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從棄嬰到奧斯卡影后 法蘭西絲麥朵曼:我是白人垃圾

精華簡文

從棄嬰到奧斯卡影后 法蘭西絲麥朵曼:我是白人垃圾

圖片來源:HBO提供

瀏覽數

21452

從棄嬰到奧斯卡影后 法蘭西絲麥朵曼:我是白人垃圾

Web Only

法蘭西絲麥朵曼憑藉電影《意外》的地表最悍老媽一角,二度拿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這一隔,隔了20年。她曾是棄嬰,自認「沒人要」的怒火,已經成為自己的一部分,並曾激烈地說「我是白人垃圾,跟我生母一樣」。

法蘭西絲麥朵曼(Frances McDormand),60歲,擁有一種舒坦的性感。除非上工,否則絕對不化妝、不染髮,對於抽脂、打玻尿酸等挖挖補補的手術,更是一點興趣有沒有。

她對衣服講究,但還是從實用和舒服出發。

距離上一次憑藉《冰血暴》(Fargo)懷孕女警一角,摘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一晃眼已經過了20年。對她不熟悉是正常的,因為她鮮少接受訪問,甚至連電影作品上映前的記者會,她也大半略過。

她的經紀人解釋,「我的工作就是禮貌地要大家別煩她」。

法蘭西絲麥朵曼說:「身為演員,我從來不那麼熱衷媒體和公關那一套,我兒子年紀還小時,媒體對我來說更具侵略性一點,那時候,我試著認真去想,當我在路上遇到某些人希望佔據我一些時間時,我該怎麼處理。」

「現在,如果有人靠近我,問我『可不可以拍張照』,我會說『不,我現在不做那件事了,我現在只演戲。』」

「我當演員不是因為想被拍照,我想跟人有更多的交流,」她解釋。

「我是白人垃圾」

法蘭西絲麥朵曼出生於1957年,出生時即遭生父母遺棄。6個月大時被來自加拿大的夫婦領養,養父母分別是牧師和護士,其他手足也都是領養來的孩子。

不久前,在一場地方電台的義演中,法蘭西絲麥朵曼這樣介紹自己:「哈囉,我是法蘭西絲·露易絲·麥朵曼,但我之前叫做辛西亞·史密斯。我1957年出生於伊利諾州,我自認自己是異性戀白人垃圾。」

「但我的父母不是白人垃圾,我的生母才是」,她解釋。

青春期時,法蘭西絲麥朵曼的生母曾經找她,但法蘭西絲麥朵曼拒絕見面。她自認為,遭遺棄的怒火,成為她生命中不可割捨的一塊,就像她永遠無法改變身體裡流著遺棄孩子白人垃圾父母的血一樣。然而,弔詭的是,當她說自己如同生母一樣是白人垃圾時,語氣中似有那麼一點自豪,而在她飾演過的角色,也多多少少反映這樣的描述。

高中時期,她第一次接觸戲劇。14歲時,英語課老師讓學生們在下課後演出莎士比亞的戲劇。「我花了好多時間看書,但那卻是第一次文學書把我帶到觀眾面前,」法蘭西絲麥朵曼說。

於是,她開始大量參與學校的戲劇演出,從不曾當主角,但卻都是好發揮的角色,就像一幅畫裡最亮麗突出的色彩。

後來,法蘭西絲麥朵曼進了耶魯戲劇學校,當時的室友正是荷莉杭特(Holly Hunter)。荷莉杭特透露:「室友時期,法蘭西絲麥朵曼就參與美國著名導演科恩兄弟的第一部作品《血迷宮》,殺青後,喬伊柯恩(Joel Coen)搬進她們的公寓,最後還跟法蘭西絲麥朵曼結了婚。」

在36年的演員生涯裡,法蘭西絲麥朵曼總是扮演有魅力但稱不上美麗,吸引人但不好對付的女性。

法蘭西絲麥朵曼更直白地說,那時候她在電影裡的角色,就像男性角色的配件:在《魔俠震天雷》(Darkman)裡,她是科學家身邊的女友。在《烈血大風暴》(Mississippi Burning),她是被虐打的妻子。

就像高中時期的戲劇一樣,她在電影裡多次演出邊緣角色,有時甚至只有短短的出場時間,卻成為觀眾眼中最鮮活、立體的角色。像是在電影《成名在望》(Almost Famous),儘管角色不吃重,卻獲奧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

她不喜歡好萊塢的惺惺作態、排場和假掰,事實上,好萊塢也多次判她出局。「不知道有多少次,選角導演說我太老了、太年輕了、太肥、太瘦、太高、太矮、皮膚太白、皮膚又不夠白,但總有一天,他們會需要兩個極端裡的另一種人,我就等著當另一種人好了」,法蘭西絲麥朵曼回憶經常碰壁的日子說。

英國製片家歐布萊恩(Rebecca O'Brien)曾與法蘭西絲麥朵曼合作《致命檔案》(Hidden Agenda)一片。他說:「我喜歡她的平凡。她把自己全盤交給對白,不施脂粉,沒有半點矯飾。」

英國導演肯洛區(Ken Loach)也說:「法蘭西絲麥朵曼看著你的眼睛,全盤脫出,這是導演能從一名演員身上夢寐以求的。真的。我說『夢寐以求』,但並沒有很多演員做得到這一點。」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The New York Times、The Sun、People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