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中國大修中Ⅰ:一泡沫、二虎、三劍、四海不平

精華簡文

中國大修中Ⅰ:一泡沫、二虎、三劍、四海不平

南京建鄴區建設不斷,蹲點長達9年的台商更感概,「一眨眼就不一樣了。」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9853

中國大修中Ⅰ:一泡沫、二虎、三劍、四海不平

天下雜誌621期

2017,將是中國政治經濟轉骨年。下半年召開十九大,習近平進入第二任期,面對一個泡沫、兩隻老虎、三把利劍、四海不平的挑戰,《天下》採訪團隊於3月下旬到大陸各地採訪,看見傳統經濟領域走弱,中國正從山寨的製造大國,「彎道超車」為自創、自造的數位應用大國。

3月下旬,《天下》採訪團隊於到大陸各地採訪,看見中國典範移轉,從製造中國,「彎道超車」為數位應用大國。這是新南向之外,台灣不能不面對的中國新風景。

不少人預測,今年將是中國政治經濟最艱難的一年:下半年中共十九大(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國家主席習近平進入第二任期,權力中樞政治局常委換屆,60後世代將登上核心舞台,政權能不能穩定執政?經濟能不能成功轉骨?市場有沒有創新動能?

台灣對中國大陸出口佔整體出口比重40%,東協十國加起來18%。中國經濟不好,再用力推新南向,短時間也很難彌補空缺。

《天下》採訪團隊3月下旬到大陸各地採訪,歸納出中國正面臨:一個泡沫、兩隻老虎、三把利劍、四海不平的挑戰,任何一個問題上失誤,都是對習政府穩定執政能力的否定,也足以牽動台灣現有的安全。

採訪團隊也觀察到,儘管傳統經濟領域乏力,中國卻刮起數位應用大風,為市場一波波造浪。中國已典範移轉,從製造大國,「彎道超車」為數位應用大國。

習近平頭上的三把劍

胖書記抽著菸,背對他那台略顯年紀的賓士轎車。黃土地上孤零零一座破敗圓形水泥筒倉,像枚報廢的火箭。書記盯著樹叢後兩間農舍,彷彿獵豹觀察獵物。

車聲靠近,胖書記菸蒂一丟,回過頭,苦著臉打招呼。皮膚黝黑的企業家跳下寶馬休旅車,丟下一句話:「那2戶再不趕快處理,我就不投資了。」

南京市郊這片農地,2年多後將成為一座擁有草原、養老村、休閒旅館的綜合度假村。只要,最後那兩戶如期拆遷。

「中國現在最羨慕的不是官二代、富二代,是拆二代,」江蘇省一位副廳級官員,指著對面埋頭吃飯的部屬笑說,「別看他年輕,光是拆遷分到新房,轉手一賣,就賺200萬、300萬。」

這類故事,在面臨房地產泡沫的中國,滿街都是。

中國經濟結構轉軌,發展模式整修中,房地產成為仍有動能的經濟引擎,去年銷售額成長35%,破11.7兆人民幣(約51兆台幣),是台灣GDP總額的3倍多。拆遷引發的矛盾抗爭,被丟棄在愈堆愈高的樓房資產中。

《天下》記者在北京地鐵、在青島出租車、在南京飯館,遇到年輕的、中年的、老年的,彼此唯一能跨時空、跨世代共鳴的話題,就是房價。

習近平喜歡用希臘傳說中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比喻富裕繁榮頭上,吊著隨時會墜落的利劍。

至少有三把劍,懸在這個強國頭上。任何一把劍砍下來,都會引起大陸內部政經社會動盪,破壞兩岸緊密的經濟連結與脆弱的政治關係。

第1把劍:房地產泡沫,大到不能破

北京建國門外大街,大路依然擁堵,灰色霧霾中,依稀可見叢叢白色梅花滿開。四星級飯店門身著深藍色燕尾服,背著手在空蕩大廳踱步。

「中國經濟啊,像乾扁的蘿蔔,擠不出水唄。現在只有房地產有水,還是大洪水,」50出頭的門房一口標準京片子,跟街上行人一樣,對房價總有千言萬語要說。

荒謬的房地產泡沫,已經大到不能破。

中國是個不斷進行細胞分裂、自我複製的國家,走到哪一級城市,都不會陌生:樓盤、樓盤、樓盤,房房相連到天邊。每一棟都在消費者搶購中秒殺,然後放著,沒人住。

除了現有12個GDP「破兆」城市,全中國還有19個國家級新區、3500多個新城、上萬個產業園區,出發點都是宏偉的戰略發展規劃,終點線一定會有大面積新建房產。

「我們房地產泡沫非常可怕,」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副院長陶然點出,他長期研究經濟轉型,認為問題出在嚴重錯配的房地產。陶然分析,中國300多個縣城地級城市,大部份房比人多,價格根本撐不住;而人口流入的一、二線城市,住房又供應不足,飢餓行銷的政策,導致房價只漲不跌。

北京三環內,房價從10年前一平方公尺8000多人民幣,3年前變七7萬,「量子跳躍」到現在13萬,還沒有反轉跡象。連最大地產開發商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去年都公開說過,中國房地產泡沫是世上最大的泡沫。

