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貿易戰生存之道:多元出口、不選邊站

精華簡文

貿易戰生存之道:多元出口、不選邊站

川普在2017年11月訪中後,開始對中國祭出一連串貿易制裁措施,兩國摩擦日益加劇,3月底能否談成協議,還是個未定數。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提供

瀏覽數

9567

貿易戰生存之道:多元出口、不選邊站

天下雜誌666期

中美之間明爭暗鬥,開啟「新冷戰」,短期內難有緩解跡象, 舊有國際政經秩序正在崩解,不管未來協商是否會有結果,兩強競爭已是未來基調,亞洲國家該如何突圍?

全球經濟局勢動盪,新科技浪潮來襲,走過高速發展年代的台灣企業,該如何打破僵局、逆勢突圍?《天下》長期關注全球產業動態,陪伴台灣企業成長 >> >>

以2018年作為分水嶺,中美關係正進入一個全面競爭的新時代。「冷戰」這個名詞在蘇聯解體近30年後,似乎正在死灰復燃。

以貿易戰作為起點,這場新競爭,涵蓋制度、政策、企業、科技、軍事、國際組織、地緣政治等方方面面。美國總統川普也許不會連任、貿易戰也許會休兵,但這場新競爭很可能會持續下去。

由美國領導的國際政經秩序因為這場競爭,出現了二戰結束後70年來未有的變局。

如何應對這個新的國際政經局勢,是各國政府與企業從2019年開始,最重大的挑戰。

兩強競爭註定要演下去

這場新冷戰的起因,表面上是美國要求中國改變黨國威權資本主義體制下,補貼國企、侵犯智財權、偷竊美國技術、對外資企業不公平等政策。

但實際上,是中國國力與影響力快速崛起,讓美國出現了霸權的焦慮。

從經濟規模到企業、科技、軍事實力,中國正在以驚人的速度追趕美國。在國際舞台上,中國正另起爐灶,和美國分庭抗禮,導致中美兩國的利益差距愈來愈大。(見表1)

「貿易戰只是個工具,說到底,就是既有霸權要避免崛起霸權取代它的地位,」前印度駐中國大使、現任印度新德里智庫中國研究所所長阿肖克.康特(Ashok K. Kantha)最近來台參加天下經濟論壇(CWEF)時表示。

中美競爭白熱化的另一面,就是西方國際政經秩序,正在解體。

強調「美國優先」的川普政府認為,二戰後70年來,美國自己一手打造的國際組織或多邊協議,今天不但已經不能確保美國的霸權利益,更不能幫助美國壓制中國崛起帶來的挑戰。

所以,川普政府現在採取的策略是「自己的霸權自己救」,企圖透過雙邊談判,讓美國獲得更大利益。

經常參與韓國政府貿易政策制定的韓國國家經濟顧問委員會委員、西江大學教授許允形容,國際政經秩序的典範,已經從過去強調貿易會促進和平、採取以國際法為基礎(rule-based)的多邊主義,轉變成貿易要促進國家安全、採取以國家力量為基礎(power-based)的雙邊主義

左起為前印度駐中國大使阿肖克.康特、韓國西江大學教授許允和中國長江商學院教授許成鋼。(黃明堂攝)

這場中美貿易戰、新冷戰,會如何發展下去,將取決於中美兩國的國內政經條件。

康特判斷,短期內雙方應該可談出一個協議,因為「中國已經向川普政府傳達很清楚的訊號:中國不想取代美國成為霸權,也願意在貿易經濟議題上展現彈性。」(延伸閱讀中美新舊霸權較勁,印度押那邊?

對美國來說,美國經濟已經開始出現逆風。如果川普在2020年要成功連任,必須確保貿易戰不會回燒到自己,才能在競選連任時有好成績,讓他可以宣稱自己贏得貿易戰。

不過,「就算貿易協議談得出來,一些基本競爭態勢並不會有很大的改觀,」康特認為,「舊秩序消退,新秩序還未完全成形。接下來會是什麼?目前還不明朗。」

不管中美競爭會有什麼結果,當全球前兩大經濟體對撞,全世界都要小心。尤其在地緣政治與產業供應鏈上,與中美兩國都分不開的東亞國家,更要警惕選邊站的風險。

美國吹起貿易戰號角,已衝擊到台商在過去20年來在中美之間建立的全球供應鏈,引發近年來規模最大的供應鏈大轉移。(表2)

突圍1 韓國:分散市場,考慮加入CPTPP

美國的傳統盟友韓國,也在美國壓力下重談了美韓自貿協定,做了不少讓步,「尤其在限制韓國對美國的鋼材出口量這件事上,開了不好的先例,」許允認為。

韓國政府目前的應對策略,許允表示,短期而言,會想辦法分散出口市場,不要只依賴美國和中國市場。同時韓國會和其他國家合作,努力恢復多邊主義,考慮加入CPTPP,就是行動之一。

「過去中國對韓國加入美國主導的TPP有意見,所以韓國選擇先和中國簽FTA,」許允透露,「現在CPTPP沒有美國,對韓國加入就比較有利,我也建議台灣應該要加入。」

長期而言,是要繼續提升韓國企業的競爭力,同時把產業發展重心,從製造業轉向服務業。

突圍2 印度:保持中立,兩國都不靠

對沒有受到貿易戰直接衝擊的印度來說,則是要儘量保持中立,不選邊站。

「美國強迫大家選邊站是不受歡迎的,」康特說,雖然川普提出「自由開放印太戰略」,但印度沒必要加入,因為印度利益和美國不同。

印中關係方面,雖然因中美衝突升高,讓兩國關係改善,「但那是因為中國面臨困境,需要朋友,所以是短期的、戰術性的,」康特表示,「我們沒有看到中國願意處理中印的根本矛盾。」

其實,不僅是周邊國家,連當事國中國,也得小心應對美國頻頻出手的攻勢,避免貿易戰的外部壓力,讓中國本身的經濟問題更惡化。

突圍3 中國:唯有改革,才能真正止戰

專研中國經濟制度的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長江商學院教授許成鋼認為,中國必須改變制度,才能根治國有企業效率低與債務等長期結構性問題。但因改變制度不僅牽涉到龐大的既得利益者,也事關中共政權的統治根基,所以困難重重。

因此,「中美貿易戰帶來的外部壓力,也許可以觸發國內的改革,」許成鋼認為,美國於中美談判對中國提出的要求中,其實有不少和中國內部的改革主張是一致的,例如保護智慧財產權、進一步對外資開放國內市場。

如果中國在中美談判中,沒有進行真正的改革,只是應付美國,不但貿易戰休兵可能只是暫時的,中國的經濟也沒有辦法繼續成長。(林怡廷Amber、楊孟軒協助整理;責任編輯:賴品潔)

【延伸閱讀】

►►【天下經濟論壇】2019 CWEF完整演講精華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66期《2019,改變台灣的十大趨勢!未來,十路突圍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