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比英國脫歐更大的風險:歐元區重回衰退邊緣

精華簡文

比英國脫歐更大的風險:歐元區重回衰退邊緣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8922

比英國脫歐更大的風險:歐元區重回衰退邊緣

Web Only
  • 經濟學人
編譯
  • 黃維德

1999年1月建立的歐元區,可能得用幾近衰退邊緣來渡過20週年慶。歐元區GDP成長落後其他先進經濟體,也不如歐盟整體。過去十年的情況尤其不佳,例如,以實質人均GDP而言,希臘的成長不如蘇丹和烏克蘭,塞普勒斯和義大利不如巴西和伊朗。

歐元區邁入第三個十年之際,新一波衰退也隱約浮現。

肇因相當多,包括新排放標準促使德國汽車生產走緩、示威打亂法國經濟、中國成長走緩等。拖住歐元區成長的特定力量或許難以在兩、三年前預測,但經濟轉壞亦非意外之事。

歐元區經濟體受制於許多結構性成長阻礙,但2008年開始,主要限制即為需求不振。

全球危機後,成長僅短暫復甦,直到歐洲領袖勉強建立穩定機制後,恐懼才消退。然而,即使歐洲央行在2015年開始收購債券,成長依然不振。

接著就是歐元區熱潮。改革和歐洲央行的行動移除了成長阻礙,但將歐元區拉出陰鬱狀態的,則是歐元區之外的需求。2013-16年,出口為成長帶來可觀貢獻,出口產業復甦降低失業率後,內部需求也開始帶動成長。

要是中國政府沒有大力刺激經濟,或是美國沒有以巨額貿易赤字支持全球生產,歐洲需要的需求刺激可能根本不會成真。原因在於,歐洲的危機後改革,含括了嚴苛的政府借款限制

實際上,這等同於奪走了政府利用預算來刺激需求的能力。如果歐洲央行更有能力以寬鬆貨幣政策刺激私部門需求,這種財政枷鎖就不會那麼令人憂心。然而,實際利率已經為負;即使歐洲央行持續購入資產,經濟走緩仍舊在2018年到來。

外國支出有機會維持歐元區經濟引擎的運轉,但它實在易變無常。逆風造成歐元區失去成長動力,曝露歐元區無法自力維持內部需求,只是時間問題。

由盛轉衰無可避免,但衰弱不一定得長長久久。歐洲可以放寬財政限制,如果能共同承擔部分債務、建立能提供有意義經濟刺激的歐元區預算,當然更好。唯有歐洲內部的實力平衡和想法出現重大變動,這些改革才有機會成真。

如此變動確有先例,但如果過去十年的抑鬱成長,仍無法突顯需求刺激工具的重要性,什麼才會呢?思考這個問題答案,既困難又令人害怕。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