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大同集團危機最新進展 福建省營企業拿下華映中國分公司經營權

精華簡文

大同集團危機最新進展 福建省營企業拿下華映中國分公司經營權

台灣百年企業大同的命運,會不會因這次風暴而大受影響?(圖為林蔚山與林郭文艷夫婦)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瀏覽數

65111

大同集團危機最新進展 福建省營企業拿下華映中國分公司經營權

Web Only

《天下雜誌》日前獨家披露,大同集團華映在台向法院申請緊急處分的背後真正原因,是被大陸省營企業企業催債。12日深夜,華映發布重訊,證實子公司經營權已被拿走。

身陷債務危機的大同子公司中華映管(華映),又有新發展。2月12日晚間9點,華映科技召開記者會,宣布對大陸的子公司華映科技喪失控制權。

過去這幾年,華映投資上百億人民幣在華映科技身上,現在仍持有大陸子公司26.37%的股權,為什麼卻失去了控制權?

「華映科技,實際上已經是福建省(電信集團)在run(經營)了,」華映總處長黃世昌對《天下》記者說明,華映已辭任所有董事。

「福建省電子電信集團」(下稱福建電信)是華映科技的第二大股東,挑起大同集團這一場債務危機,就是福建電信這一紙來自中國的催款信。

 

來自福建的國企,為何幫忙討債?

2018年12月13日,大同一天宣布子公司中華映管申請向法院聲請重整與緊急處分、綠能則聲請債務協商。尤其又以大同長年重金投資的華映,最讓市場擔憂。

福建電信及中國的華映科技,同時寄發催款信,向台灣的華映,追討其欠華映科技公司的33億元人民幣欠款。

這個福建電信的大舉動,引起其他銀行不願展延華映及其他子公司貸款,在違約前被迫申請債務重整。

身為第二大股東的中國半官方集團,要管華映的家務事,幫子公司對母公司討債,背後並不簡單。

(邱劍英攝)

福建電信不是小角色,它是省級「國資委」官方集團,擔任貫徹「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前線單位。日前美國司法部以經濟間諜罪起訴台灣聯華電子、中國福建晉華積體電路,晉華就是福建電信旗下的合資公司。

黃世昌指出,福建電信原本只是投資人的角色,將經營權交給華映團隊。但是隨著華映科技債務越積越高,福建電信對華映的「經營能力也越來越不信任」。

黃世昌也說,「華映團隊與福建電信不斷溝通,但是雙方都沒有滿意的結果,」因此才會發出催債信,引發大同其他子公司債務無法展延,才向法院申請緊急處分與債務重整。「在我們申請重整後,雙方已經完全失去互信,」黃世昌指出。現在華映已經全面退出華映科技的董事會,前董事長林盛昌也辭去職位。華映就這樣一步步丟掉了子公司的經營權。

由於華映目前正在準備90天後的重整申請,華映科技即使易手,仍舊不能對母公司求償。但這並不代表債務就消失了,未來仍可能對母公司追債。華映還需認列華映科技的資產減損。

華映科技不是福建電信第一個插手的對象。就在華映科技案爆發不久前,福建電信才悄悄地吃下另一家民營上市公司——華映科技的面板客戶「合力泰科技」。

2018年年中,小米的手機主要零組件供應商合力泰科技爆發50億元人民幣(約220億台幣)的資金缺口,股價大跌,質押比高達87.52%的控股股東被斷頭,陷入危機。

10月間,合力泰危機解除,福建電信吃下債權,並用22%的溢價,收購創辦人文開福及其他股東共14.84%的股權,成為第一大股東及實質控制人。

至2018年11月,中國已有26家私有上市公司被政府「國有化」,這些幾乎都是財務狀況差、股東質押比高的高危險群公司。

畢馬威(KPMG)中國華東及華西區審計服務部兼市場部主管合夥人劉許友指出,在中國整頓資本市場的大政策下,「國資」取得私人上市公司多數股權正在發生。

「中美貿易戰之後,中國經濟壓力沉重,股市受到很大影響,上市公司經營困境也一一顯露,」劉許友說,「在市場信心不足的情況下,就會有資金斷鏈的危機,」「不是說官方要吃掉公司,而是不吃不行!因為地方政府身上都有壓力,不能讓上市公司的投資人爆倉。」

華映科技財務不佳,成為官方緊盯目標

一名熟悉兩岸資本市場的金融業者指出,「福建才不管母公司(台灣華映)是死是活,他擔心的是在中國的子公司千萬不能爆,要不然散戶跳樓、供應鏈斷鏈,馬上就丟官。」

他透露,這類高度危險性的上市公司,中國官方現在盯得特別緊。而福建電信剛拿下華映科技的客戶合力泰的經營權,自然會想辦法整頓上下游供應鏈。

首先,華映科技股東質押比高,觸動官方恐懼神經。台灣母公司華映透過百分之百持有的百慕達中華映管公司,持有中國華映科技26.32%的股份,總數72.9億股中,累計有99.82%用於質押。華映高風險的財務操作,現在吃到苦頭。

第二,華映科技財務結構差,2018年前三季共虧損4.6億人民幣不在話下;華映母公司也是債務累累,除了在2018年第三季財報中可以看到和台灣銀行團、京城銀行共82億元台幣的借款,對中國渤海國際、中國建設等銀行團還有超過240億元台幣的借款。

華映科技自己還在中國發債券,根據路透社系統,眼前就有一筆2019年1月29日到期、總額為2億元人民幣、票面利率高達7%的一年期債券。債權人包括中國民生銀行、寧波銀行、招商銀行、恆豐銀行、漢口銀行等11家金融機構。若要和這些中國銀行談重整,難度恐怕遠超過台灣銀行團。

諷刺的是,華映科技在中國自有評等機構「中誠信國際評級」屬「A-1」,定義為「償還債務的財務能力很強,⋯⋯違約風險很低。」

劉許友指出,這與外界所說的「國進民退」不盡相同:「官方的目的是想要這些活不下去的上市公司存續下去。股權收購是一種、幫子公司跟母公司討債也是一種⋯⋯邏輯是一樣的。只要是經營不善的公司,它都會想辦法『清理』。」

大同是順水推舟演戲,還是真斷尾求生?

華映財務長黃世昌證實:「不排除福建省電信集團以股權抵債,迫使華映讓出持有的中國大陸的華映科技26.37%股權,才會申請重整,避免債權人提出假處分。」

現在,華映申請的緊急處分已經通過法院批准,90日內,債權人不得行使對華映的債權,算是得到了喘息機會。但黃世昌指出,對中國積欠的33億元人民幣債務「遲早要處理」,未來股權是否會有變化,目前還不明朗,也尚無法回答在財報上切割華映科技後,會對財務有什麼影響。

大同集團指出,華映公司此次申請重整及綠能公司聲請債權債務協商,是為了藉由相關程序之監督及規劃,妥善安排營運資金,使華映公司與綠能公司重獲發展契機。而能否在90天內和銀行團完成協商,成為華映存活關鍵。

一紙催款信,捲起一場風暴。不論華映及綠能債務重整,是大同配合中國官方演出一場大戲,以「毒藥丸」嚇跑強奪經營權的市場派;或是華映真是為了保住經營權及資產不落入中國官方或債權銀行,不得不出的「斷尾求生」,此舉影響力之大,都足以動搖整個大同集團,更衝擊台灣資本市場秩序。(責任編輯:洪家寧)

繼續閱讀:十年虧1300億元!大同沒倒,全靠這家神祕的子公司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