最多80人修課,「很為難,但人太多會影響教學效果,」她說。

根據台大PTT課程討論版,這門課的要求並不輕鬆。除了每週指定閱讀外文文本,也得交分組報告、上台發表,期末還有筆試。但觀察多年來的評語,沒有同學為此感到困擾,還有不少人哀怨搶不到修課資格。

這堂課為何如此熱門?究其原因,或許是這門從文學、社會科學、倫理學角度出發的課,回答了許多人長久以來和動物有關的心結。

愛動物又吃肉,很偽善嗎?她用文學教坦承

第一堂就直言不諱地觸碰「動物保護者是否理應吃素」,這個總是讓人懷疑自己是否道德且邏輯一致的議題。「一邊說愛動物,又一邊吃肉食,難道不是一種偽善嗎?」不少平時關心動物的人,都曾受到這樣的質疑。

黃宗慧引導學生思考,人們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若人類真的對於追尋邏輯一致有所執著,為什麼討論這種矛盾的哲學著作已不勝枚舉,這個問題卻始終不曾式微?還是,提出質疑的人,有些其實內心知道對動物友善有其意義,但由於吃素會對自己的生活習慣造成不便,因此透過否定來讓自己好過一些?

如果責難來自後者,黃宗慧認為,在哲學論戰之外,我們需要的是更多誠實面對自我,而直抒胸臆的散文是一種適切的途徑。

她在第一堂課為學生選的讀本是〈峇里島的雞為什麼要過馬路?〉,這是一篇來自非裔美籍女作家沃克(Alice Walker)的散文。關心動物權益的作者沃克,在峇里島看到一隻母雞帶著三隻小雞過馬路,憐愛的情感油然而生,但當她想起自己仍吃葷的事實,便引發了複雜的心情。

雖然沒有給出解答,沃克在文末仍積極地下了結論:後來努力在生活裡做到90%不吃肉食的自己,已和最初那個認為吃肉理所當然的自己,有了巨大的差別。黃宗慧透過這個故事告訴學生:誠實面對自己,就是倫理思考的開端。

愛護動物,並以此啟發無數學生的黃宗慧,卻揭露自己並非從小立志走上幫助他者的人生路徑,相反地,她曾是個眼中只在意個人成就的孩子。「但踏入動保後,付出和收穫常常是不成比例的,以前那種凡事要看收穫的心態就慢慢改變了。」

「很多事情,你不會做不到100分,就覺得0分比較好,那為什麼在動保上,不能也嘗試用這種態度呢?」她認為,倫理行動沒有一套準則可循,更多時候,「邏輯的一致性」對於倫理實踐反而沒有太大的助益。

此時,台下的學生從上課前的困惑,到展現出豁然開朗的神情,一位同學分享,「這篇文章描述在現代社會中,堅持吃素會遇到的挑戰,讓人很有共鳴。老師提到的『程度』的概念,也讓我在能選擇的情況下盡量對動物友善。」(延伸閱讀:不吃肉的世界 是什麼樣子?

肉食與動保之間的矛盾,始終是黃宗慧心裡的一道難題。她直言,是透過動保前輩、中研院研究員錢永祥的指引,才慢慢釋懷。錢永祥專擅動物倫理研究,對國內的動保人士有深遠的影響,其於1996年翻譯的《動物解放》更可以說是台灣動物權利思潮的聖經。

但錢永祥卻告訴《天下》記者,「我的作品較為理論化、抽象化,黃老師擅長文學,對於當下的感受非常重視,在傳播或教育上更有效果,」錢永祥肯定黃宗慧的課程從文學、感性角度出發,為動保帶來不同的能量。

動保只是唱高調?哲學家這樣想

同為動保教育圈的台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網路媒體「動物當代思潮」發起人吳宗憲,有一番不同的觀察,「我反而比較不把黃老師當文學家,而是當作倫理學者,」他說,所有倫理學的起頭一定都從感情觸發,不過黃老師的強項在於用不同觀點切入同一件事,讓人思考應然面的問題。

在政策設計上,人與動物可以更為融合,而非勢不兩立。黃宗慧舉例,每當動保團體爭取改善收容所環境,反對者就會以「偏遠地區的孩童沒有營養午餐吃了」為由,認為應該先解決人的問題。「但經費規劃是否不能有通盤考量?解決人的問題是否一定得犧牲動物?」黃宗慧以哲學家納斯邦(Martha C. Nussbaum)的理論提醒學生避免落入二選一的陷阱,而是積極找尋共生的可能。

