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慶富案後揮大刀 顧立雄:公股行庫,更該做好監管榜樣

精華簡文

慶富案後揮大刀 顧立雄:公股行庫,更該做好監管榜樣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 圖片來源:楊閔

瀏覽數

1773

慶富案後揮大刀 顧立雄:公股行庫,更該做好監管榜樣

Web Only

慶富案延燒,國內八家公股行庫已撤換三位董事長。金融弊案連環爆,金管會主委顧立雄還能出什麼招?

承造獵雷艦案涉詐貸的慶富案愈演愈烈,如今已震掉三位公股行庫董事長。現有八家公股行庫,董事長、總經理均為官派,常遭人詬病高層人事是看顏色,不是看專業。此次遭慶富詐貸的,清一色是公股行庫,金管會緊鑼密鼓啟動金檢。外界質疑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會不會辦不下去?顧立雄強調,自己沒什麼好顧忌,也沒有辦不下去的問題。他接受《天下》專訪重申,「公股行庫不能因為董總是官派,高度監理的要求就有減損。」(延伸閱讀:獵雷艦反被獵 陳慶男如何一手遮天詐貸49億?

各界對公股行庫的兩大批評:承擔政策性任務、家數太多。顧立雄認為,一個政策性指導不該妨害一家銀行該有的商業判斷。暗指慶富案裡,一銀在金融專業失職。

顧立雄的政策方向就是「興利和除弊雙平衡」,金管會正草擬政策白皮書,將放寬金融業經營彈性,鼓勵創新;但他也強調,公司治理不是四個字,銀行必須體認公司治理要付出的代價和成本。他語重心長地說,台灣金融家數太多(overbanking),無論是落實法遵、洗錢防制和資安,都不符成本效益,「大家要體認自身規模,自願整併成合乎經濟規模的經營型態,」以下為專訪摘要:

Q1:根據金管會金檢,一銀在慶富案到底怎麼了?

我只講聯貸案的部份,一個是慶富的財務能力,一個是三方合約架構。如果今天慶富具備足夠財力,外界質疑就會降很多。一銀一開始就發現問題,也要求慶富增資。但讓人匪夷所思的是,一銀左手要慶富增資,右手卻借錢給慶富,名目就是「為了增資」。這不但導致一銀風險過度集中,一銀身為聯貸主辦行,卻沒通知其他參貸行還有額外放款給慶富,這樣是不對的。

第二,慶富案屬於重大軍事採購,因為軍方和銀行間資訊交流不足,才造成慶富有縫隙去詐貸。以後還會有這樣的合約,因此我才提出建立業者、軍方和銀行的三方合約,現金控管有了,也許問題就不會發生。

Q2:為什麼公股行庫接連出包?

站在金管會的立場,對公司治理的要求,會不留餘地。銀行、保險業都是拿大眾資金,本來就會被高度監理。政府掌握公股行庫的人事權,這是無可迴避的事實,但不能因為董總是官派,高度監理的要求就有減損。

金管會正草擬政策白皮書,明年初會發表。我不會說只做興利或防弊,我也不會去喊個口號,說要打世界盃。原則就是風險可控的情況下,盡量放寬金融業經營的彈性,也會鼓勵金融創新。國內38家銀行,要維持法遵成本、洗錢防制成本、資安成本不容易,你不能說你規模小,要我監理放鬆,這不可能。大家要體認自己的規模,趁賣相還不錯,自願整併成合乎經濟規模的經營型態。

Q3:今年金融弊案層出不窮,金管會還有什麼工具?

其實每個弊案的狀況都不太一樣。兆豐和華南案凸顯國銀在國外分行的應變徹底不足,美國防制洗錢要求強化,但沒有被台灣銀行的經營管理階層理解。由於明年APG(亞太防制洗錢組織)要來台實地評鑑,現在大家都真的理解,對防制洗錢也琅琅上口。

至於永豐金是涉實質關係人交易。不只永豐,遠雄人壽也是。這就是我講的產金不分離的問題。我們會透過差異化管理,要求公司加強公司治理文化。公司做不好,就加強金檢頻率和深度。

金管會的檢查人力就是250人,如果不做棒子和胡蘿蔔的差異化管理,永遠檢查不完。對公司治理做得好的金融業,我們金檢頻率會降低、力道沒那麼重,也願意提高業務彈性。但做不好的公司,我們會加強金檢和懲罰的力道。

長遠來看,我們會提高銀行法最高罰1000萬的上限。但現行的手段,除了罰錢,還能解任負責人、停止業務,未來懲處不排除三管齊下。

Q4:如何興利,打算做什麼?

先談金融業的投資面。

我們不希望金融業的資金都往外跑,而能投資我國實體產業。之前我們開放銀行可100%投資創投,鼓勵商業銀行成立創投,扮演過去工業銀行的角色,發揮研究能量,做中長期投資。

另外,我們也開放投信業成立私募基金,若保險業投資投信募集的私募基金,原先2億以下採事後查核,年底前我們會放寬到5億,鼓勵保險業資金留在台灣,投資基礎建設。

融資這塊,針對離岸風電放款,我們已經放寬授信規定,把外國政府出具保證,視為有擔保的授信,提高銀行對同一公司的授信額度。另外,過去外銀分行往來客戶受限在營業額350億元以上的企業,我們也打算只要是再生能源,就排除350億元的限制,讓有經驗的外銀幫助本土銀行。因為離岸風電的融資金額都很龐大,外銀當聯貸主辦行,本土銀行可學習經驗,外銀都敢做,本國銀行跟進,商業判斷上比較容易。

Q5:金融監理沙盒和金融科技園區,明年都會準備好嗎?

今年金融業獲利不錯,但我看是福禍並存。科技浪潮撲面而來,金融業要好好思考科技對他們的影響。台灣金融業規模小,更要展現靈活度。如果別國金融創新已經不只在做實驗,甚至可以商業化,我們還在後面追趕,就枉費台灣長期以來對科技業的重視。

「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編按:又稱「監理沙盒草案」)初審通過,金融業對科技業能搞出甚麼,也滿有興趣。科技業有創新,但沒有風險意識;金融業有很高的風險意識,但缺乏創新思維。我們希望監理沙盒草案盡快三讀通過,讓雙邊合作。問題是,上個會期,財委會已通過八大金融業法修正案,都增訂金融監理沙盒的相關條文。現在要排朝野協商,看八大金融業法修正草案和專法草案如何處理。金管會的立場是希望這個會期通過。

另外是金融創新實驗園區,這是科技業向我們表達的訴求。我們分短期和中長期計劃,短期可能在小巨蛋,但要和科技部、工研院共用場地;中長期的話,台北市產發局提供南港軟體園區和台電北部儲訓倉庫,後者最快要明年下半才能搬進去。(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獵雷艦反被獵 陳慶男如何一手遮天詐貸49億?
立委、黨產、金管會,顧立雄如何從總統律師成為監理官?
賴內閣最大黑馬,金管會準主委顧立雄:我將孤身一人去闖蕩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