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長照居服員做完工作就離開 少了「溫度」怎麼辦?

精華簡文

長照居服員做完工作就離開 少了「溫度」怎麼辦?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4003

長照居服員做完工作就離開 少了「溫度」怎麼辦?

Web Only
  • 蘇曉凡 

今年年初長照支付新制上路,過去得以時計酬,改為論件計酬,照護品質是否因此產生變化?

今年年初,長照支付新制上路,居服員到家裡協助,一改過去以時算薪,變成論服務項目計酬。實行幾個月下來,有人不滿長照支出增加,也有人抱怨服務項目一一勾選、計價,照護失去人與人之間的溫暖。

「這個制度確實有很多需要被調整的地方,但現在也找不到一個更好的方式了,」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直指,新制方向正確,德國、日本的長照保險,支付方式亦是以件數計算,且已實行多年。但這畢竟是台灣的第一次,許多反彈聲浪其實是來自,與過去習慣不同所帶來的不適應。

過去長達十年,台灣長照服務以時論薪,卻可能掩蓋每位居服員工作負擔的差異,同樣工作一小時,面對不同狀況的失能者,或從事不同服務項目,居服員承受的工作負擔差距大,再者,居服員專業、熟練程度不一,提供同一項服務所花費時間不一致,在在皆容易導致照服工作不同工卻同酬。

如今改成論件計酬,對居服員來說,其實是種鼓勵機制,衛福部次長薛瑞元表示,居服員照服工作做得熟練,越能從薪資上得到回饋,居服員專業形象也會因此突顯。

但一夕之間,居服員做完服務項目就得離開,申請居家服務的家庭難免需要調適,「我們需要釐清的是,什麼是不適應,什麼是真的不好,」林金立表示。(延伸閱讀:老了的我們,為什麼沒人想照顧?

論件計酬下 新的照護關係

論件計酬少了溫度,是衝擊最大的適應問題。如果只在意一個個服務項目,無意之間,會讓照護關係隔著一層緊張,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表示,那是一種很微妙的情感變化。

「阿伯,以後洗澡不能再洗一個半小時這麼久囉,」從事居家服務數十年的美珍(匿名)說,在改用新制之前,她便不斷向服務對象說明之後的改變,社團法人愛福家協會特助周月玲也承認,這段期間,只能透過不斷溝通,緩和使用者的不適應。

新制之後,照服員完成服務項目隨後離開,比起過去以時計算的長照制度,時間難以掌握,一些家人在外工作的照服對象,可能面臨沒有人在旁照料的困境,周月玲表示,當服務對象轉用新制的初期,還是會依照個案的狀況,多撥出額外時間陪伴,陪他們逐步找到最適切的長照服務組合。(看更多:百位醫護的承諾:我們願意走進你家照顧你

新制底下的服務項目確實缺少彈性,衛福部次長薛瑞元也同意,制度需要修正,未來第一步,是針對高達ㄧ百多項的服務項目,推出不同項目、以時數單位包裹的組合,讓論件計酬的服務,因為套餐形式,多出一些彈性空間,居服員與被照顧者之間,不會因為單項服務項目完成,而立即畫出界線。

至於使用家庭是否因為新制增加支出、造成負擔?陳景寧指出,使用比較簡單的服務項目,家庭支出前後差異並不大,但是若採用較複雜的服務時,像是沐浴、被動關節運動等等,支出就會明顯增加。

長照知識才能串起服務

目前台灣失能人口,只有一成使用長照服務,近四成使用外籍看護,其中卻僅一成多的人滿意外籍看護的長照方式,反而採用居服意願的比例增加,陳景寧認為這是政府長照服務的機會。

過去,台灣從沒耕耘過照顧計畫(care plan),才會讓明明是正確方向的制度,走得跌跌撞撞。陳景寧表示,社會並未建立起長照教育,政府除了作為長照資源提供者,也應作為教育的橋樑,許多時候,面對長期照顧,家庭經常缺乏規劃「拿著大砲打小鳥」,導致後期不僅勞心勞力,財力缺口補也補不起來,培養長照知識,才能有效地使用長照資源。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