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尾牙逼人乾杯 其實是職場霸凌

精華簡文

尾牙逼人乾杯 其實是職場霸凌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9584

尾牙逼人乾杯 其實是職場霸凌

天下雜誌666期
  • 米果

【米果專欄】強迫下屬灌酒、叫菜鳥上台表演,讓愈來愈多員工根本不想參加尾牙,難道尾牙不該讓人開心吃飯、平安回家?

差不多又是各公司行號機關團體的尾牙季節了。這個時節往往因為尾牙拚酒而加重了警方酒測的工作份量,因為酒駕造成車禍意外事故的憾事也時有所聞。

然而,有些員工會以雇主是不是讓他們喝酒喝到爽快,作為老闆夠不夠誠意的標準,這樣的標準其實充滿風險。

畢竟天氣冷,加上酒精作祟,一些三高危險族群,尤其是痛風或心血管疾病患者,在尾牙酒興一發,身體出狀況的機率也變高。

若顧及員工健康,期待尾牙過後諸事平安,有沒有可能辦一場完全不提供酒精類飲料的尾牙呢?

一場不供酒的尾牙

去年十月底,日本航空公司(JAL)一位副機師在執行倫敦希斯洛機場前往日本羽田機場的飛行任務之前,被測出超過基準十倍的酒測值,他隨即遭到英國警方逮捕,之後也遭公司解雇,社長和運航部長都自請處分,減薪三個月。

沒想到經過一個月,隸屬於日本航空集團的Air Commuter,從鹿兒島飛往屋久島的班機,機長也被驗出超過標準的酒測值。

這對於辦事一向嚴謹的日本企業來說,實在是很糟糕的紀錄。因此這個員工超過三萬三千人的事業集團發布了年內「禁酒」的自肅命令,包括公司內部的懇親會和忘年會,都不提供酒精類飲料。

沒想到此禁酒令一發布,引起不少討論。

有些上班族甚至覺得,沒有酒的忘年會根本high不起來,至於忘年會之後的二次會(續攤),應該可以不受此限制吧?

名為拚酒,實為霸凌

日本人喝起酒來,大概跟台灣人拚命乾杯的豪情不相上下,尤其週五夜晚的末班電車上,多的是酒氣沖天的上班族,也有路邊一躺,地下通路一癱,或對車站人員施暴的情況發生。

甚至有人喝到爛醉,被友人扛起來,硬是塞進計程車內。深夜的計程車司機對這種酒後處理的經驗,應該已經很熟練了。

不過日本酒駕的懲罰很嚴格,既然有了當晚要喝到盡興的打算,就會盡量不開車,或找代駕服務。

台灣的酒駕罰則不算高,花錢找代駕的風氣也不盛,尤其喝醉的人,總是逞強說自己很清醒,到了尾牙熱季,就很危險了。

企業組織的尾牙宴,有不少包裹在拚酒形式裡的霸凌行為,從勸酒的語言開始,到強迫乾杯或檯面清空的規矩。

譬如,不懂得跟長官乾杯的下屬,會被威脅考績別想拿太好;遲到了、沒有先罰兩杯,就不夠誠意;部門主管帶著部門成員去各桌挑戰,菜鳥就被指派去打通關。

據說教育界甚至醫界的尾牙也有拚酒的傳統,新人要過酒關,老將也要復仇,體內酒精濃度一飆高,發起酒瘋來的荒唐行徑,就跟平日專業氣質脫鉤了。

至於酒醒之後,恐怕自己也不知道做了什麼蠢事,包括路邊尿尿或抱著馬桶狂吐,應該都不記得了。

前幾年,曾經有媒體報導過高科技產業在尾牙現場設置「醒酒區」,備有睡袋毛毯,嚴格規定喝醉的人必須等到酒醒才能離開,不知道這項公司政策有沒有延續下來?

44%不想吃尾牙

日本在幾天前發表了一份針對全國二十到四十歲的受薪者調查,受訪的五百人之中,有44%表示不想參加公司舉辦的忘年會。其中二十至三十歲女性有50%,三十至四十歲女性有48%,對於忘年會都興趣缺缺。

至於不想參加忘年會的理由,包括「很討厭上司」、「聽上司講話覺得很煩,也不想被上司帶去續攤」、「感覺很浪費時間」、「因為很無聊,還要花心思去應付,就覺得很累」。

而不想參加公司忘年會的受訪者當中,又有高達七成是因為討厭被上司要求去二次會。

即使像台灣的尾牙,也有因為喝得不夠盡興,在各部門主管強迫之下,又去續攤拚酒,那些因為酒量不好,不想被強迫灌酒,又沒辦法拒絕的員工,應該很苦惱吧。

雖說,最好的品酒是淺嘗,但是遇到尾牙或職場聚餐這種場合,拚酒又變得理所當然。到底是自己想喝?還是逼不得已?

到底是真的覺得酒好喝?還是想要藉機麻醉一下自己,好忘卻長期的工作牢騷或人生苦悶?或是找特定對象拚酒,以抒解職場相處的怨氣?

破除「乾杯=誠意」

利用尾牙這種公司招待的機會,嗜酒的人好像不喝個盡興就沒有尾牙的氣氛,而不勝酒力或身體狀況不允許飲酒的人,反而覺得為難。

總而言之,拚酒之前,先衡量自己的身體狀況,也多體恤同事的酒量吧,沒有人會因為不乾杯而不夠誠意,或在工作上不盡力,一場尾牙之所以讓所有人開心,應該包括大家都可以平安返家,那才叫做圓滿吧!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