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蕭敬騰:愛上一個人,我會盡力把最美好的事物留給她

精華簡文

蕭敬騰:愛上一個人,我會盡力把最美好的事物留給她

圖片來源:寫樂文化提供

瀏覽數

13551

蕭敬騰:愛上一個人,我會盡力把最美好的事物留給她

寫樂文化
  • 蕭敬騰

因為接演心理諮商師的角色,蕭敬騰首度走入專業心理學的世界,與醫生作家九色夫和諮商師周慕姿對話。蕭敬騰說,「當我決定要愛一個人的時候,我會想很多想很遠,我會盡自己一切的力量來避免她受到傷害,不管是眼前馬上會發生的,或是很久以後才可能會發生的。我會盡一切的力量,把最美好的事物留給她不管是我的情人或是未來的孩子都一樣。」

帶著憤怒和不滿的開心,不算是一種幸福。

幸福跟人的心態有關,當你覺得開心時,就是一種幸福。比方說,十七歲在民歌餐廳唱歌時,我就覺得自己很幸福。

因為我喜歡唱歌,這是我最熱愛的一件事,又可以養活自己,那時我只求餐廳不要倒,餐廳經理不要開除我,其他的,我都覺得沒關係!就算沒踏入演藝圈,我覺得可以在餐廳唱歌一輩子,對我就很足夠了!

但一樣是開心,還是有程度的差別。

比方說,現在網路上有很多酸民,在網路上留言酸別人,在打完字的瞬間,看到有人附和的時候,他們也是很開心。但這種開心,多少帶有憤怒跟不滿,這種開心就稱不上「幸福」。

我也曾經試過在網路上留言反擊那些酸民,剛留言完覺得很爽,看到有人支持覺得更爽,但我很快地發現,那不是我要的,反而讓自己很不開心,所以我很快就刪除了留言。

我發現「開心」跟「幸福」有著明顯的差別,人能滿足自己的現況,並珍惜手中握著的東西,就是幸福。

十七歲時的我,很幸福。

現在的我,也很幸福。

在生活中,除了盡量尋找開心的事情外,知道自己的弱點在哪裡,適度保護自己,避開讓自己不開心的事,也是追求幸福的方式之一。

愛,要多想一點。

我不是一個輕易把愛掛在嘴邊的人。

因為愛是一種責任,一種擔當,而不是一時興起地空口說白話。

當我決定要愛一個人的時候,我會想很多想很遠,我會盡自己一切的力量來避免她受到傷害,不管是眼前馬上會發生的,或是很久以後才可能會發生的。

我會盡一切的力量,把最美好的事物留給她不管是我的情人或是未來的孩子都一樣。

我不喜歡很多人想都沒想,只是一時衝動就脫口說愛,然後,當事情發生時,才雙手一攤說:我當時沒想這麼多。

這也是為什麼社會上有這麼多問題家庭、怨偶跟遭受家暴的孩子。

如果在說「愛」之前,大家可以多想一下,我覺得很多悲劇都可以避免。

自己願意才可能做出改變。

九色夫雖然是個心理醫師,每天要聽很多病人的心裡話,但對談分享之後,我覺得他同時也是非常壓抑的人,是花了很大的力氣走出來,靠寫作重新找回快樂,對談時我跟他開玩笑地說,從小我就是那種霸凌別人的壞學生,幸虧我們是現在認識,如果我們相識在學生時代,你很可能就是那種會被我霸凌的好學生!

他說,其實他真的是那種會被霸凌的人,從小一直到後來出社會都有,到現在有些病人還會罵他!但他覺得站在心裡醫師的專業,病人願意罵出來反而是好事,起碼情緒能找到一個出口。

我問他,你會不會恨那些霸凌過你的人,他給的答案讓我很驚訝也很揪心,他說,很多會忍耐霸凌的人,他們恨的不是對方,其實是自己,恨自己的無能為力,恨自己為什麼不反抗,沒有在第一時間拿個榔頭朝對方頭上打下去。

當然,霸凌這個行為是絕對不對的,我也曾經為了年少時的無知付出代價,但從我跟九色夫兩種不同的角度來看,霸凌者跟被霸凌者的心裡其實都有某種缺口,也都很不快樂,霸凌別人的人,靠著一時的痛快來紓解,而被霸凌的人,則靠忍耐來讓自己活下去。

不論你是哪一種人,都需要做出改變,才能讓人生重新找到目標,過得快樂,九色夫說,他當心理醫生後更確定一件事:醫生是無法改變病人的,除非他們願意自己做出改變,他靠寫作、我靠音樂,重新讓人生回到正軌,我想我們都是幸運的人。

本文摘自寫樂文化出版《不一樣》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