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離我們最近的空污:焚化爐像太老的車 吃爛油、燒錯油、還超載

精華簡文

離我們最近的空污:焚化爐像太老的車 吃爛油、燒錯油、還超載

為何空污焚化爐,明知老舊還不更新?學者解釋,「我們是穿著衣服改衣服,能改的空間真的有限。」 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瀏覽數

12874

離我們最近的空污:焚化爐像太老的車 吃爛油、燒錯油、還超載

Web Only

焚化爐是離你我最近的空污源。全台首次空污大數據調查後,《天下》持續追蹤,發現全台24座焚化爐,就像又老又舊的車,吃的油很差、常燒錯油,載客量有限,偏偏客人沒有減少,只得超載。更糟的是,只有一半裝了老式空污防治設備,沒一座能有效防治氮氧化合物。

《天下》「假數據真空污」報導,統計全台灣111家企業、326根煙囪,發現公有的24座大型焚化爐是超標又愛修改資料的大戶,在「污染源排放超標且註記比率」排行的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兩大類,分別佔了4名、3名,是表現最差的工業污染源之一。

因應《天下》報導,3月12日,環保署邀集了主管全台24座焚化爐的縣市環保局、現場操作人員、CEMS業者,針對《天下》報導說明與啟動「垃圾焚化廠固定污染源連續自動監測設施查核計劃」。同時環保署也安排《天下》進入台中市文山焚化爐與台中市環保局、代操業者達和、CEMS業者聯宙科技一起探討,並在環保署本部安排專家學者一一回答《天下》與民眾的疑問,為何全台焚化爐成了空污大戶?(延伸閱讀:積極回應空污報導 台塑、政府:徹查所有煙囪

問題1:車子老舊

1992年回到台灣教書,中央大學環工所特聘教授張木彬不諱言地說,當年他回到台灣時,台灣第一座焚化爐剛開始運轉,當時台灣焚化爐是落後國家崇拜的對象,還來台灣考察,但今天看別人會發現,「我們毫無長進,設計、污染防治沒有太大的進步與改變,而這期間別人的焚化爐進步太多了,」張木彬說。

環保署也承認,24座焚化爐就像是一輛輛又老又舊的車子,吃的油不好、還曾意外燒錯油,載客量又有限,偏偏客人並沒有減少,一超載就會讓空污超標。更大的問題是全台只有一半焚化爐裝有空污防治設備,而且是落後、效率低的SNCR(選擇性非觸媒脫硝系統),跟燃煤電廠普遍使用的SCR(選擇性脫硝觸媒還原反應器)相比,防治效率差了約30%到50%。

走進文山焚化爐實地體會什麼是老舊又落後,達和環保文山垃圾焚化廠廠長茅士強說,文山焚化爐設計熱值是1500大卡(kcal/kg),三個爐子一天可燒900噸垃圾,但今天收進來的垃圾平均熱值(編按:燃燒產生的熱量)是2200大卡左右,遠超過當年預估。(延伸閱讀:空污無法「有難同當」 住在哪裡差很大

如果硬維持原900噸一天的設計量,焚化爐可能過熱損害或是出現燃燒不完全的問題,造成空污超標。茅士強說,只能減少焚燒量,從一天燒900減為600噸,只有原來的三分之二。

這是全台灣24座焚化爐共有的問題。張木彬解釋,台灣焚化爐設計概念落在1980年代,當時全台灣陸陸續續蓋了26座焚化爐,扣除因複雜政治問題,已興建不啟動的雲林、台東焚化爐,全台24座公有焚化爐都碰上了跟文山相同的難題。

文山垃圾焚化廠廠長茅士強說明,文山焚化爐空間有限,即便知道有更好的設備,卻裝不下。(邱劍英攝)

因為當年台灣尚未推動垃圾強制分類,其次是生活型態也與今天大不相同,手機、電腦等數位、3C產品尚未大量普及化,產業型態跟今天也不同,導致設計熱值跟現在實際處理產生了嚴重的落差。再加上焚化爐已漸老化,根據環保署統計,全台平均焚化量只有原本設計量七成左右。(延伸閱讀:我的鄰居,是一支超標動輒達百倍的焚化爐

也因此,只要有一個焚化爐停爐時間太久,垃圾處理就可能出問題。2015年,中部地區就因為台中市烏日焚化爐減半處理南投的垃圾,而引爆中台灣垃圾大戰;僅有一個焚化爐的桃園市,現在則用保鮮膜打包垃圾封存,等興建中的焚化爐啟用。

因為這24個焚化爐燒家戶垃圾還不夠,還有別的客人要硬擠上車,按照廢棄物清理法,各縣市焚化爐是專門處理家戶垃圾,事業廢棄物(簡稱事廢)則由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興建專門的焚化爐處理,例如醫療事廢由衛福部、科學園區由科技部、工業區由經濟部負責。然而實際上,事廢焚化爐不夠或根本沒蓋。

問題2:燒錯油

依法,這24個焚化爐可以拒燒,但供需失衡讓事廢處理費遠高於家戶垃圾,利之所趨,讓事廢自然流向家戶焚化爐。

根據環保署統計,全台灣24個焚化爐約有四分之一的處理量是燒事廢,原本設計熱值已不足又碰上了熱值更高的事廢,狀況是更加的雪上加霜。負責督導焚化爐,環保署督察總隊總隊長李健育這樣比喻,「我們車子不僅是老,燒的油還不好。」(延伸閱讀:全球700萬人死於空污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說,「燒到不該燒的事廢,例如廢車粉碎殘餘物(高含氯含溴,燃燒會產生氯化或溴化戴奧辛)、營建混合廢棄物(含PVC電纜、PVC塑膠地板)、廢水污泥等等,空污很難不超標。」

