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低通膨之際,為何聯準會還是有可能會升息?

精華簡文

低通膨之際,為何聯準會還是有可能會升息?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780

低通膨之際,為何聯準會還是有可能會升息?

經濟學人

聯準會升不升息,跟面對嬰兒,是要哄還是要罵,或許有異曲同工之妙,大人該讓小孩相信自己說到做到,聯準會對市場說好要升息的,是否也要如此呢?《經濟學人》做出了分析。

面對嬰兒之時,可信度相當重要。你沒辦法和他們講道理,你能做的,最多只是用前後一致的方式,回應你認為不好的行為。一旦沒做好這點,接下來就會更為麻煩。例如,如果沒有真的在數到三之後把那箱樂高藏起來,小孩就不會相信這樣的威脅,也就不會有所應對。

這正是目前聯準會面對金融市場時碰到的問題。

6個月以來,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一直小心翼翼地管控其發言、會議紀錄和經濟預測,好讓債券市場相信,它會在6月的會議中升息0.25個百分點。

FOMC成功地辦到了此事;觀察市場對貨幣政策看法的FedWatch指出,6月升息的機會為91%。這讓FOMC碰上了前述那個問題:在告訴市場它會對樂高做出什麼事之後,現在,就算那實在不是好事,它還是該照做嗎?

如果FOMC不在乎市場的想法,升息的機會實在不大。

聯準會的任務執行起來十分複雜,但描述起來相當單純:儘可能壓低失業率,並將通膨保持在2%上下。通膨可以超過2%,只要沒有失控的跡象即可。

目前的失業率確實低;5月的失業率已降至4.3%,從本世紀初期至今就沒有這麼低過。去年底和今年初的證據顯示,一直朝目標緩步上升的通膨已經轉弱;及至今年1月,物價和市場估計的通膨都顯示,正常景氣循環下的那種成長終於出現。

然而,自那時至今,成長已轉趨疲弱。核心和整體通膨雙雙轉弱;薪資成長在失業率走低之際,本應有所上升並推升通膨,卻同樣呈現疲軟。

就連市場的通膨預期也再次開始下滑;市場預期的未來五年通膨率,以及五年後的未來五年通膨率,自去年9月開始上升,並於1月底到達高點轉而下滑,目前也都低於2%。1月底之時,部分證據顯示低失業率帶動了通膨,但在6月初已經沒有這樣的證據。

曾經,央行並不是那麼在乎債券市場參與者預期的貨幣政策;只要央行有所行動,市場就會回應。但在過去20年裡、特別是金融危機之後(利率極低讓央行缺乏操作空間,促使央行利用「前瞻指引」來增加政策的影響力),央行學會了如何向債券市場解釋它們未來會做的事。

一如面對嬰兒,威脅變得與回應同等重要。資本市場的參與者愈來愈敢於認定聯準會是在虛張聲勢;它們認為,在釋出訊號、甚至是提出某項舉動的可能性之後,聯準會必須有所行動,以免傷害市場的信任。

這愈來愈像是威脅而非觀察;當你聽見投資人擔心聯準會的可信度之時,投資人其實是在擔心,聯準會可能會失信、不做投資人想要聯準會做的事。過去五年左右,投資人一直希望聯準會升息,讓世界重回正軌,並確認資本可以提供安全的報酬。
這週舉行會議之時,FOMC得擔心兩件事。其一,它必須依循指令,維持低失業率並確保通膨處於合理範圍;以此而言,FOMC應該什麼都不做。然而,其二,FOMC希望市場繼續相信,它會做自己先前答應過的事。即使目前並沒有造成問題,FOMC仍舊面臨壓力,得強調自己一言九鼎。

FOMC可能希望這能保住未來的威脅能力,然而,這麼做仍舊有風險。市場就和嬰兒一樣,可能會哭鬧、發牌氣和打壞東西。(黃維德編譯)

(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本文獲得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