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追逐太陽 他們讓夢想無限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9717

追逐太陽 他們讓夢想無限

天下雜誌351期

一位愛作夢的大學教授帶著一群愛作夢的學生,六年來熬過沒寒暑假的日子,在簡陋的工廠裡打造著太陽能車,終於開上國際,實現長達三千公里追著的太陽跑的馬拉松競賽,他們讓「夢想無限」...

電影院的燈亮起,觀眾掌聲未歇,「我只是教練,不應該說太多話,今天這個舞台,應該留給他們,」首映舞台上,台大機械系教授鄭榮和感性、驕傲地望著身旁,這群和他一起投入太陽能車研發,一做便好幾個年頭的學生們。

他們是紀錄片「夢想無限」的主角。這部九十七分鐘的片子,訴說這群師生帶著共同的心血「Formosun 3」,異地逐夢的故事。

二○○五年九月,鄭榮和帶著學生,以一台極速可達一二○公里的太陽能車「Formosun 3」,赴澳洲參加為期一個月,長達三千公里的國際賽。冠軍荷蘭隊有一百萬歐元的經費,台大隊伍經費不到對方的十分之一,連太陽能板都因要節省經費而自己手工封裝,一切克難卻撐過三十多天的馬拉松賽程,拿到第五名。

「謝謝老師讓我們有夢想、一同參加比賽,一同成為自己夢想的創造者,」舞台上,學生年輕的臉龐閃爍著自信的光彩。

他們是夢想追逐者與實踐者,在這個夢想淪為廉價口號的年代,以一部太陽能車完成一群人的夢想接力。

在酷熱的製造基地逐夢

走進台大校園,紀錄片中太陽能車製造基地,那棟焚化爐改良過的黃色鐵皮工廠,在廣達捐贈的電機系博理館大樓旁,顯得更矮小更侷促,酷暑的午後,溫度高得讓人待上五分鐘就受不了。

事實上,太陽能車在台灣幾乎還看不到市場,所以鄭榮和為比賽募款時,企業界興趣缺缺,且對現今日益注重未來就業的學生來說,加入鄭榮和的計劃,不保證對未來就業有加分效果,又得犧牲假日,比賽前幾個月,不只幾乎沒有週末,連寒暑假都得犧牲。

但鄭榮和與一群學生窩在這裡,從零開始,堅持校園施工,手工打造太陽能車。從車體使用鋁片、從台北試車到苗栗就爆胎的Formosun 1,改良到採用碳纖維、扁形幽浮的流線型車身、車頂鋪滿太陽能晶片的Formosun 3,一路走來整整六年,「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它該為社會帶來更多的夢想,」鄭榮和慎重地說。

教授帶著學生一起圓夢

從小鄭榮和看著自修成音樂家的父親千方百計將身分證職業欄變更成漁夫,千辛萬苦獲得一艘漁船,為的只是一圓海釣的美夢。從小喜歡動手做東西,在美國人登陸月球的年代,鄭榮和用粉筆做火箭,放入火藥,想圓飛上天的夢,自己成為教授後,帶著學生動手做滑翔翼、輕航機到太陽能車,不只圓自己的夢想,而且是帶著一群人一起作夢,這對鄭榮和而言就像活著要喝水一樣自然,「掛掉前,想想有沒有白活,這點對我超級重要。」

鄭榮和的感染力就像一顆火種,點燃一群學生心中勇於擁抱夢想的態度。

像高中住桃園,很愛飛機的張智凱,大三原本要跟鄭榮和造飛機,最後卻一頭栽進太陽能車,「大三之前沒什麼方向,無所事事,但我卻感覺做這個不只是交作業,」現在已經是博四生的張智凱,六年來,他體認到當「工程師」,做出來的東西得安全、完美,「自己和別人的生命都在我手上。」

特別到了第二、三代車,經驗豐富的張智凱被委以重任,就像個太陽能車的公司總經理,管理三十個人的團體,壓力十分大,「別的研究生都在念書,我生活中九○%都是太陽能車,上網也在找太陽能車的資料。」

在澳洲的比賽裡,擔任駕駛跑出好成績的陳周行,今年研二的他加入太陽能車計劃六年,外表看起來白淨清瘦,卻是擔任比賽排位賽的人選,還是關鍵太陽能板封裝的人員之一,「我覺得做了一件原本做不到的事。」

年紀比較小的楊毅祥,笑稱自己是大一上機械工程概論,聽到鄭榮和談飛機、火箭而加入,「好像聽到一個小孩在談夢想,很有感染力,」但楊毅祥卻因此學會對自己做的事、做的選擇負責。看起來粗枝大葉的他,因為過於高大無法當車駕駛,卻在澳洲的一個多月中,在炎熱的天候下,帶著隔離蒼蠅的面罩,為三十多人的團隊,整整煮了三十多天的伙食。

比賽前夕的整個暑假,一週裡有六天,師生就窩在悶熱的工廠裡連夜趕工,楊毅祥記得最高紀錄五天沒回家,要不就是睡四、五個小時,起來又繼續埋頭做。就連颱風來襲,一夥人乾脆就躲在工廠裡繼續趕工,鄭榮和冒雨用自己的私房錢買食物給學生們。「我一星期向太太領一千五到兩千,吃飯、買書,其他就存成私房錢,」鄭榮和教書數十年如一日,每天六點半到校,全心投入太陽能車,「我不知多久沒有養過家了,」他苦笑。

經費短缺,鄭榮和最怕學生跑來說錢花完了,花費超過五萬,還要提前報備,「我要去周轉啊。」

學生黑手臉上有著光彩

艱苦的環境,週而復始的枯燥研究,沒擊退這群學生,距離比賽愈近,別的學生用力享受暑假,他們卻更意志堅定地守護共同的夢想——一台即將要出國比賽的太陽能車。

這群台大孩子打破了紀錄片導演李中旺對時下菁英「眼高手低、養尊處優」的印象。「我記得在熱熱髒髒的工廠看到他們,就像看到一群學生黑手,年輕的臉上有著光彩,」李中旺印象深刻。

對酷暑下工廠外的人而言,他們像一群狂熱的瘋子,正在做一件不知道會不會成功的事情,但對工廠裡的這群人來說,他們正用革命情感,享受一群人一起做事的幸福。「我真的看到,所謂工程師的夢想,就是把它做出來,做一件相信的事情,然後把它做好,」佳映娛樂國際總經理劉嘉明有感而發。

如今,Formosun 3功成身退,靜靜地擺在依舊侷促的工廠裡,學生中還有人獲邀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進行未來車研究設計,而鄭榮和帶著新舊學生進入第四代混和動力車的研究,他們還在接力著夢想,「夢想無限、成就無限,只有sky is limit(天空才是極限),」鄭榮和說。

對他們而言,夢想未完待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