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黃哲斌:臉書與Google 真能拯救世界?

精華簡文

黃哲斌:臉書與Google 真能拯救世界?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481

黃哲斌:臉書與Google 真能拯救世界?

天下雜誌623期

臉書和Google以中立的資訊平台自居,但這兩大網路巨頭,透過演算法制定遊戲規則,儼然成為數位時代下全球的新聞守門人。

四月中,《芝加哥論壇報》的數位副主編葛斯勒(Kurt Gessler)發表網誌指出,去年該報臉書貼文的觸及人數,多在兩萬五到五萬之間,一直尚稱穩定,去年至今,該報臉書粉絲又增加十四萬人。然而,貼文觸及人數卻不增反減,中位數掉到一萬八左右。更可怕的是,觸及數不足一萬的貼文,從每月五十則上下,急遽攀升五倍。

葛斯勒排除各項變數,質疑臉書又更改演算法,包括提高影片曝光率、降低新聞連結排序,他附上數據圖表,挑戰臉書的演算法黑箱。葛斯勒引來不少迴響,《波士頓環球報》的互動總監貼出圖表回應,表示該報官方臉書也有同樣急滑趨勢。

諷刺的是,臉書一方面強調,他們積極成為新聞業的伙伴,協助打造一個更健全的資訊環境;另一方面,又藉由不斷調整演算法,變相懲罰新聞媒體。例如,近兩年從主打「影音」到強推「直播」,最近更催促新聞媒體製作「長影片」,以利塞入廣告。

換言之,臉書希望《芝加哥論壇報》等報紙都變成影片製作公司,它自身則是全球最大的電視台。它的演算法控制塗鴉牆「五○%文章連結、二五%影片、二五%照片」的大致比例,壓縮了非影像媒體的流量。

北美兩千家報業共同成立的「美國報業協會」主席查維恩(David Chavern)最近投書《華盛頓郵報》,質疑Google與臉書不斷片面制定遊戲規則,強迫新聞業追隨他們的商業利益,而非專業品質。

若不遵守他們的主場規則,下場就是調降曝光率或搜尋排序,無論是臉書的「文章快手」,或Google打破媒體付費牆的「首次點擊免費方案」(First Click Free)都是如此。

無私或自私?

當然,Google與臉書既非蜘蛛人、也非蝙蝠俠,拯救新聞業並非他們的責任,追求企業成長也不等於罪惡。然而,當Google不斷強調企業精神是「不作惡」,祖克柏發表六千字的「臉書宣言」,聲稱將打造一個更好的全球社群,或許該提醒他們一件事:「錯置的善意,經常演變為貪婪的野心。」

典型例證就是臉書近年力推的Internet.org,此計劃宣稱將提供全球性的免費上網服務,造福開發中國家網民。然而,在有十三億人口的印度,臉書遭控與當地政府、電信巨頭合謀,試圖鼓吹這個「只能連上少數網站,而且完全由臉書核可」的免費網路。

印度人權團體猛烈抨擊,寶萊塢喜劇演員義務拍攝影片大加嘲諷,印度政府最終認定臉書的計劃「違反網路中立性」,只為操控弱勢族群的上網行為、打擊網路競爭對手。

尷尬的是,美國自身正遭遇類似處境,FCC(美國聯邦通訊傳播委員會)於五月十八日投票,推翻「網路中立性」法規。而在二○一五年推動「網路中立性」的陣營中,Google與臉書是堅定支持者,因為此原則一旦被打破,佔用龐大網路流量的兩大集團,極可能被ISP(網路服務供應商)收取高額通行費。

矛盾的是,兩大科技公司以往鼓吹網路是公共財,因此政府應嚴格管制ISP,包括費率審查、內容公平流通、消費者保護等等。

反過頭來,Google與臉書自稱是「價值中立的平台」而非媒體,卻基於自身利益,透過演算法掌控內容通道的生殺大權,例如哪些內容優先排序、哪些加權曝光、哪些調降評等。

不要只號稱「中立」

不只新聞媒體,整個資訊傳播鏈都面臨重大矛盾:所有內容生產者,包括組織與個人,若視為一級傳播者;臉書、推特、YouTube等社群平台,是效能強大的二級傳播者;最終,還需要ISP作為三級傳播者,將新聞、影像、聲音傳送到終端用戶的電腦或手機螢幕上。

以往,三級傳播者被禁止因己身利益,差別對待網路內容,不能優先傳輸特定網站或特定形式的內容,也不得降速或限制流量。

然而,臉書與Google不受此限,反而指導內容生產者,產製特定形式的影像或文章,以追求企業利益最大化,造成諸多怪奇的傳播現象,標題黨、假新聞、仇恨語言、殺人直播只是一角。

如今,若三級傳播者也加入操控一級內容的陣營,三者間的競合勢必更複雜、造成更大的傳播權力落差,個人、小型新聞網站或非營利團體都會是受害者。

如何解套?最佳方法是臉書與Google等二級傳播者,重新認知己身角色,以行動支持「網路中立性」,減少對內容的操控,允許用戶更大的訊息選擇自由,避免受利益誘惑而加速資訊劣化,然後,共同抵抗網路電信商的遊說攻勢。

正如祖克柏在「臉書宣言」的豪情壯志:「我們今天面臨很多全球性挑戰——因應氣候變化、結束恐怖主義、消滅全球疫情,或國家內戰導致的難民危機,因此,需要前所未有的基礎設施來應對。」

謝謝好人祖克柏,回應這些全球性挑戰,關鍵不在Internet.org,也不在塗鴉牆的影片比例,更不在拚命抄襲Snapchat的社群網戰上,而是真心協助所有一級傳播者,包括個人與新聞媒體,共同打造一個「相互理解與協助,而非相互消費的網路世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