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無根台商:接到中國第三大的生意,還不能回台上市?

精華簡文

無根台商:接到中國第三大的生意,還不能回台上市?

圖片來源:楊閔

瀏覽數

13413

無根台商:接到中國第三大的生意,還不能回台上市?

Web Only

中國雷厲風行的「去IOE」政策,讓IBM、Oracle、EMC等美商在13億人的市場節節敗退。有一個台大資工畢業生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良機。現在,這家藏身台北舊大樓的大兆科技(Bigtera)已供應給中國第三大電信商中國聯通,全中國25座雲儲存伺服器。 這家以自有品牌、搶入高端儲存伺服器的台灣血統公司,究竟什麼來歷?它為何不能回台上市?

台北長安東路,一棟毫無特色的老舊大樓4樓,電梯門一開,大兆科技(Bigtera)創辦人兼技術長游宗霖(見上圖),就坐在一片玻璃隔起來的辦公室內,盯著電腦螢幕。旁邊開放式的隔間,坐著12名軟體研發工程師。

藏在不怎麼起眼、不怎麼氣派的樓內,大兆科技是中國三大電信商中國聯通雲端儲存服務「沃雲」的技術提供商,提供中國聯通全中國25座資料中心的核心技術。竹北聯發科總部暨研發大本營,企業雲端儲存也是大兆科技提供技術支援。

接下兩岸重要指標企業客戶,2012年創立的大兆科技,營業額200萬美元,員工人數32人,研發團隊在台北,售後服務團隊設在中國,已算得上是台灣雲端產業打自有品牌的代表。

接大咖客戶 卻登陸不了台灣

但即便有聯通、聯發科的實績撐腰,大兆科技沒在台灣掛牌,身分是港資,其實是無根台商。

「都做到聯通了,想說回來掛牌應該沒問題,」游宗霖笑得尷尬,「但其實軟體公司沒有股東權益,沒有廠房設備,賺到的資金都投資到人才研發,轉回台灣,資本額變小,股本小,估值不高,投資者覺得沒價值。」

詢問普華國際財務顧問公司資深副總周容羽,了解兩岸公司上市櫃及募資邏輯的他坦言,在國外know-how可以當股本、技術作價,但在台灣法令的關係,審股本時驗資過程冗長,「銀行融資多半會問如何評估這些技術,看不懂軟體產業,就會偏向保守。」

兩岸估值可以差距到多大? 游宗霖舉例,如果在中國9000萬人民幣,轉到台灣大兆科技這樣的雲端軟體公司,大概縮水成3000萬。

「中國有內需,前陣子也鼓勵新創,valuation(估值)都很驚人,籌資的pricing會比台灣好,確實是兩地市場的差異,」周容羽坦言。

游宗霖2012年創業,正當美國雲端產業風潮吹到中國。他決定到中國,在中國本地業者崛起前,用自有品牌卡位中國市場。

 但選擇在第一天就跨進軟體產業龍蛇雜處的中國市場,雲端產業更是兵家必爭之地,剛創業的游宗霖,人單勢薄,為何敢跨進去?

出身趨勢幫 跨入雲端產業

游宗霖台大資工系畢業,2000年全球網路泡沫化,他在那一年進入趨勢科技,在公司裡一直負責新產品研發。

2007年他被調往美國擔任「架構師」,接觸到Cisco、VMware,於執行長陳怡樺在趨勢美國帕薩迪納辦公室的那段時間,游宗霖首次接觸到矽谷蓬勃的創業文化,因此眼界大開。

但他沒有立刻創業。3年後雲端風潮吹進台灣,廣達董事長林百里喊出「不去紅海、不去藍海,要上雲端」,趨勢科技創辦人張明正也想跨入雲端產業、成立了「騰雲計算」,就把游宗霖從美國調回亞洲,讓他在中國、台灣兩地做總架構師兩地跑。游宗霖對雲端儲存產生濃厚興趣之餘,也開始熟悉中國軟體市場的生態。2012年看好雲端儲存業務在中國才正要開始,他決定拿自己的老本,帶著兩個人出來創業。

「在騰雲這段時間接觸中國市場,我才敢從一個技術工程師跳出來中國創業、跑業務,」游宗霖坦言。

中國去IOE 成為契機

當時中國想自主發展雲端,推動去IOE(IBM、Oracle、EMC),這些美國大廠的雲端產品,在中國推動受到一定的限制。這為先入中國市場,又不屬於美國外商的游宗霖,提供一個進入的破口。

「去中國做,大陸正好在去美國化,對大兆科技是一個利多,可以幫客戶做客製化的產品,比較有彈性,」和沛科技研發處長江宗泓觀察。

但江宗泓話鋒一轉,「這塊大家都想跨進去,因為覺得有利潤,但看得到市場,市場不一定是你的。」和沛也遇到業務推展困境,公司必須縮編。

台灣發展都不容易了,更何況在中國,雲端儲存業務常牽涉國企、政府、大型民企標案,來自台灣的游宗霖如何和中國在地地頭蛇搶訂單?

「有關係是關鍵,但我不敢碰,我透過當地系統整合業者、代理商,用技術說服人,」游宗霖很清楚自己沒有本錢玩處處是陷阱的「關係」遊戲。

這時游宗霖當年在騰雲打在的基礎發揮關鍵。當時張明正在北京義庄原本要做一個雲基地,當時在北京運籌帷幄的游宗霖認識許多在地的系統整合業者。北京的系統整合業者(SI),打入的都是國企或者企業總部的業務,有技術但苦無客戶的游宗霖,靠著北京SI合作伙伴,大兆科技打入中國三大電信商中國聯通。

有了聯通的實績,大兆科技又陸續打入中國10多個電台的雲端儲存業務,一邊大兆科技也跨海打入台灣年代電視台、安麗企業,甚至IC設計龍頭聯發科竹北總部。300~500人中型企業,是大兆科技主攻的客群。

但,榮景不是永遠。中國籌資熱潮,瘋狂的程度讓游宗霖覺得不可思議,「之後出現的競爭對手,甚至連產品都還沒有出來,就拿到5000萬人民幣的資金。」

許多中國類似的雲端公司如雨後春筍在這兩年冒出來。但不理性的市場,終究會修正。去年底到今年,中國創投資金轉趨保守,業者的整併潮也將展開。

問游宗霖,會不會想賣掉公司?

他笑了笑語帶保留,「中國大SI錢很多,也都找過我們談併購,時機對也不排除被併購出場。」

當年從趨勢出來創業,只帶了兩個趨勢人,如今大兆科技裡頭有12位來自趨勢,不但是「趨勢幫」創業的代表,也可說是純正台灣軟體人才的血統。

一手打造兩岸雲端儲存品牌,台灣難掛牌,中國成為紅海市場,夾縫中流著台灣技術血統的大兆科技,還在努力找出路。(責任編輯:賴品潔)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