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第二張發電王牌 離岸風電的三大難關

精華簡文

第二張發電王牌 離岸風電的三大難關

從現在開始每5天至少要蓋好1支離岸風機,才能滿足2025年裝置容量3GW的目標。圖為上緯新能源在竹南外海的示範風機。 圖片來源:上緯提供

瀏覽數

1302

第二張發電王牌 離岸風電的三大難關

天下雜誌631期

離岸風電,台灣能源轉型的第二張王牌,卻左遇航道衝突、右碰白海豚爭議,前頭更有漁民抗爭,2025轉型大限步步進逼,政府溝通時間愈少,似乎就離轉型目標愈遠。

8月一天下午,桃園新屋笨港居民活動中心外放起串串鞭炮——這不是廟會,而是離岸風力發電廠計劃的現勘會議。

環保署人員才開始說明,就被笨港里長彭永涼高分貝打斷,「甭講了,堅決反對啦!」在此同時,場外眾人點燃堆成小山的鞭炮,炮聲綿綿不絕,蓋過說明會聲音。

帶頭議員邱佳亮說,「漁民冬天捕鰻苗,這會影響生計,財團只想賺錢都沒考慮地方,」他說完後隨即離開,留下開發商與少數居民走完變電站現勘流程。

這場景對台灣的離岸風力開發商,早已司空見慣。

然而,離岸風電是能源轉型重大目標。2025年離岸風電裝置容量目標3GW,目前申請量已超過10GW,是計劃的3倍以上。這是除了天然氣,政府能源轉型的第二張王牌。

桃園新屋離岸風力電廠環說現勘說明會場外,反對居民以震天鞭炮聲表達對開發的抗議。(王建棟攝)

當溝通伴隨衝突,離岸風電如何趕進度?

居民溝通只是諸多挑戰之一。從工作船租借、資金取得到惡劣天候,難關一個接一個。多辛苦?上緯新能源董事長蔡朝陽最清楚。

從2012年堅持到今年4月,上緯在竹南外海的2支示範風機終於拿到電業執照。「我這個夢想其實根本不該成功,」感性的蔡朝陽,受訪談到這幾年的困難,每每哽咽。

為了讓漁民接受風機,蔡朝陽派員工長駐苗栗,終於在2015年,承諾付出4億多元補償金之後,取得95%漁民同意。

但工程艱鉅讓成本暴漲2倍多。蔡朝陽融資曾處處碰壁,吃過200次閉門羹,只好找外資救援。

政策沒先例 業者硬碰硬

如此辛苦5年,才只完成一座示範風場其中的兩支風機。要在未來8年達到3GW裝置容量,海上將出現500支以上風機,從現在開始每5天得裝好1支才能達標。

「要很努力,但不是不可能,」能源局副局長李君禮認為,很多事得平行作業。例如,業者可開發能源局的建議風場,也可自尋區塊。同時政府要在興達港與台中港做風電專區,「同時做這麼多事,困難度與複雜度都提高,」他承認。

目前至少有6家本土與外國廠商搶進彰化風場。他們面臨的難題,多與台灣缺乏前例有關。

一位不具名業者指出,離岸風電走很多冤枉路,「推政策的是能源局,碰到其他機關就碰壁,」例如交通部、漁業署、國防部等單位。

「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他認為,政府是一體的。正因為沒有先例,政府應該更積極協調,而非讓業者硬碰硬。能源局層級太低、漁業署被動失職,光靠減碳辦公室則能量不足,不該讓業者自力更生。

高度不確定性影響投資意願。7月底,德商達德能源因欲開發彰化風場與白海豚棲息地高度重疊,決定撤案;8月底,航港局公布新航道影響風場範圍,引發業者抗議,都是近期例子。

被新航道影響大的是北方電力公司(NPI)與玉山能源的海龍計劃。原本選定18、19與25號風場,現在因與航道衝突,只剩下完整的18號,19號風場只剩六成可開發,25號已放棄,整個計劃開發能量縮減近半。

「目前離岸風電在台灣經歷的挑戰,10多年前我們在北美與歐洲都碰過。能源政策複雜,又對民眾生活有巨大影響,需要不同政府單位與利害關係人更多協調,」NPI台灣總經理馬聖安(Sean McDermott)受訪時說,「找到最好做法很困難且需要時間,但台灣走在正確的方向。我們理解轉型總有陣痛,也相信台灣會想出解決之道。」

可見,能源轉型並非一蹴可幾。政府提出8年時程,是因與兩任總統任期重疊,可彰顯政治成果。但欲速則不達,從能源局公布潛力場址2年後,左遭遇航道衝突,右碰到白海豚爭議,可見當初公布潛力

場址過於倉促。急於端出政策,恐讓開發商對政府信任流失,居民覺得不受尊重。

沒時間溝通 多贏變三輸

對比德國能源轉型,燃煤發電量在過去12年僅減少一成,台灣卻要在8年內減少煤電佔比二成五。離岸風場壓力之大,超乎想像。

行政院能源減碳辦公室副執行長林子倫,也認為再生能源需要時間與空間。

「能源轉型不只是技術替代,例如再生能源替代火力或核電,而是民眾參與方式的根本改變,」他說。「倡議再生能源者該溝通清楚,所有選項有哪些成本風險。」

針對居民抗拒風機,林子倫認為風險溝通是必要的。「說『不』很容易,但能不能一起想想,如何才是對環境、地方發展與能源永續多贏的解決方式?」他建議以社區營造方式慢慢溝通。像澎湖風場電纜要從雲林上岸延宕10年,林子倫就派人長駐台西,跟居民慢工出細活溝通,最近小有進展。

離岸風電要走下去,民眾與開發商必須從對立走向合作。任一方若只想謀求自身利益,恐將造成業者、居民與能源轉型的三輸。

雖然能源轉型目標已經訂出,但行政院減碳辦公室刻正進行「能源轉型白皮書」會議。怎麼訂好目標才來開會?林子倫解釋,以往政策目標與做法都是政府說了算,但現在國際趨勢是透過公民對話凝聚共識,這次白皮書將包括減煤、減碳、天然氣等目標的可行路徑圖與做法。

凝聚共識最需要的就是時間。光憑時間,也許無法解決所有問題,但若時間不夠,恐怕什麼問題都無法解決。(責任編輯:李郁欣)

【延伸閱讀】

【815後續追蹤Ⅰ】能源轉型慢半拍——台灣如何面對又髒又熱又病的十年?

【815後續追蹤Ⅱ】政府沒說的事:高火力、高健康風險時代來了

【數據看天下】台灣供電年年吃緊 2024年最危急

能源轉型全賭「氣」 台灣準備好了?

2025轉型關卡:保生態,還是保能源?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這樣說

離岸風電搶進、衝突不斷 彰化漁會:漁民有機會轉型,但都要時間談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