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中年離婚找到一群老伴 金鐘影后王琄:我就是理想的狀態

精華簡文

中年離婚找到一群老伴 金鐘影后王琄:我就是理想的狀態

「很多人眷戀青春,我才不會,」王琄從爛泥巴裡爬出來,變得成熟包容,也更溫柔。 圖片來源:王建棟攝

瀏覽數

25985

中年離婚找到一群老伴 金鐘影后王琄:我就是理想的狀態

天下雜誌666期

電視劇裡的「國民媽媽」王琄,戲外單身無子。她曾因離婚而挫敗哭泣,但也因為生命歷練,拿下三座金鐘獎,更改寫了家的定義。「我覺得這件事情很美,」她說。

軍用吉普車駛離眷村,只留下兒子飛機失事的噩耗。邵媽媽踉蹌幾步,沿著紅磚牆奔跑,聲嘶力竭的狂吼,最後轉為無力的啜泣,「回來啊,媽捨不得你啊!」

每句哭喊每聲淚,都扎進觀眾心中,讓人跟著鼻酸落淚。

這是電視劇《再見,忠貞二村》的經典橋段,也是飾演邵媽媽的王琄,打開知名度、勇奪金鐘影后的代表作。(延伸閱讀:夢想反變心魔 風潮音樂創辦人楊錦聰:人最痛苦的就是迷失自己

王琄在桃園大溪僑愛新村長大。父親是軍醫,母親為家庭主婦,四十歲才生下她,上面已有三個姊姊。「我覺得自己前半生,都是為了這齣戲。那是從血液中、記憶裡流洩出來的,」她說。

爾後十多年,她演活無數個母親。但現實人生中,五十六歲、目前單身的王琄,卻沒有真正當過媽媽。

婚姻受挫,陷入自我懷疑

王琄曾與星座專家閻永恆(星星王子)有過一段婚姻。三十九歲那年離婚,這段關係僅維持四年。中年失婚,像一拳重擊打在身上。夫妻同心、兒女相伴這些詞,在這一年都離她遠去。

在演藝圈三十年了。王琄縱橫劇場、電影、電視,入圍金馬、三度敲響金鐘,作品超過七十部。

她從劇場起家,大學畢業後每兩年換一個劇團,五個劇團輪一遍,十年晃眼就過。三十四歲踏入婚姻,很快地發現自己難以適應。(延伸閱讀:30歲單身不是魯,是全球現象

「我覺得我是一個好的工作者,總會為自己設定學習目標、舞台練習,但家庭,我才發現我還真的沒有設定過,潛意識就沒有納進規劃裡,」王琄自剖。

冷戰、冷言冷語、控制對方來證明自己在婚姻中還有價值。王琄在婚姻裡喪氣,覺得好可怕,「怎麼會變成這樣?相愛的兩個人彼此相殘,拿著隱形的刀砍來砍去。」

多年後王琄曾說,離婚沒什麼大不了,就是離開不適合的學校,轉學罷了。但一段關係的結束,哪能說斷就斷?這灘泥沼,愈掙扎愈深陷。

「我當然可以繼續熬,可是我不快樂、他也不快樂,」三十九歲,王琄終於提出分開,終止這段不到五年的婚姻。

離婚後幾年,王琄情緒低落、不時責怪自己。「我是不是能力很差?連婚姻關係都經營不好?太容易放棄了?」

跟王琄有三十五年交情、以兄妹相稱的綠光表演學堂堂主劉長灝回憶當時,王琄的個性「超矜」(台語,意指個性較會硬撐),離婚後不曾說重話。明明哭了整夜,也只輕描淡寫地說,自己「昨晚沒睡好。」

身為家人般的老友,能做的只有陪伴。「有天我送她回家,她問我願意走路嗎?那天晚上,我們什麼話都沒說。」

逃到沒人認識自己的電視圈

因為要面子,不想被關心同情,剛離婚的王琄想逃到沒人認識自己的地方。電視劇邀約像場及時雨,讓她二話不說接下。「蹲下去後的力量可以讓人再站起來,反正已經蹲下、趴下了!」

王琄說,蹲下去後的力量,可以讓人再站起來。(王建棟攝)

