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孫翠鳳 從不太會說台語的台北OL,練成明華園當家小生

精華簡文

孫翠鳳 從不太會說台語的台北OL,練成明華園當家小生

明華園孫翠鳳(右)與大女兒陳昭婷(左)、小女兒陳昭賢(中)。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20567

孫翠鳳 從不太會說台語的台北OL,練成明華園當家小生

天下雜誌646期

台下,她們是母女;台上,她們有百變關係。歌仔戲牽引的,是學戲排練的日常,更是一個家族對傳統戲曲的執著。

「八個,大概要八個才夠。」

「沒有啦,我現在也很後悔,真的是生太少,就生兩個女兒,累死她們了,我對不起你們!」

聽孫翠鳯和女兒陳昭婷、陳昭賢鬥嘴,是件很過癮的事。媽媽是明華園當家小生,腔調、身段隨便一擺都是一齣戲;姊妹倆一個小旦、一個小生,除了在舞台上和媽媽演對手戲,舞台下也分擔父親明華園團長陳勝福的工作,製作新戲、推廣年輕觀眾群,都有姊妹力作。

明華園是台灣規模最龐大也最知名的歌仔戲團,除了總團,還有8個子團、超過400位工作人員,每次大型巡演,所到之處萬人空巷,傳統戲曲的創新與突破,背後是強大的家族凝聚力與責任感。

「只有自己人才能夠把自己的劇團撐起來,」唱戲、練功太辛苦,龐大的人力、硬體支出,讓劇團很難賺錢,人員來來去去,孫翠鳳很早就認清這個現實。

很多人會問她,唱戲那麼辛苦,為什麼還要讓女兒也進入劇團?「對,大家都誤會這個問題,你們自己說出自己的心聲!」孫翠鳳轉頭看兩個女兒,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2014年的《么嘍正傳》首部曲,是明華園投入新生代演員培育的第一部青春劇作,孫翠鳳和陳昭賢母女檔演出精彩對手戲。(明華園提供)

從不曾想過要離開的戲班小孩

「其實我覺得對明華園家族的孩子來說,歌仔戲的舞台,有一種很大的魅力,它會吸引我們所有的小孩,留在這個劇團,」30歲的妹妹陳昭賢,雖然漂亮秀氣,但一臉英氣,因此承襲了媽媽的一身功夫,不但擔綱小生,還創立了風神寶寶兒童劇團,專演小朋友都看得懂的歌仔戲。

朋友總是會問她和33歲的姊姊陳昭婷,為什麼念完大學後還要回劇團工作,「但其實是我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離開,希望在歌仔戲這個產業找到一個自己的位置,付出力量,」陳昭賢說,從小看著父母為戲、為劇團努力,那是一種理所當然的心理狀態。

陳昭賢3歲就上台,和所有的堂哥堂姊、表弟表妹競爭舞台上的小孩角色,明華園從來不缺童星,因為每個孩子都睜大眼睛看著漂亮的戲服、明亮的燈光:「什麼時候輪到我上去?」

但在台上跑個龍套、串個場是一回事,真正正式表演,又是另一回事。

陳昭婷從小就跟孫翠鳳說,她想成為正式演員,「國小畢業時,我媽說等我國中畢業再來,國中畢業,她又說高中畢業再說,」高中畢了業,媽媽問她:你確定你要回來?她才終於被正式收入劇團,從最基層學員做起,收道具、折佈景、擺座椅、撿垃圾,「我爸第一堂課就是叫基層學員去撿戲台下所有垃圾,我們撿到現在還在撿。」

女兒走上戲台像是在孫翠鳳的預期之中,她沒有阻止,只覺得欣慰。

孫翠鳳(中)的大女兒陳昭婷(左)與小女兒陳昭賢(右)已進入劇團接班,陳昭婷懷孕八個月,明華園正準備迎接第四代小孫子。(王建棟攝)

「我想,我希望孩子選擇她們自己最有興趣的事,」孫翠鳳讓兩個女兒從小學舞,芭蕾、民族、現代舞都學,因為她發現自家小孩從小在旁看戲看得很認真,回家就會要求什麼時候可以演台上那個小孩。

陳昭婷是華岡藝校舞蹈科畢業,陳昭賢則是念了東吳企管、北藝大藝術行政與管理研究所,當年那個被綁在戲台下,身上纏著一條紅繩索連著媽媽的戲箱子以免走丟的小女孩,如今已是父母的得力臂膀。

憑著拚勁,從OL練成無敵小生

「我自己一路走來,到現在全身都是傷,那是因為用不可能的肢體力量,去面對那些不可能的任務,沒有達到基礎功,不可能站到第一線,如果不想永遠演奴才女婢,就要一直進階、進階,」孫翠鳳回想,當年她因為嫁給陳勝福,從一個台語都不太會說的台北上班族都會女子,進入屏東明華園。

