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政府想推數位轉型 不妨先當天使投資人

精華簡文

政府想推數位轉型  不妨先當天使投資人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7626

政府想推數位轉型 不妨先當天使投資人

天下雜誌666期
  • 陳昇瑋

【陳昇瑋專欄】迎向數位轉型,政府推出許多創新計劃,但真的有資源嗎?為何台灣的新創都很雷同?資源該怎麼分配,才能發展真正有未來的新創?

不確定的年代,要當商業模式變形蟲!立即訂閱「企業突圍電子報」,享有業界聚會優先報名權益 >> >>

在這充滿不確定的時代,企業不但要面對產品週期愈來愈短的挑戰,還隨時可能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的新競爭者取代,光看2006年的《Fortune》500強企業,至今只剩一半在榜上,就知道商業環境的變動速度與力道有多驚人。

而數位轉型,則是企業面對未來,藉以維持優勢、創造價值的解答。數位轉型看似簡單,就是數位(digital)+轉型(transformation),但真正成功的企業卻不多。

從經營面來看,數位轉型的關鍵在於組織重新調整資本組合,以支援由數位推動的全新商業模式;核心精神既不是數位也不是轉型,而是組織能夠持續調整,培養因應環境動態改變的能力。

早在2017年9月麥肯錫管理顧問公司發表的調查報告指出,數位化是台灣刻不容緩的議題,必須透過數位轉型,重新啟動經濟成長動力。

報告中仔細地檢視高科技業、金融業與公部門的數位化程度,並點出,一國的GDP成長率與數位化程度,兩者間存在正相關。

所以,不妨就從這個觀點來檢視,政府是否能夠因應未知的環境變化,持續進行調整,讓台灣成為利於產業數位轉型的舞台。

戰線拉廣反而失焦

首先我們來看整體資源配置。政府提出的5+2產業創新計劃,包括智慧機械、亞洲.矽谷、綠能科技、生醫產業、國防產業、新農業及循環經濟。

想為台灣下世代產業成長注新動能的用意很好,但若什麼都是重點,等於沒有重點,政府真有這麼多資源,挹注到這幾乎涵蓋所有產業的計劃中?

力分則弱,戰線拉這麼廣,真正落實到執行面,就會出現各種看似合理、實則很難有實際效益的「官樣文章」。

我們再聚焦一點,以政府積極推動的AI新創為例,科技部在2018年3月底公布的台灣10家最酷科技新創名單中,以人工智慧為核心技術的新創公司就佔了5家,顯見政府積極鼓勵新興產業的作為。

但是,這樣就能讓AI新創快速成長?恐怕不見得。關鍵原因之一在於政府的KPI,看的是有沒有「反應」,而不是有沒有「效益」。

舉例來說,想鼓勵新創?各個不同部會紛紛舉辦黑客松或比賽,報名人數、參加場次是KPI;新創需要育成?那就大量設立孵化器、加速器。從數量上來看的確熱鬧,但實際成效呢?

淺碟式創新易被取代

對於新創的育成,透過頻繁地舉辦比賽,要求在短期間看到很漂亮的成果來給獎勵或補助,勢必相當淺碟。也難怪台灣資訊科技領域的新創,過去十年來偏重商業模式、產品及利基市場上的創新,極少見到基礎技術上創新的新創公司。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做應用新創,只要套用最新的技術趨勢,馬上可以跟政府拿到補助。但做技術新創,需要很長的時間,在成功前大家看不懂,也會質疑國外都做不出、我們怎麼做得出,導致台灣的新創公司長得非常一致。

但是,技術上的創新,雖然初期看了不會讓人興奮,但當技術發展成熟,市場也開始需要此技術時,短期內可是別人怎麼追都追不上的。

1999年創立、2017年被英特爾以153億美元併購的以色列新創Mobileye,是一位教授帶著實驗室做了10多年所累積出來的成果。

試想一下,假設它是一家台灣新創的話,在2016年台灣突然意識到有AI這回事之前,我們的創業比賽會怎麼看這家公司?

如果一開始就選錯題,太過偏重門檻不高的應用層面,政府又沒有足夠專業,能辨識什麼才是真正有價值的創新,接著無論成立再多孵化器、加速器,也無法讓這樣的公司成長茁壯,更別提想藉此形成正向成長循環的生態圈。

台灣有130萬家中小企業,不可能每一家都從零開始建立AI團隊,而台灣的技術顧問體系不一定能第一時間到位,也無法涵蓋所有的需求,勢必需要新創公司的協助,才能完整建立產業AI化生態系統。

同時,新創不像很多大公司,每天必須盯著投資報酬率(ROI)與財報,會有較大的實驗容錯空間,充滿更多創新與活力,這的確是台灣推動產業轉型不可或缺的動能。

解方:從痛點下資源

回到數位轉型,政府應該怎麼做?首先是重新調整產業支持策略,全力支援有價值、有發展的新創企業。

既然台灣的新創環境一直不算好,創投態度保守,政府就不妨從天使投資人的角度切入,不必跟過去的政府專案一樣,設立一堆期中報告、查核點等關卡。只要有基本門檻,例如,像青年首次購屋貸款一樣,一個人只能申請一次,金額不必高,但讓各種不同類型新創都能有起步的機會。

進入策略型投資階段後,早期的種子輪、A輪只要符合政府產業發展重點即可;到C輪則必須收斂,以績效作為判斷標準,全力扶持具有獲利能力與未來發展前景的新創企業。

或許執行方式可以視實際情況加以調整,但以前瞻眼光投資未來,能夠擁有因應環境快速變動的能力,這才是數位轉型的關鍵目的。

在投入資源、獎勵企業的同時,政府也該進行數位轉型,才能更精準、有效率打造新世代的競爭力。(責任編輯:劉佳俐)

延伸閱讀:
政府想拚產業轉型?必須先改產學合作!
不是把東西都弄上網路 就叫數位轉型
工業4.0要做好、做滿?9張圖看見台灣企業數位轉型的痛點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