那是2005年,來敲門的正是日後紅極一時的《王子變青蛙》和《再見,忠貞二村》。

王琄在電視劇裡找到新方向,清一色全是媽媽角色。戲外沒有親生孩子的她,大概沒想過自己竟成了全台灣人的母親。

這一逃,王琄在電視圈又待了十年。2015年,她重回劇場,生命歷練讓表演有了成熟厚度、更能駕馭不同角色,「我覺得這件事情很美,」她說。

離婚至今十七年了。靠著朋友陪伴、工作滿足感,以及時間帶來的成熟。當年的風雨已被歸類在上個階段的人生。王琄年輕時的自卑個性,也都留在那時了。

好友邱美穎說,王琄不太會讓自己不開心,遇到問題不會陷在裡面,很懂得正面去面對自己的情緒、解決問題。(延伸閱讀:學習告別與放手/重新一個人,未來的幸福自己扛

現在王琄想通了,她很感謝這段失敗的婚姻,才有機會學習自省。現在的她,仍期待新的戀情,但更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兩人在一起輕鬆自在,但要保有自己的本質,別總想著改變對方。能愛的時候好好愛,就算兩人間有了改變,分開的時候也能好好說。

她也改寫一般人對「老伴」的定義。伴可以是朋友,「家」也不見得要有丈夫、小孩才成立。

王琄曾說,「我對家的概念,是每個人可以發揮專業,專心做自己,不去擁有什麼,也不需擁有。」不一定要兩個人,才能是個伴;而是兩個人很好,一群人更能相伴玩到老。

工作結束後,王琄喜歡跳脫演藝圈,認識新的朋友。她有許多圈外的「小團體」相伴。

一群人,一起玩到老

每年相聚、喝紅酒聊願望的「大齡女巫會」;研究健康食物的「揪團購物群組」;到處相約玩耍的「吃吃喝喝團」;甚至還有共讀交流的線上讀書會。

最特別的,是兩年前,王琄去台東參加「養生課程」。負責人黃聖博是大學舊識,創辦台灣見松養生慈善協會及社團,推廣拉筋拍打、禪修、食療等心靈能量課程。(延伸閱讀:專訪張艾嘉:第一次進片場,我就知道它不只是一個過程

台東共老社區給王琄一個窟,和朋友一起享受休息也沒有罪惡感的日子。(王琄提供)

在旅程中,黃聖博看中一塊空地,計劃要蓋個「共老社區」,仿照日本、澳洲等國,主打生活自給自足不藏私、對環境永續、成員們精神交流的生態村。王琄一聽心動不已,立刻喊出「加一!」

社團中的朋友來自財經、法律、醫護等各行各業,唯一相同的,是年輕時都汲汲營營打拚,現在年過五十,想為自己留一處「窟」,生活累了、想找地方歇息、和朋友放鬆嬉鬧,這裡就是最好的養生屋。

許多人養老離不開都市,醫療、交通都得面面俱到。但王琄的想法不同,她說信念決定行動,「我們要把自己照顧好,才能趴趴走!而不是一開始就覺得自己會生病,所以住在交通方便的地方。」

他們不是要養老,是要「一路玩到老」。(延伸閱讀:拜託,讓我們安心變老

共老社區預計後年完工。這段過渡時期用來種香蕉、當露營場地,一點也不閒著。黃聖博說,未來也提供想來休養生息、參與活動的訪客同樂。

王琄想像未來的模樣,有人愛當農夫種菜,有人像黃聖博,針對拉筋拍打開班授課,還有瑜珈、精油芳療、排毒……,各司其職。而王琄,則不意外地出任「娛樂長」,負責散播歡樂。

(王建棟攝)

現在就是最理想的自己

走過四十歲的泥濘道路,王琄轉而踏上自己喜歡的領域,持續演戲、嘗試寫書,剖析自己的大齡感觸,開直播和網友交流;同時,也樂於分享共老概念,和沒有血緣的朋友當家人,打破「家」的傳統定義。

在劉長灝眼中,王琄從年輕時較尖銳的「冰水」性格,變成「溫水」。「我最欣慰的是她即使受了很多挫折,卻從未對這世界刻薄,反而愈來愈溫柔。」

現在的日子單身卻富足,處處有家。「沒有一個理想的自己在外面等我,我就是理想的狀態,現在最適合我,」王琄自信滿滿地說。(責任編輯:曹凱婷)

【延伸閱讀】
【第三人生再度燦爛】寫給50歲後的你:最好的日子還在後頭
快樂的人》
從卡住的夢想中重生 風潮音樂創辦人楊錦聰的迴旋曲
人生最棒的時刻 明星分析師谷月涵:在合歡山跑馬拉松
實用指南》
養兒防老變防兒啃老!專家教你退休理財:一張圖看懂4大商品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66期《第三人生 再度燦爛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