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對抗極端氣候、石油反撲 靠人民覺醒不如靠這招

精華簡文

對抗極端氣候、石油反撲 靠人民覺醒不如靠這招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9740

對抗極端氣候、石油反撲 靠人民覺醒不如靠這招

經濟學人
  • 經濟學人
編譯
  • 黃維德

又要花得少,又要能源很環保,讓氣候變遷淪為政治操作的工具,全球暖化當前,石油需求依然持續增加,人們得務實面對,即使爆發黃背心運動,排碳稅恐怕依然是解決氣候變遷最好的政策。

美國是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第二大汙染者,而在美國,氣候變遷已然成為難以忽視之事。極端氣候日益頻繁;11月,野火肆虐加州,年前,芝加哥比火星部分地區還要冷。科學家更急迫地拉響警報,民眾也已經注意到這個問題;耶魯大學去年後段進行的民調顯示,73%的美國人認為氣候變遷確實存在。民主黨的左派希望將「綠色新政」放入2020年選舉的核心。

預期變動之際,私部門也出現了調適的跡象;去年約有20座煤礦關閉,基金經理人要求企業更加環保,不跟風的巴菲特在綠能領域投資了300億美元,馬斯克則計畫用電動車填滿美國的公路。

但在眾多喧囂之中,亦有一個刺耳的真相。石油的需求正在上升,能源產業也計畫投資數兆美元以滿足此需求。

最能體現此策略的,正是競爭對手欽佩、環保人士痛恨的巨人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埃克森美孚計畫在2025年,使石油及天然氣的產出較2017年增加25%。就算能源產業的其他參與者僅追尋小幅成長,亦將為氣候帶來災難性後果。

市場機制無法解決氣候變遷

埃克森美孚顯示,市場本身無法解決氣候變遷問題。我們需要更強力的政府行動,但與許多共和黨人的擔憂(以及部分民主黨人的期待)不同,這不一定代表政府得扮演吃重角色。

二十世紀的大部分時間,雪佛龍(Chevron)、埃克森美孚、皇家殼牌(Royal Dutch Shell)、英國石油(BP)和道達爾(Total)這五大石油企業,擁有比部分小國更大的影響力。「五大」的影響力雖然已經下滑,但仍佔全球石油及天然氣產出10%、佔上游投資16%。

它們為私人持有、規模較小的能源企業(控有另外1/4投資)設定基調,亦有數百萬退休金領受者和存款者倚賴它們的獲利;歐洲和美國發放最多股利的20間企業中,有4間為五大。

2000年,英國石油承諾跨出石油,表面上來看,大型石油企業也確實有所改變。它們全都表示支持巴黎氣候協議、限制氣候變遷,也全都有投資太陽能等再生能源,殼牌最近亦表示將抑制自家產品的碳排。然而,評斷企業的基準,最終仍是企業的實際行動,而非發言。

埃克森美孚指出,及至2030年,全球石油及天然氣需求將上升13%。預期五大都會擴增產出;能源產業並沒有封存天然氣田和油井,而是投資德州頁岩油、高科技深水油井等上游計畫。石油企業直接和間接地展開遊說,對抗會限制碳排的措施。

問題在於,根據聯合國氣候變遷小組(IPCC)的評估,石油及天然氣的產出必須在2030年下滑約20%、在2050年下滑約55%,才能避免地球的氣溫較前工業水準上升超過攝氏1.5度。

以此認定能源企業必定邪惡,並不正確;它們是在回應社會訂下的誘因。石油的財務報酬高於再生能源;目前,全球的石油需求年成長為1-2%,與過去50年的平均相近。

典型的大型石油企業,股票價值只有一小部來自2030年以後的獲利。無論氣候變遷戰士(其中許多人會開車、也會搭飛機)再怎麼將大型石油企業視為敵人,對石油企業來說,追求利潤不但合法,亦是股東可以強力提出的要求。

有些人希望,石油企業會逐漸轉往新方向,但這似乎太過樂觀。仰賴創新來扮演救世主,實在太過魯莽。

全球的再生能源投資每年為3,000億美元,遠不如石化能源的投資。即使汽車產業推出各種電動車,到了2030年,預期仍有約85%的車輛會有內燃引擎

道德投資亦是如此。總計握有32兆美元資產的基金,已聯手向全球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者施壓。基金經理人在他們的傳統業務崩垮之際,自然樂於銷售環保產品(收費也比較高)。然而,拋棄大型能源企業股份的大型投資集團並不多,石油企業最近向環保投資者做出的承諾,也仍舊相當有限。

也不要太過期待法庭。律師發動一波波行動,向石油企業提出各種控訴,例如誤導民眾、得為海平面上升負責等。有些人認為,石油企業會步上菸草公司的後塵(菸草公司在1990年代面臨巨額和解費用),但他們忘記,大型菸草公司目前依然存在。6月,加州的聯邦法官裁定,氣候變遷事務應交由國會和外交,而非法官。

政治系統得扛起責任

接下來15年對氣候變遷來說至關重要。若創新者、投資者、法庭和企業自利無法抑制石化能源,政治系統就得扛起重擔。

2017年,美國表示將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川普政府亦嘗試復甦煤業。即使如此,氣候變遷仍有機會走入政治主流、贏得跨黨派支持。民調顯示,中間派和年輕共和黨人確實在乎此事;跨越政黨界線的數十位知名經濟學家,最近也一同許下了誓言。

關鍵在於讓中間派選民了解,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不但務實,而且不會大幅影響他們的生活。民主黨的綠色新政雖然能增加關注,但也幾乎註定無法通往這項測驗,因為它的基礎即為大幅增加政府支出和中央式計畫。

無論是在美國還是其他地方,最棒的政策即為針對碳排課稅(埃克森美孚亦支持此做法)。法國的黃背心運動突顯了此事的困難程度;因此,政策設計方面必須投入更多心力,藉由補償式減稅,將新取得的稅收交還民眾,以此換取民眾支持。如此一來,石化能源產業會變小,政府不會變大,企業亦可自由選擇調適方式,就連埃克森美孚也不例外。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