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反疫苗 傳染病蔓延是誰害的?

精華簡文

反疫苗 傳染病蔓延是誰害的?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3499

反疫苗 傳染病蔓延是誰害的?

經濟學人

你知道嗎?義大利疫苗施打率比西非國家還低。歐洲麻疹病例來到了20年新高,是移民害的?還是民粹主義?是誰在傷害公眾健康?

義大利的36歲媽媽阿爾杜伊尼(Jenny Arduini)向來只想給孩子最好的,她最近得知義大利政府要禁止沒打疫苗的孩童上幼稚園。這個作法似乎有點獨裁,因為政府似乎是要強制孩子接種疫苗,而非讓家長自己做選擇。

阿爾杜伊尼曾聽過一種說法,打疫苗會讓孩子有自閉症風險。因此她非常不滿政府的決策。阿爾杜伊尼立場左派,質疑政府,她支持義大利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

盛怒之下,阿爾杜伊尼致信支持疫苗接種的團體IoVaccino,抨擊他們推動義大利政府立法禁止沒打疫苗孩子進入幼稚園。電子郵件傳到了流行病學醫師若納(Stefano Zona)那裡,而若納自己也是3個孩子的父親。

阿爾杜伊尼和若納自此展開了多次的電話和線上對話,他們談恐懼、談自己害怕的點,也談該怎麼應對那些可怕的「萬一」。

多次對話後,阿爾杜伊尼改變了想法,去年,她讓孩子接受了疫苗,至今依然滿意自己的決定,「與專家對話後,我不生氣了」。

民粹傷害了公共健康?

在歐洲許多地方,民粹主義的興起傷害了公共健康,其中常見的現象就是「懷疑疫苗」。疫苗接種比例下降,而這些疫苗抵禦的疾病發生率正在提高。像是麻疹病例就來到了20年新高。

義大利過去曾是施打疫苗的典範國家,但施打率現在比西非國家迦納還低。

阿爾杜伊尼和若納所住的義大利艾米利羅馬那(Emilia Romagna),富庶且居民教育程度高,政策也相對進步。2016年,艾米利羅馬那成為義大利第一個強制學齡兒童打接踵疫苗的地區。2017年,義大利中央政府跟進,在全國推動了類似的立法。

但艾米利羅馬那卻也是反對疫苗團體的重鎮。2012年,該區內一個法院在審判中援引了一篇造假論文,因而掀起「孩子要不要打疫苗,該由父母自行決定」聲浪。

這篇造假論文出自英國醫師韋克菲爾德(Andrew Wakefield)之手,研究結論讓父母誤信「孩子施打MMR疫苗會得自閉症」。

義大利五星運動黨是聲量最大的反疫苗政治組織。創黨者、喜劇演員葛里洛(Beppe Grillo)堅定地散布著反疫苗的訊息。2018年6月,五星運動黨進入執政聯盟,並推舉了孔蒂(Giuseppe Conte)擔任總理。

不過,葛里洛最近似乎改變主意,甚至還支持了「支持施打疫苗」的倡議。但右翼北方聯盟(Northern League)卻馬上補位反疫苗路線。似乎是想爭取反疫苗選民的票,北方聯盟黨魁、現任義大利內政部長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承接了葛里洛的路線,稱「疫苗無效,即使無害但還是有危險」。

其他國家的民粹主義政治人物也主張「孩子該不該打疫苗,該由父母自己決定」,像是奧地利副總理施特拉赫(Heinz-Christian Strache)和法國民族陣線的瑪麗‧雷朋(Marine Le Pen),而且他們連控制麻疹這類高傳染性疾病的疫苗都反對。

這些政治人物急於尋找「另類的致病因素」,如果懂他們的邏輯,你應該不難想像他們會說,「有這些疾病都是移民害的」。但事實上,移民疫苗接種率還比他們本地人高。

在瑪麗‧雷朋口中,移民是「細菌移民」,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則稱移民是「毒物」。

恐懼因素

這些令人氣餒的現象透露了「生物民粹主義」的崛起。民粹主義的醫療政策代表,公民可以免受外部因素影響,包含不用理會醫師建議的疫苗、政治人物的衛生政策,更不用被「可能由」移民帶來的疾病影響。

而這樣的心態來自恐懼,以及「自我第一的自由意志主義」和「反專業」。

但阿爾杜伊尼和若納的例子告訴我們,「生物民粹主義」是有解藥的。至少米蘭微生物學及病毒學教授羅伯托•布里奧尼(Roberto Burioni)是很樂觀的,他用臉書擊破醫學迷思,著作《Vaccines are not an Opinion》也成為暢銷書。

當然懷疑的鬼魅依然徘徊。持續對醫療專業持懷疑態度的歐洲人,決定將疾病怪罪在外來者身上,他們彷彿想用國旗包覆自己作為保護罩。但這一派人將慢慢意識到,疾病難防,畢竟,病毒的字典裡沒有國界。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