中國家庭總資產中,房產佔7成;地方政府收入4成以上靠賣地徵地,「誰敢讓這個大泡泡破?那是對人民、對地方資產的洗劫,」一位曾在中央黨校工作十幾年的經濟學者直言,政府任何打房措施,到最後都變成「搶房暗號」。

去年,上海市政府打房,調高首購自備款比例到35%,反引發市場搶購,一位上海台商「趁亂」買下靜安區一間房子,轉手賺了100多萬人民幣。

北京政府不是沒看見這個問題。

過去半年,有45個城市推出140幾次房地產調控政策,銀監會最近也要求銀行金融機構建立房地產風險監測機制。

3月中,北京市政府10天內連下9條樓市調控政策,眼看房價就要凍漲。但不到兩星期,為了疏散爆炸的北京人口,中央宣布在北京以南50公里,河北雄縣、容城、安新三縣的白洋淀地區設「雄安新區」,號稱繼深圳經濟特區、浦東新區之後,第3個「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

這個首都副都心的千年大計,重新鼓動新一波炒房潮。

不在搶房的路上,就在遺憾的心路上

歷史學家洪振快半年前才到白洋淀旅遊,當時只看到幾叢蘆葦,人煙稀少,「看不出有啥好看的。」他回想,更不相信那裡會變成下一個浦東或深圳。

但雄安新區口號才出,全中國炒房團便泉湧而入,駛往雄縣的火車票都賣光,這個人均年收入只有2萬6000人民幣的窮縣,瞬間變網紅。中國政府急下令,禁止雄縣任何房屋交易,並停止結婚登記。

「哪裡的房價最具升值潛力,哪裡就是21世紀中國的耶路撒冷,」上海東方傳媒集團副總裁秦朔發給微信朋友圈,用太平盛世的「兵荒馬亂」,形容「到雄安去,到雄安去!」的大遷徙。他感嘆身邊的人,「不在去雄安搶房的馬路上,就在精神困擾與遺憾的心路上。」

不斷注水的貨幣供給,流入房地產投資,也讓房產泡沫愈吹愈大。

《日經》專欄作家原田逸策近日發文質疑,中國經濟表面上繁榮,是靠超發貨幣。如果按美元計價,中國去年經濟成長率不是6.7%,而是1.3%。

2008年,金融海嘯重傷美歐,中國成為拉動世界經濟的救世主,但中國經濟也面對難關,在找到解方之前,只能靠貨幣「水浸中國」。

曾任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研究中心經濟學家的趙曉統計,2012年,中國廣義貨幣供應量(M2)躍居世界第一,接近全球貨幣總供應量的四分之一。到去年,中國M2餘額已達160兆人民幣,是GDP總額的2倍多(美國M2餘額約GDP的70%)。

「這是調控放水,直到放乾為止,一般不出事,出事就是大事,」陶然警告。

第2把劍:改革、社會矛盾,兩隻老虎比誰跑得快

房產金錢遊戲創造一大群財經作家吳曉波口中的「食利階層」,他們靠財產性收入而非職業性收入致富。

吳曉波分析,財富快速向食利者聚集,貧富差距成為中國社會動盪的潛在因素,加快階層固化的速度。

這是懸在中國頭頂的第二把劍。

北京大學「千人計劃」講座教授謝宇年初發表《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6》,指出財富頂端1%的家庭,擁有全中國約三分之一財產;底端25%的家庭財產總和,僅佔1%。代表收入分配不均的家庭財產吉尼係數,已達0.7(0.4是警戒線),比美國的0.4、台灣的0.34還高。

33歲的劉毅強觀察證實,要「脫貧」愈來愈難。

劉毅強曾任北京最頂尖的律師事務所3年,他去柬埔寨國際特別法庭擔任被害人代理律師、參與國際救援後,成立了非政府組織「國際法促進中心」。劉毅強辭去「高大上」的律師工作,接觸底層,強烈感受到民間社會的焦慮。

一方面,所有資源都被大城市吸走,「農村孩子什麼都沒有,6000萬留守兒童全輸了,」劉毅強說。另一方面,擠進都市的年輕人買不起房,覺得自己沒有影響力,隨時會被趕出去,「這種狀況已經固化,快要變成代代世襲,」他皺著眉說。

擔任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國家發展規劃專家委員會委員的經濟學家賈康,曾引用「兩隻老虎賽跑」,比擬大陸目前處境。他形容,中國有兩隻老虎,一隻叫改革,一隻叫社會矛盾,都在拚命往前跑,「哪隻老虎跑得更快一些,將決定中國社會的命運。」

(上)房地產是中國現階段仍有動能的經濟拉力,卻也是最大的泡沫隱憂;(下)改革和社會矛盾兩隻老虎誰跑得快,將決定中國社會的命運。(邱劍英攝)

第3把劍:政府打貪,官員卻怠工

十九大是考驗習政府能否解決這些問題的學測,諷刺的是,掛在強國頭上的第三把劍,正是政府官員的貪腐與不作為。(責任編輯:王珉瑄)

● 下一篇:中國大修中Ⅱ:習近平打貪的副作用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21期《數位中國》>>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