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階級世襲:哈佛今年的新生中,近1/3為「傳承錄取」

精華簡文

階級世襲:哈佛今年的新生中,近1/3為「傳承錄取」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3589

階級世襲:哈佛今年的新生中,近1/3為「傳承錄取」

Web Only

頂尖大學的錄取率已達歷史低點,但也只有少部分學生得擔心那會對他們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傳承錄取」(意指有親人是同所大學的校友)為少數人賦予了優勢,在精英大學尤其如此。

哈佛校報《The Harvard Crimson》指出,哈佛的2021年班新生之中,超過29%為傳承學生。去年的哈佛申請者中,擁有哈佛校友親人的人,獲得錄取的機會是其他人的3倍。

史丹佛的情況亦是如此。事實上,《華盛頓郵報》提及的2011年檢視發現,以美國排名前30的大學而言,校友的小孩獲得錄取的機會,比其他申請者高了45%。

傳承學生多為家境富裕的白人,而且在學生中所佔的比例也已經過高。

《紐約時報》發現,在達特茅斯、普林斯頓、耶魯、賓州、布朗這5所長春藤盟校,以及另外33所大學之中,家庭收入為前1%的學生,人數比家庭收入為後60%的學生還要多。

這並不是巧合。

ThinkProgress指出,20世紀初期,大學開始偏好傳承學生,目的即為排除它們比較不想錄取的申請者,例如移民等,並維持校園的同質性;普林斯頓在1922年採行綜合性招生評估流程,促使猶大裔學生人數下滑,普林斯頓的招生委員會主席亦表示,那是為了解決「猶太問題」。

今日,這種招生傳統的支持者可能會強調,讓校友的小孩人學,校友可能會更願意捐款,進而刺激總募款收入。但這個說法已經證明為誤。

正如《華盛頓郵報》所言,卡夫曼(Chad Coffman)在《Affirmative Action for the Rich》一書中指出,7所在1998至2008年間停止考量傳承因素的學校,在校友捐款上並沒有出現可衡量的短期下滑。

將傳承申請者列為優先,會排擠低收入背景的申請者,而這些學生也可能更需要精英學校提供的事物──更好的教育與人脈,以及獎學金、無收入實習補助等資源,都能協助他們加入專業階級。

目前,低收入學生在精英大學的代表性嚴重不足。

《波士頓環球報》指出,全國而言,有40%的學生獲得聯邦政府的佩爾助學金補助,但這些學生在長春藤盟校的大學學生之中,平均佔比僅16%。

喬治城大學教育及勞動力中心的新研究顯示,高入學門檻的學校,應該有能力負擔更多低收入學生。此外,研究作者也寫道,讓出身勞動階級的優秀學生就讀精英學校,可以讓他們擁有更高的畢業機會,而讓經濟情況不佳的學生擁有更高的成功機會,有助減低美國的財富不均程度。

哈佛、耶魯等學校,近年已經增加了低收入學生的佔比。2016年,包括全數長春藤盟校在內的30間大學,簽署了美國人才計畫,而此計畫的目標,就是在2025年之時,吸引額外5萬名低收入學生,讓他們註冊入學並畢業。

新書《Dream Hoarders》作者、布魯金斯學會經濟研究部高級研究員、布魯金斯學會兒童及家庭中心共同總監里弗斯(Richard V. Reeves)表示,這非常振奮人心,因為美國目前那套偏好校友親屬的過氣系統,基本上就是種作弊。

他對CNBC Make It表示,在錄取學生之時採行這種世襲式的原則並不公平,在一個自稱以能力為依據的國家這麼做,就更是如此。

里弗斯畢業於牛津,但他表示,這並不代表他的兒子也能獲得牛津錄取。他指出,他的兒子沒有獲得牛津錄取,要是他的兒子只是因為有個校友父親,就能獲得錄取,實在是不公平到了極點。

「因此,(在英國)我們或許有世襲君主,但(君主的家族成員)再也不能唸牛津或劍橋,因為他們的成績不夠好。」

他表示,在英國,這種傳承錄取偏好「已在20世紀消失」。反之,在美國,「我們組織教育系統的方式,排除了許多位於後80%的人」,這套系統是在「摧毀而非實現美國夢」。

資料來源:CNBC哈佛校報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