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國英數不缺我一個老師」何俊賢退休教種菜 尋回理想的教育

精華簡文

「國英數不缺我一個老師」何俊賢退休教種菜 尋回理想的教育

圖片來源:王建棟攝

瀏覽數

7016

「國英數不缺我一個老師」何俊賢退休教種菜 尋回理想的教育

天下雜誌666期

爸爸早逝,不識字的媽媽拉拔四個孩子,何俊賢從小就刻苦爭氣,拿到台大博士。陰錯陽差開創了補教事業,衣食無虞,卻與夢想漸行漸遠。直到他以素人之姿獲綠建築首獎,推廣非典型教育,終尋回心中「教育的樣子」。

車子緩緩行經金山跳石海岸,海天一色的美景令人屏息,唯一能讓人把眼光移開的,是公路旁乳黃色、如蟻丘般的建築「度咕屋」(Do Good House)。

度咕屋主人何俊賢是建築門外漢,他出身補教業,三年前退休。

他在退休前,投注極大心力,自行研究、設計,以紅土混水泥建造出的度咕屋,冬暖夏涼、耐狂風強震,擁有自然天光及米白色的透氣土製牆壁。2011年更得到媒體舉辦的綠建築大賽首獎。

以素人之姿拿下綠建築首獎,「度咕屋」屋主在海邊淨灘、種菜、發展食農非典型教育,找到內心平靜,尋回真正理想。(王建棟攝)

度咕屋是金山海岸的奇景,主人何俊賢的人生經歷,說來也讓人稱奇。

自幼貧困苦讀,靠股票發財

出生滿周歲,何俊賢的父親經商失敗自殺,不識字的母親拉拔他和三個姊姊長大。何俊賢回憶,有記憶以來,每一天都在求生存,工地打工、剪棉花,工作到晚上十一點,再挑燈夜讀。

家境貧困、被親戚看輕,讓年紀小但敏感的何俊賢心裡滿是不平。他知道努力讀書就可能翻身,於是即便要打工,仍一路苦讀。一般人大學畢業就急著賺錢,他卻堅持往上念,拿到台大工程科學及海洋工程博士學位。(延伸閱讀:德國青年創業家:現代人應該要永遠沒有畢業的一天

高中之後家境漸好。但何俊賢的第一桶金,卻來自股市。近三十年前,還在台大念書的他就開始進出股市,當時看到大學生人手一台卡西歐計算機,他認定電子股大有賺頭,便鎖定排序第一的光寶科技(2301)。

本想下手兩張,卻意外簽成二十張,交易後竟連續漲了十五天,無法解釋的幸運,往後幾次進場都有如神助,讓他年紀輕輕就腰纏萬貫。

何俊賢帶著資金,在台北大安區買下一棟房子開補習班,短短兩年還清貸款,並從此衣食無虞,他卻仍覺得心中有所遺憾。

何俊賢一直對教育事業有憧憬,「我很喜歡那種,教學生、受到尊重的感覺。」

大學時期擔任家教,何俊賢回憶,「學生會在門口向我敬禮、問我要咖啡或是茶?認真聽課,一年後的最後一堂課,換我向他深深敬禮,」這是他心中認為,教育該有的樣子。

補教能賺錢,卻和理想衝突

相形之下,他為了五斗米折腰的補習班事業,則顯得功利、市儈。

現實與理想的衝突,讓何俊賢不到四十歲就迎來人生困惑期。早早就想收手,但他一直下不了決心、也說服不了妻子。

何俊賢的度咕屋裡,從椅子、喇叭到檯燈,都是用海邊撿來的浮球製成。(王建棟攝)

心中的鬱悶無法排解,何俊賢只好開啟一趟「自我放逐」的旅程。每天到北海岸打高爾夫球,逃離工作崗位。(延伸閱讀:不老背包客的勵志故事!不會日文跑去日本Long Stay,怎麼辦到的?

