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高美館年度大展 看懂身體「赤裸裸」之美

精華簡文

高美館年度大展 看懂身體「赤裸裸」之美

巴布羅‧畢卡索(1881–1973), 戴項鍊的裸女, 1968 Tate: Purchased 1983 © Tate, London 2018 © Succession Picasso/DACS, London 2018 圖片來源:高雄市立美術館提供

瀏覽數

1558

高美館年度大展 看懂身體「赤裸裸」之美

天下雜誌654期
  • 司徒嘉慧

寬衣解帶也不一定是為了情愛慾望。完美的人體一直是藝術家試圖傳達的理想。但什麼是完美?真實,是否也是種完美的特質?

人赤條條來到世界,花了幾十萬年好不容易把衣服穿上身,藝術家卻又想盡辦法要把人的衣服脫下來;道貌岸然的觀眾喊著穿回去,新興藝術家覺得還可以脫得更好。這穿脫之間的周折,是文明、是政治、是思想革命、是權力慾望、愛恨悲喜,統統是藝術的好題材。(延伸閱讀:為何女權主義者要脫去上衣?

愛德加‧竇加(1834–1917), 浴盆中的女子, 約1883
 Tate: Bequeathed by Mrs A.F. Kessler 1983 © Tate, London 2018(高雄市立美術館提供)

以「裸」為名,高雄市立美術館帶來倫敦泰德美術館123件經典作品,從18世紀穿越現代到當代,西方藝術對人體的探索與辯證,在此一覽無遺。

完美的人體一直是藝術家試圖傳達的理想。但什麼是完美,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看法。

一開始,是完美的英雄形象。1881年,一座2.4公尺的希臘神射手青銅像,歌頌著完美的陽剛體態與肌肉線條,成為體育賽事熱愛援引的圖像。但現實是,英雄也可能走到末路。1956年,雕刻家摩爾(Henry Moore)為二次大戰倒下的兵卒凝結了死前的一刻,脆弱的肉身失重騰空,準備躺回大地。

亨利‧摩爾(1898–1986), 倒下的戰士, 1956–57 (約1957–60鑄造)
Tate: Presented by the artist 1978 © Tate, London © The Henry Moor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DACS / www.henry-moore.org 2018(高雄市立美術館提供)

既名為「裸」,怎能沒有裸女?完美的女體,是男性藝術家與男性觀眾眼裡射出的一團火。1890年的《賽姬出浴》圖,畫著從神話中走出來的尤物,玉膚凝脂,完美到令我輩凡人駐足瞻仰。

但過了100年,著名心理學家的孫子有了不同看法,佛洛伊德(Lucian Freud)《站在布堆旁》的畫面裡,是位出入畫室、生活在現實中的白種中年女子,血肉肌理栩栩如生,各色油彩堆垛出脂肪贅肉、青色靜脈,完美的真實感讓觀者也忍不住想再湊近一點。

盧西安‧佛洛伊德(1922–2011), 站在布堆旁, 1988-9
Tate: Purchased with assistance from the Art Fund, the Friends of the Tate Gallery and anonymous donors 1990 © Tate, London 2018 © The Lucian Freud Archive / Bridgeman Images(高雄市立美術館提供)

但難道完美的前提是膚色?非裔畫家亨德里克斯(Barkley L. Hendricks)畫下斜躺沙發上的非裔男人,自在慵懶地打開身體,仰起下巴瞟視你我,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是對性別與種族政治的完美挑釁。

同時間,女畫家也一起發難,畫下濃眉大眼的斜躺裸男,要好好饗宴女觀眾的眼。

奧古斯特‧羅丹(1840–1917), 吻, 1901-4
Tate: Purchased with assistance from the Art Fund and public contributions 1953 © Tate, London 2018(高雄市立美術館提供)

完美的愛情也有了多元詮釋。上世紀初,羅丹的《吻》刻劃出一對完美的男女愛侶。但1966年,霍克尼(David Hockney)用蝕刻版畫,展現青年男子同床共被的旖旎風光,濃情蜜意不也羨煞旁人。(責任編輯:黃韵庭)


【展覽資訊】
裸:泰德美術館典藏大展
7.14─10.28
高雄市立美術館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