偏偏還會有吃到髒油讓車子拋錨的情況。彰化的溪州焚化爐就曾經燒到含有碘的事廢,結果冒出紫煙,當地小學生還誤以為是國慶放煙火,高雄市南區焚化爐在2014、2016年,兩次燒到有害事業廢棄物導致焚化爐爆炸。

環保署督察總隊總隊長李健育積極回應《天下》報導,立即召集全台24座焚化爐的縣市環保局、現場操作人員與CEMS業者三方,探討解決之道。(邱劍英攝)

其中高雄市南區焚化爐(資源回收廠)是《天下》大數據調查的空污大戶。張木彬說,這兩個一直都是環保署評鑑的後段班焚化爐。也就是說,班上的壞學生在這一次調查中現了形。

為何焚化爐會誤燒有害廢棄物?背後有體制問題。主管焚化爐是地方政府,受議會監督與預算審查,地方民代或有力人士硬要地方焚化爐處理事業廢棄物,甚至夾帶利潤更高的有害廢棄物,地方環保局或代操業者有時候迫於壓力,往往不敢拒於門外。然而,有時候根本就是地方政府要焚化爐燒不好燒的垃圾。

台塑總管理處總經理林善志說,有一次六輕焚化爐替雲林縣燒禽流感病死的雞、鴨、鵝,結果空污超標又被雲林縣罰款。還有壞掉沙發、床組運進來要六輕燒,發生了燒不動、燒不好的情況。反過來把專業的事業廢棄物焚化爐當成雲林縣家戶焚化爐使用,也讓南亞塑膠麥寮分公司(六輕焚化爐)進了超標又愛註記的排行榜。(延伸閱讀:空污對年長男性傷害更大

碰到超標怎麼辦?茅士強坦承,文山焚化爐確實有時候會出現15分鐘超標的情況,這時候會採取降載的方式,焚燒量從600噸再降到500噸,因此過去這段時間(天下大數據調查期間),只有一次小時平均值超標,從未發生連續兩小時的法規超標。

問題3:還要燒陳年爛油

往下追,又挖出了一個不能說的祕密:除了吃不好的油、燒錯油之外,還必須燒「地溝、餿水油」,把掩埋在掩埋場多年的垃圾挖出來燒。

根據環保署 2018年的統計,全台灣67處公有掩埋場僅剩10%多的容量,眼見未來恐怕會連焚化爐的底渣都無處去,於是近年來環保署推動了掩埋場活化的工作,挖出沒燒過垃圾來燒,以騰出更多的掩埋空間。

謝和霖認為,燒「陳年」的垃圾也是造成超標的原因之一。張木彬坦承,含泥帶砂又潮濕的垃圾確實比較難燒,需要更多的前處理,才能避免空污超標。

嚴格說,焚化爐是解決整個台灣的問題,各種狀況是盡責而非刻意。但仔細看文山焚化爐,訝異發現,當全台灣燃煤電廠、六輕都一一裝上目前最佳可控空污防治設備——觸媒反應器(SCR)時,文山別說SCR,而是根本沒有安裝空污防治設備(氮氧化合物)。(延伸閱讀:空污 健康的隱形殺手

根據環保署統計,全台灣竟然只有一座經過延壽整改的台北市內湖焚化爐有裝SCR,但不是拿來防治氮氧化合物的空污,而是防治戴奧辛,所以張木彬說,等於24座焚化爐沒一座裝了先進的SCR來防空污(氮氧化合物)。

為何不裝效率比較好的SCR?張木彬說,「我們是穿著衣服改衣服,能改的空間真的有限。」

而以文山焚化爐為例,原因還不是沒錢,而是根本不能。茅士強說,文山焚化爐空間有限,即便知道SCR比較好,卻裝不下。

同樣老舊的還有CEMS監測設備,原來文山焚化爐的監測設備已經用了15年,常常故障,維修時間又比較長,因此出現了空污超標又修改筆數較多的情況。

解方:政府應盡速換新設備

這些問題該如何解決?環保署表示,會在六月之前,清查所有焚化爐CEMS設備,該換新的,馬上換新。同時,也會加速推動興建專門的事業廢棄物焚化爐來燒事廢。

(邱劍英攝)

至於焚化爐更新,主要的權責在地方政府,但九合一大選之後,有些縣市的政策又變了。例如,台中市環保局設施大隊技正沈旭昇證實,文山焚化爐的十億元整改計劃,在新市長盧秀燕上任之後,已決定喊停,重新評估提新計劃。理由是,不想花大錢卻只把老車翻新,而是希望能夠有更新、更全面的做法。(延伸閱讀:如何杜絕空污造假?環保署副署長蔡鴻德:絕對重罰企業負責人

但這也代表,台中市文山地區民眾引頸期盼的焚化爐整改又延後了,沒有空污防治設備的老車還得繼續開。

雖然焚化爐全面翻還要等一等,但環保署打算用更嚴的方式治理焚化爐空污,李健育當著所有焚化爐代表說,未來要加嚴焚化爐排放標準,回去要好好做改善計劃,如不改善恐怕過不了關。

然而,釜底抽薪的辦法還是中央與地方盡快把老舊焚化爐更新,盡快裝上效率好的空污防治設備,才能有效改善空氣品質。(責任編輯:曹凱婷)

【延伸閱讀】
譚敦慈:對抗空污,必吃4類顧肺食物
在空污嚴重的街上走路,2小時就會增加心血管疾病風險
藍天進來、空污出去、企業發大財!美國證明做得到
被公認是排放大戶,電廠巨獸為何不在黑名單裡?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