2002年他在金山海邊買了一塊地,一開始是投資;但這塊地,反倒成了他自我放逐的藉口。

有一段時間,他每天一早起來,就到海邊淨灘,日落而息,持續兩、三年,結識從各地來淨灘的學生、朋友。海邊雖大,卻無處可遮陽歇息,他才興起蓋小屋的念頭。

這就是度咕屋的由來。

何俊賢有個人格特質:他決定要做的事,常能深入鑽研到常人難及的地步。

儘管已經在股市、補習班賺大錢,他依舊持續做研究,拿到台大博士是一例;自行設計出,讓很多建築師自嘆不如的度咕屋,也是一例。

除了買農地、蓋農舍,他也種菜給家人吃。從沒有務農經驗的他,坦言初期都「憑感覺亂種」。靠著不斷摸索、練習,他又種出心得。

他用廢棄的水果箱、保麗龍盒發明了可蒐集雨水、箱底有天然肥料的「蔬活箱」,不用澆水,就能輕鬆種菜。

下一步,他想結合種菜與教育,實踐非典型教育。

三年前,何俊賢年過五十歲,補習班交棒後,終於全心投入非典型教育,「國文、英文、數學這些,不缺我一個老師……,我想讓每個孩子都能走適合的路,一個都不能少。」

每週三下午,何俊賢都會來到新北市石碇區和平國小,教「小農夫社」的十八個小朋友認菜、種菜、說出菜的味道。他將蔬活箱帶進校園,讓小朋友輕鬆養活植物,體驗從播種、開花到成為一頓佳餚的過程,成就感十足。

建築、食農到非典型教育

這一堂課,是「九層塔燉雞」。用自種的九層塔根、莖與全雞一起燉煮,再撒上常見的九層塔葉,大啖之餘還不忘帶上整株食用的「全食」概念。(延伸閱讀:主廚餐車有洋蔥,給偏鄉孩子世界級眼光

(王建棟攝)

這兩、三年,何俊賢遊走各國小當社團講師,讓孩子們被植物療癒。像和平國小校門口的L型斜坡,便放置一格一格的蔬活箱,平時由小朋友照顧,造型正如龍的羽翼,作品取名為「和平巨龍」。

和平國小校長姜孟佑對食農教育很感興趣,兩年前請何俊賢來打造校園、帶小朋友種菜。他形容何俊賢是「觀念創新卻務實」的人,會依照學校環境、天氣條件,做出最適合的「城市農業」。

「沒人會想到在斜坡上種菜的!但那是陽光最充足的地方,這是新奇的挑戰,但想法其實很務實,」姜孟佑說。

「最有意義的,是我可以關心、幫助容易被放棄的孩子,」談到教育,何俊賢眼睛一亮。

他興致勃勃地說著,「有次我在學校種菜,遇到四個男生,邀請他們來幫忙,才知道他們家境清寒、午餐都沒吃飽過。」

從教種菜的過程中更了解弱勢孩子,幫助他們、給機會打工、再進一步和他們當朋友。何俊賢如社工般走進每個弱勢孩子的生活裡,像是在照顧小時候辛苦的自己。這是他想像中的教育。(延伸閱讀:温貞菱:學習成長,我不只有一種樣子

「我現在都放下了,也很享受生活。」用近三十年的時間,從補教老師、建築、食農到非典型教育,何俊賢一步一腳印,嘗試不同領域,找到心之所向,做到最好。(責任編輯:曹凱婷)

【延伸閱讀】
【第三人生再度燦爛】寫給50歲後的你:最好的日子還在後頭
快樂的人》
從卡住的夢想中重生 風潮音樂創辦人楊錦聰的迴旋曲
人生最棒的時刻 明星分析師谷月涵:在合歡山跑馬拉松
實用指南》
養兒防老變防兒啃老!專家教你退休理財:一張圖看懂4大商品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66期《第三人生 再度燦爛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