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蘇文鈺專欄】博士生日益消失  誰來做好研究?

精華簡文

【蘇文鈺專欄】博士生日益消失  誰來做好研究?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0821

【蘇文鈺專欄】博士生日益消失  誰來做好研究?

Web Only
  • 蘇文鈺

博士生消失似乎是全世界的難題,相較於美國能吸引國外優秀人才前仆後繼進入大學就讀博士班,台灣卻有段相當大的差距,實驗室的主力成為準備畢業即就業的碩士生。制度不改、定義僵化,「研究」還會有未來嗎?

我在美國待過的兩所大學,研究的主力都是博士生,其次是博士後研究員,很少有人把碩士生當作研究主力。因為碩士班學生不管是在修課或是寫論文,畢業後都是以就業為先,所以也不會去做太研究取向的題目。

但是在台灣,攻讀博士的人越來越少的情況下,很多前段大學的實驗室都要「倒」了,只好把碩士生當博士生來用,而這個現象在非前段大學裡早就行之有年。

碩士生做深一點的研究不好嗎?沒什麼不好,但是一個人的時間有限,花時間做比較有難度的研究與寫論文,就要犧牲進入產業時所需要的技能訓練。在大學教授以出論文為主要績效的情況下,訓練學生有扎實的實作能力就不會成為教學重點。

事實上,在工程領域,美國人也不太去唸博士班,所以現在很多美國大學裡的教授非美國在地出身的比例很高。

再以電機資訊領域而言,在我畢業的年代,年薪大約為5.5至6萬美元,碩士約為3.5至4.2萬美元,大學畢業大概在3萬元上下,多數的博士會到業界工作,因為薪水增加的幅度實在不是教授一職可以相比。美國算是個成熟社會,我相信即使現在薪水比過去高很多,比例應該差不多,但即使博士畢業薪水高不少,念博士的人還是不多,所以吸引他們讀博士的因素不會只有薪水。

在台灣,博士畢業的薪水顯然差距沒這麼大,所以念博士的人少並不意外。但是美國可以吸引全世界的人才,台灣卻做不到,而台灣對於讓外國學生到台灣唸書這件事,這幾年才比較開放,對於外國移民相對美國更是困難,面對研究青黃不接是可想而知的。

台灣社會可以接受大學教授有一半來自印度、馬來西亞等國家嗎?恐怕這是大家要思考的問題。

更嚴重的是,在台灣不僅人力短缺,政府對於經費的管考也非常嚴格,研究的主力,也就是博士生與博士後,往往要負擔許多行政工作,做研究的時間相對減少,幾年下來,管理研究團隊的能力很好,做研究的能力不見得有長進。

研究主力變成是碩士生。雖然類似台大、交大電機與資工,碩士生,甚至大學部專題生都可以做出頂級期刊的研究,但絕大多數的大學是做不到的,尤其碩士班研究生把大學部專題學生當作研究主要助力,更是普遍的現象。

除了台大、交大之外,這樣子對嗎?

一項好的研究,是需要時間醞釀的。碩士生的第一年多數要好好修課,能真正思考研究的時間不到一年,所以比較可行的模式是接學長姐的研究做一點點改進,但是要能完整理解一項研究,「時間」卻是遠遠不夠的。所以累積幾年與幾屆碩士生才能做出一個好的成果,才是正常,同時一個碩士生畢業時仍未培養出獨立作業一個題目的能力,也是正常。

因為如此,台灣很多教授從事研究時進展都很慢,要研究每年都有突破性發展,只可能是老師天縱英明,還有就是那幾年剛好收到兩三位很厲害的學生。不然還有其他原因嗎?

這就是為什麼台灣的研究團隊規模很大,設備也不差,但是除了少數團隊外,很難與國外一個不太大的實驗室匹敵的原因。一來,美國有來自全世界的優秀人才,二來,博士生與博士後研究員的主要工作就是做研究,不是做雜事,三來,好的學校有長期的技術人員在支持研究的基本需要,四來,只要是題目對與學校夠好,博士生與博士後都不必擔心工作,薪水也相對高。

雖然美國人喜愛高談闊論的美國夢有時還蠻虛幻的,但是至少還是有夢的。

但在台灣卻忽視,甚至是扭曲了「研究」兩個字所代表的本質。既然是研究,就不是可以預料到成果的,研究計畫把預期成果要有幾篇論文與幾個技轉都列出來,是一件奇怪的事。

既然是研究,就是不知道到底要做多久,所以限期做出成果的結果,就是多數是不能用的成果,甚至是用來湊數的成果與假的成果。既然是研究,需要的是一個人長時間投入一個議題,才能產出夠大的影響,需要的是博士生與博士後研究,而不是短短兩年就要畢業的碩士生。

其實碩士生不是不能做一個好研究,正確來說,是好的研發。如果大學部學生都具備扎實的實作能力,當他們到碩士班時,大可以用兩年的時間,從事實用或是對應到產業需求的研發工作,老老實實把研發做到可以用的地步,對台灣產業會更有幫助,而不必去攻打頂級期刊的大門。

至於高端的研究,我們需要的就是穩定來源的博士生與博士後,並且讓他們在階段研究工作結束時,有除了教職以外更好、更高薪的去處。針對這點,我們的政府應該早有對策,問題是什麼時候才能上路?

老實說,台灣真正能做高端研究的大學並不多,因為前段的大學收了相對多的研究生,擁有的資源也多很多。以AI計畫來看,台大一個計畫的經費比成大好幾個加起來還多,研究人力也多過成大許多,更不必說排名在成大之後的大多數學校了。

但是這並不是說其他學校就不能,或不需要做研究,而是多數學校不需要追求虛幻的排名,可以從事的研究與研發方向與項目,甚至是目標可以不一樣。多數學校可以做比較長遠、不易看到成果的研究,可以做幫助甚至與產業一起努力做產業升級的研發,可以做協助社會進步的工作,甚至只要老老實實地嚴格把關學生的實作能力都好。

關於作者 蘇文鈺

為美國紐約大學電機博士,現為成功大學資工系教授。他關注高等教育之餘,更於2013年創辦Program The World Association,與研究生從嘉義過溝村開始,培力偏鄉老師與志工群教孩子寫程式,足跡已遍佈中南部八個縣市。從程式教學出發,目標卻是指向生活與生命教育,希望有一天孩子們能靠著教育脫貧,也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