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誠品南西10天狂吸50萬人 背後推手是他們

精華簡文

誠品南西10天狂吸50萬人 背後推手是他們

誠品南西的房東,是台北百貨公司始祖,第一、今日飯店創辦家族—徐家。看好南西商圈的文青特質,決定找來誠品。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26272

誠品南西10天狂吸50萬人 背後推手是他們

Web Only
  • 楊孟軒

東京文青咖啡店、排4小時才吃得到的鬆餅、可以看電影的書店,被稱為文青百貨公司的誠品生活南西店一開幕就引起話題。你不知道是,在這股熱潮背後,其實是一群NGO、里長與藝術家們的努力。

週六早晨10點,百貨公司門還沒開,誠品生活南西店外卻早已排了五十多人,「Flipper's鬆餅請拿號碼牌」牌子上寫了人龍的答案。9/30正式開幕,被暱稱為文青百貨公司的誠品南西,已成為台北最熱門的話題之一。

試營運10天,就吸引50萬人次造訪。誠品集團董事長吳旻潔說,試營運人數只能供參考,但50萬人的確超過內部預期。

誠品南西是誠品創辦人吳清友過世後,吳旻潔第一個獨立之作,與吳清友生前最後一個作品書街—誠品R79,串連起捷運中山與雙連站。除了鬆餅,東京文青咖啡店「猿田彥珈琲」、日本最大藥妝店松本清,超過100個台灣微型品牌;保留第一百貨時期,挑高5米戲院的書店,未來將攜手鄰近店家和在地文創工作者,持續推廣文創和文化觀光,並計畫與在地特色店家舉辦藝文活動,使南西商圈能共榮。

「這個點是個緣分,」剪著齊瀏海,說話有點娃娃音的吳旻潔道。

吳旻潔。邱劍英攝

中山站已成為北捷第5大站

誠品南西的房東,是台北百貨公司始祖、西區最大地主之一,第一、今日飯店創辦家族—徐家。徐家也是誠品西門店的房東,看好南西商圈的文青特質,決定找來誠品取代新光三越。

與一般人忽視文青、小確幸商機不同,南西商圈把文青變成一種特質。松山新店線通車後,捷運中山站已成為北捷在台北市的第6大站,2017年出站人次達到1400萬,成長率僅次於西門、市府站。「誠品南西這個大型商業設施,會再延續這個商圈的生命,」京站實業總經理柯愫吟說。

出身衣蝶百貨的柯愫吟是南西商圈的見證者。她看好誠品南西對於人流的磁吸效應,希望能將南西與台北火車站商全連結起來,所以標下中山和雙連站之間的爵士廣場,計畫打造成一處可以野餐、休閒和表演的空間。「希望把人潮也引到北車,不要讓人忘記我們,」柯愫吟說。

逐漸發展的台北裏原宿

當年衣蝶百貨以帥哥幫你開車門,獨特的女性百貨在大巨人新光三越旁,殺出一條血路,柯愫吟是功臣。1999年衣蝶想要擴張,看上對面的大樓。那時新光三越南西與衣蝶本館是所謂商圈的「陽面」,對面的大樓是「陰面」,業種比較混亂,人潮也少。在日本住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柯愫吟卻覺得,這裡大有發展成台北裏原宿的潛力。裏原宿是東京原宿,與國際精品街表參道間的巷弄區。

那時,舊美國大使官邸已經開始醞釀整修重建,2002年成為光點臺北,委託給知名大導演侯孝賢的基金會經營,是西門町外第二個藝術電影院。衣蝶百貨大膽引進臺灣新銳設計師設櫃,吸引許多設計師在巷弄裡開設工作室。

「與中山北路到林森北路那一邊比較亂不同,這一區的居民很多本來就是有實力的商人,」柯愫吟解釋。光點與衣蝶S館帶動,讓陰面變成巷弄商圈。很快地,臺北捷運行政大樓橫在中間的南西商圈,就遇到腹地不足的問題。

看更多:明福台菜、天廚、雞家莊 再走一次中山北路 尋回「家」的味道

NGO、里長與藝術家們打造的赤峰街

門牌屬於大同區光能里的赤峰街,開始有店家進駐。當時的赤峰街,多為五金行、汽車零件和保養維修的老店,油汙、噪音與老房子是這裡的形象。

2009年,臺灣好基金會在尋找適合的辦公室地點,發現赤峰街雖然較荒涼,但離捷運站近,前方又有線形公園,環境不錯。

臺灣好基金會行政總監葉莉慧形容,當時線形公園兩側的中山區和大同區,就像新人跟老人,中山區的日本商社多,還有飯店和精品店;大同區的赤峰街是老舊社區,許多年長者住在這裡。

當時,赤峰街附近已經藏著一些文創店家,和不對外開放的藝術工作室,譬如:蘑菇、最靡設計。「而我們的理念之一,就是跟鄉鎮做連結、敦親睦鄰」葉莉慧說,所以台灣好基金會舉辦活動,把店家從巷子、設計工作室請出來,在線型公園開設藍染、版畫、木頭彩繪等課程。他們也邀請生活大家,知名作家舒國治、前台北市文化局局長劉維公等達人,帶民眾到中山大同街區漫步,深入在地,並舉辦講座、發行社區季報,讓赤峰街藝術能量慢慢聚集。