「黃老師的課不是教我們以道德教條來看動保,用灌輸的方式去造就另一個信仰,而是讓你重新思考很多事情,」修完這堂課,台大學生羅晟文隨即展開《白熊計劃》,記錄世界各地動物園的北極熊。

《白熊計劃》不是一個訴諸悲情、反對動物園的計劃,而是邀請大眾思考動物園資源分配、明星動物的議題。羅晟文強調,人會想要看來自遠方的動物,但異地動物要花很多錢去營造場景,「我看到很多北極熊站在一個和北極完全沒有連結的場域裡,就有很多感觸。」該計劃的思辨性引起共鳴,獲得2018年世界新聞攝影獎。

除了講課,黃宗慧也邀請華麗講者陣容,讓同學們能第一線接觸劉克襄、朱天心、錢永祥、廖鴻基、吳明益、駱以軍等作家與哲學家們有關動物的思想、創作。(延伸閱讀:從張貴興到駱以軍,讓人望穿秋水的6本文學大作

分組討論與報告佔了學期的40%,規定同學們必須去訪問動物保護、野生動物保護團體,或者研究動畫、繪本、廣告、新聞中的動物。曾修過這門課的同學表示,「後來對於路邊一隻狗、某些動物相關商品和產業的觀察都更為細膩,也懂得用更有說服力的論述捍衛動物的權利。」

若非動物,現在的人生會是什麼樣子?「我想我應該會不太喜歡自己吧,」黃宗慧笑著分享,最近有次走進台大附近的寵物店,看到一盆貓草長到了家中貓咪喜歡的高度,當下便不自覺發出了讚嘆。「如果動物對我來說沒那麼重要,這樣真實的小幸福就不會存在,」「比起那個爭取主流價值認同的自己,現在的我讓我感覺好多了。」

倫理,就是看見他者

感性對話、理性思辨兼具的教學模式,讓這門課在台大久久不輟,也催化許多學子走上了動保之路。《白熊計劃》作者羅晟文,現赴荷蘭皇家藝術學院從事經濟動物的藝術創作;就讀外文系的洪琬婷,畢業後到日本京都大學攻讀生物科學,曾前往婆羅洲熱帶雨林獨自研究數個月。另外,赴芝加哥大學研究電影中的動物議題的唐葆真、成為動保記者的李奕萱,也都直言這門通識課是影響他們日後發展的契機。

然而,即使由這門課為圓心輻射出去的網絡,持續延伸至世界各個角落發光發熱,黃宗慧認為,動保在台灣的腳程仍不算快。

因為流浪動物的問題,始終沒有控制住,遑論經濟動物或實驗動物福利的進展。黃宗慧認為,在流浪動物的部份,即使目前已實施零安樂死,但因此產生的收容爆量,可能反而造成動物更大的痛苦。

「雖然社會整體對同伴動物的需求增加,也會愛屋及烏地關心流浪動物,但要真正解決這個問題,其實需要非常多的專家,需要政府由上而下推動,」她說,動物福利和人類環境實為一體,一旦動物疫病逆襲,人類也將隨之付出巨大代價。(延伸閱讀:德國街頭為什麼很少看到流浪狗?

開這門課,除了引導思考動物與人類社會的關係,黃宗慧的核心目標,更是期待學生們成為「眼中不再只有自己」的人,「台大同學非常容易成為人生勝利組,但過度在意自身的成就與利益,會讓倫理與正義被忽視。希望同學心中永遠保有一塊看見他人苦難、在乎他者的地方。」這門課不只為動物,也為人指出一條路。

鐘聲響起,學生們緩步離開,此刻也許還沒能實際為動物做些什麼,但當共同生活的其他物種進入視野,他們都已和來時不同。而這些看似微小的不同,正是推動台灣社會往文明彼端前進的燃料,一年又一年,不斷被這堂課溫柔引爆。(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耶魯最紅的一堂課:6步驟讓你更快樂
葉丙成:未來人才必備的六大能力
英國設計師史黛拉.麥卡尼:時尚與環保,是可以兼顧的
日經新聞披露:台灣「貓咪天堂」猴硐面臨新問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