因為受到整個家族的感動,26歲才開始唱戲,30歲才開始練功,聽著鑼鼓點把女兒生下來,「卸貨」後趕快再去拉筋、劈腿、下腰,一邊餵奶一邊練功,40歲才開始練雙槍、踢槍,靠的都是一股不服輸的韌勁,踢到全身都是腫的、樓梯都爬不上去。

「你可以隨時打斷她,不然她會一直講下去,」陳昭賢突然在旁邊吐嘈老媽,孫翠鳯立刻說,「好啦我不講了。」

在女兒眼中,孫翠鳯是個不按牌理出牌、非常無厘頭的媽媽,「她其實是生活白癡,和台上判若兩人,」陳昭賢形容。小時候會覺得,為什麼媽媽台上那麼英明神武,平常卻像個傻大姐、碎唸的大嬸?直到她們自己上了舞台、當了主角,才發現舞台會消耗非常大量的精力和專注力,所以人一下台,通常會呈現放空的狀態。

王建棟攝

「我媽很傳統,我們家只要爸爸要回來了,大家就要趕快準備好所有一切,爸爸開門時,我媽就去拿拖鞋,我和我妹該切水果的切水果、該放洗澡水的放洗澡水,」陳昭婷描述。孫翠鳳在家非常體貼丈夫,在劇團卻很瘋狂,排練時要求自己也要求別人,必須要非常精準地傳達舞台表演的效果,是十分嚴格的老師。

孫翠鳳就像自己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角色白素貞,溫柔而好強,光芒四射卻可以成就丈夫、為家庭犧牲。明華園從2004年起首演的《超炫白蛇傳》,已經累積百萬觀賞人次,每到端午就會讓人念念不忘,想看到水漫金山寺的大場面,也想看到孫翠鳯從小生轉變演小旦的渾身功力。

演戲管理學接班,要讓歌仔戲扎根

「對我來說,其實一個明華園是不夠的,歌仔戲發展的瓶頸會一直一直出現,因為歌仔戲原本就是從拼貼文化開始,一開始是落地掃,慢慢加入京劇的身段,再加入很多不一樣的曲牌,從身段到對白,每個時期都有不同的樣貌,」陳昭賢看得很明白。她們想的,是要如何讓歌仔戲更大眾化,「這個傳承不只是演員的傳承,還有觀眾的傳承。像《超炫白蛇傳》這樣一個代表作品,它能不能成為一個定目劇,像大家都知道去澳門要看《水舞間》那樣。」

接班一個像明華園這樣的大劇團,根本沒有姊妹倆想像中的容易,「我真的覺得太誇張了,因為身為明華園的主角,你在排練之外,還要再去參加很多通告、活動,不斷想辦法接觸新的觀眾群,實在是有太多事情要做,我真心佩服我媽,怎麼可以是一個這麼強的演員,接受我爸那麼多的魔鬼訓練,然後還去做這麼多表演以外的事,」陳昭婷是在開始演主角之後才發現,原來當家花旦不是只要把戲演好就好。

女兒接班之後,孫翠鳯的確感受到擔子輕了一些,累了病了的時候,「我可以演半場,然後另外半場妹妹幫我演,或者是如果真的很忙,我們就挑小旦的戲碼,讓姊姊來擔綱,」孫翠鳯笑說,「女兒會不約而同來告訴我,媽媽你以前為什麼可以這麼猛?整場戲一上場就不用下來,你體力到底哪來的?」

明華園2015年在國家戲劇院推出青春武俠愛情戲《流星》,孫翠鳳母女三人同台,演繹太極、芭蕾中西合壁的創新劇作。(明華園提供)

每次講到同台演出,姊妹倆一定會一起取笑媽媽不會演龍套,「你知道嗎,她現在已經不會演跑龍套了,真是太遜了!」陳昭婷形容,有一次孫翠鳯病到牙都腫了,但主辦單位和觀眾無論如何就是要看到她上台,不開口講話也沒關係,因此安排了一個龍套角色讓她演。「結果這個龍套還一直搶戲,不由自主地就站到主角的位置,還不肯馬上做完動作離開,害我差點落拍。」

「哎喲,我的戲迷都在台下,好不容易看到我出場,等一個晚上,我一出來台下就狂叫,然後我就忘記了,只不過多亮相個1、2秒而已嘛,」孫翠鳯向女兒撒嬌,說自己終於明白原來龍套也是非常重要,她會虛心請教龍套該怎麼演。

歌仔戲的觀眾很認人,尤其非常認主角,「他跟定你了之後,他就要跟你一輩子,」陳昭賢說,台灣不可能再有第二個孫翠鳯,但如何讓明華園長長久久,就是她們年輕一輩的責任了。

演戲,台前台後;管理,製作創作。母女之情撐起來的那片天,是歌仔戲文化的青春無悔。(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龍應台:我發現每兩週探望一次母親,是個不誠實的假動作
龍應台:我對兒子的愛需索無度,卻從未想過母親可能想念我
五金皇后李麗秋 傳給女兒最不一樣的生意經
她拍片20年,只為問同志母親一句話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46期《天長地久 我的母親》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