傍晚下班時間,天色漸暗,赤峰街上開始出現逛街人潮。劉國泰攝

閒靜的社區,小器落腳

在赤峰街最知名的店家,小器創辦人江明玉講起當初落腳的淵源,最早就是去造訪剛開幕的蘑菇中山店。那時她就很喜歡那個區域的閒靜的氣氛。2011年,她的朋友傅天余在赤峰街開日子咖啡,她就拜託朋友幫忙找物件。從藝廊開始,江明玉租下前身為五金行的店面,開成選物店;在建成公園旁,租下前身是雜貨店的小器食堂。「赤峰街的點,都是因為一些因緣際會而租下,租下之後才思考該開立何種不同性質的商店,」江明玉說。

江明玉分析,赤峰街早期是汽車零件以及汽車修理廠居多,當地居民多已習慣住商混合,房東也多是當地的的住戶,大多是老鄰居或者親戚。「雖然,他們還是會覺得盤子怎麼那麼貴,但對他們來說店漂漂亮亮,安安靜靜在那裡似乎也是件賞心悅目的事情,」她笑說,房東對於有人可以幫忙把自己的店整理得乾乾淨淨,還蠻開心的:「我覺得當地居民對於這些美的事物是張開雙手歡迎的。」

把當代藝術館帶入的里長

赤峰街所在的光能里,2011年當選的里長陳靜筠是第二代。當時,她聽到自己從小到大的地方,被嫌又油又臭又髒,覺得很難過。競選政見,就是改善環境,把文化藝術帶入社區裡。

原本赤峰街14個電箱都擺在地面,散步不易,而且還會淹水。她上任,先後改善排水系統,蓋了很久的建成公園停車場,終於落成。她主動向當代藝術館爭取,把赤峰街所在的光能里納入藝術社區化計畫中。現在,光能里的巷弄中有著彩繪牆面,老房子上也繪有大型壁畫。

當代藝術館向在地店家蒐集廢棄的汽車材料零件,讓藝術家做成螳螂、飛狗等作品,在地下街展覽。開幕記者會更邀請提供材料的長輩來參與,讓他們理解原來這些老舊的零件,也能成為藝術。

自2012年起,當代藝術館每年都和中山雙連街區的自創品牌及藝術家合辦藝文活動。譬如:「爆炸毛頭與油炸朱利」由兩位金屬工藝設計師洪佩琦、曹婷婷創立,就會教社區居民用金屬材料,打造出獨一無二的臺灣鳳蝶的模型。

劉國泰攝

「這裡不是商業氣息濃厚的商圈,店家之間會宣傳彼此、交流客源,希望特色店家都能維持住,」曹婷婷說。

會打招呼的商圈

旅居日本的江明玉則認為,師大商圈問題,讓大家更小心。小器一開始就特別交代同事們要特別小心注意鄰里關係,不能造成附近居民的困擾,遇到人要打招呼等。她自己回台時,會去拜訪房東聊聊附近的狀況,所以算融入社區。

許多人提到,師大路事件後,師大商圈、永康街、溫州街店家也陸續到赤峰街開店。「以前建成公園的垃圾桶永遠不會滿,現在每到周末,垃圾都漫出桶子掉到地板上,」2012年,不到30歲,就在赤峰街創立工作室「鹿皮」的夫妻檔陳冠甫和林資偉說。

劉國泰攝

然而,隨著知名度上漲,租金也跟著上漲。部分自創品牌、小店,負擔不起租金,只能選擇離開。近2年,赤峰街的店家更迭快速,許多兼賣商品的複合式餐廳、批貨商店以及理髮廳進駐,自創品牌和創作店家反而正在流失。

鹿皮店裡的每件產品,都有夫妻檔的巧思和幽默。有件衣服左胸縫著一顆烤番薯,還能將用魔鬼沾黏貼的番薯皮剝下來,露出黃澄澄的番薯肉,象徵要時時保持一顆溫熱的心。這些讓人看了會心一笑的設計,帶給顧客滿滿正面能量。

劉國泰攝

租金漲,文青商圈會變質嗎?

看著一間間具有理念的店家搬離赤峰街,陳冠甫坦言,很多具創造性的事情很難賺錢,高房租對小品牌而言是很大負擔。「赤峰街可能會像臺灣許多商圈一樣,曾經很有特色、吸引很多創業者,卻因為房租上漲,而失去獨特性。」

江明玉透露,已有仲介跟房東說,未來赤峰街的租金會跟西門町一樣貴。

當年,對南西商圈崛起出過一份力的京站總經理柯愫吟說,除了公共建設,引入、留住一個好店,才能磁吸其餘的好店,是整個商圈得以共榮的關鍵。一個好店的效應,絕對不是只看租金就能衡量的。

鹿皮的店位在二樓,樓下是賣推高機零件的店家,兩家店的交情不錯,正是南西商圈崛起的縮影。這樣的縮影,吸引誠品南西進駐,但能否持續,考驗人性。(英文版同步上線:The Rise of the Eslite Nanxi Commercial District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