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切換搜尋選單

康文彥:為何要讀歷史經典?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8093

康文彥:為何要讀歷史經典?

作者:康文彥 天下雜誌489期

為什麼要讀歷史經典?因為它直視事物的本質,讓你不受現實中的謊言所蒙騙。

德不可恃,恃其功;功不可恃,恃其權;權不可恃,恃其力;俱無可恃,所恃以偷立乎汴邑而自謂為天子者,唯契丹之虛聲以恐喝臣民而已。」

我們從小就知道,石敬瑭割燕雲十六州,自稱兒皇帝。但明末清初的思想家王夫之這段經典,道出了歷史上甘願做傀儡政權的本質。

王夫之在衡山抗清失敗後,孤憤著書,困居窮山僻壤數十年,寫出了句句血淚的《讀通鑑論》。他要讓世人了解,是什麼樣的情況,才會讓吳三桂引清兵入關的事一再重演。歷史上,是哪種人才會做這種事?

我們今天已經不知道石敬瑭用何種說辭,去蒙蔽他的臣民向契丹稱臣,或許他說,契丹是穩定的力量;或許他的臣民,根本不知道契丹與敬瑭以父子相稱。

但王夫之告訴我們原因,因為「敬瑭智劣膽虛,為一庸駑之人,杳不知治理為何物,在位期間,固無一言之幾道,一政之宜民,其識量之不足以服人。」

他唯一的選擇是,「外結強虜以恐嚇臣民。」除契丹外,「敬瑭無可依以立命也可知矣。」

但一個無能的君主,如何賣國?如何規劃?如何執行?他身旁一定有個他最信賴的臣子,那就是桑維翰。王夫之顯然也看石敬瑭「沒路用」,因為他把罪都歸給桑維翰。他說,天下的罪人,有人是禍在一時,有人禍及一代,但「禍及萬世之罪人,自生民以來,唯桑維翰當之。」

敬瑭稱皇帝,但權力來源卻是契丹。「石敬瑭受契丹之冊命為天子,於是人皆以天子為唯契丹之命,而求立於契丹。」皇帝為自己的權位而賣國,看不起他的起而叛亂,好利者更是卯起來討好契丹。他的政敵臣下向契丹密告,稱臣者絡繹不絕。倒霉的是天下百姓,最後受契丹荼毒。

《資治通鑑》把石敬瑭派桑維翰乞求契丹支持這段,寫得生動,足為後人戒:

契丹看在趙延壽父子強大,給的條件更利契丹取天下,已同意改冊封趙為帝,桑維翰見契丹王說,「趙氏父子不忠不信,何足可畏……若使晉(石敬瑭)得天下,將竭國之財以奉大國,豈此小利之比乎?」契丹主說,「吾非有逾前約也,但兵家權謀不得不爾。」桑維翰急了跪於帳前,自旦至暮,涕泣爭之。

你可以割地、稱臣、納貢,那下一步呢?你提不出的好條件,還有更多人願意加碼。

千萬篇的新聞報導,有時不及一兩段經典史籍清晰,表面上的安定是真正的安定嗎?眼前的利益不就常常帶來巨大的災難?(作者為證券法律師)

關鍵字: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關閉對話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