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被稱為可治癒失智的名醫,我很汗顏」 日本名醫:長輩是憂鬱,不是失智

精華簡文

「被稱為可治癒失智的名醫,我很汗顏」 日本名醫:長輩是憂鬱,不是失智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8614

「被稱為可治癒失智的名醫,我很汗顏」 日本名醫:長輩是憂鬱,不是失智

仲間出版
  • 和田秀樹

日本超級名醫和田秀樹被許多病患稱為「可治癒失智的名醫」,但他卻說,背不起這個名號。這與大眾對失智的誤解有關。當家裡的長輩「最近突然連手機都不會用了」,或是「每次出門都買一樣的東西回來」,甚至說出「我再活下去有什麼用」這樣的話,該如何應對?

上了年紀原本就會失去活力?——老年憂鬱症常被誤解為自然的老化

老年患者經常會抱怨自己有「腰痛」、「胸悶」或「無法呼吸」等各種症狀,去醫院檢查卻找不出任何異常,因此被診斷為「疑病症」,但這時若給予憂鬱症藥物,往往就能改善。

而這種狀況要是發生在年輕人或中壯年身上,則是所謂的「假性憂鬱」。

「假性」這兩個字聽起來有點像「裝病」的感覺,經常招來誤解。事實上,「假性憂鬱」大多是憂鬱症的前期狀況(類似近視前的「假性近視」),明明處於憂鬱狀態,卻未有太多抑鬱、焦慮、沮喪等精神上的病徵,反而是身體出現各種不適的症狀。

如今的現實是,即使有許多老年人一看就知道是「假性憂鬱」,卻沒有人發現。為了找出身體不適的原因,他們只能在各家醫院之間不停輾轉,最後變成「逛醫院症候群」的一員。

「逛醫院症候群」不只是醫療浪費高居不下的主因,過度給予不需要的藥物也容易造成副作用。如果能更加重視憂鬱症老人的問題,積極進行治療,應該就能大幅降低醫療成本。

每二十人就有一人罹患,這個比例應該讓老年憂鬱症成為更切身的疾病,但隨著年齡增長,就算「變得比平常更沒有精神」、「消極懶散」或「缺乏食欲」,也經常自然而然就被歸因為是老化的現象。

我看過太多患者被這些看似理所當然的症狀耽誤,沒有人發現他們其實已經罹患了憂鬱症。

是阿茲海默症?還是老年憂鬱症?——同樣是健忘,差別在於「病識感」

阿茲海默症這種失智症的特徵之一是「缺乏病識感」,所謂的「病識感」,就是「患者對自己健康狀態的知覺能力」。

最容易理解的例子,就是當思覺失調症的患者被幻覺糾纏,出現「自己正被超能力者追殺」的妄想時,無論別人再怎麼告訴他們「你想太多了」或「不可能有這種事」,他們仍然會堅持:「我沒有生病,奇怪的是你們!」

像這樣缺乏病識感的情況,是思覺失調症最特出的症狀,也是阿茲海默症的重要特徵之一。

而如果是先前所提的憂鬱症造成的假性失智,患者會對健忘感到不安,一直不停地擔憂「自己是不是有問題?」;但真正的失智症患者,對自己的健忘是不會有感覺的。

當然,主動前來就診的老年人當中確實有些是罹患了阿茲海默症,但老年憂鬱症患者占了相當比例卻是不爭的事實。

記憶力衰退明明是憂鬱症造成的,卻被誤認為失智,還被開了抑制阿茲海默症症狀的藥物愛憶欣(Aricept),這樣的老年患者絕對不在少數。原本只要給予憂鬱症藥物就能明顯改善症狀,卻因此錯過了關鍵的治療時機。

生理性的變化是重要成因——腦梗塞、血管型失智症易引發憂鬱症

我有一個學生的親人,最近出現了輕微失智的症狀,接受MRI磁振造影檢查後,被診斷出是多發性腦梗塞併發的血管型失智症,但是患者身體衰弱、食欲不振的情況非常嚴重。

我的學生因此詢問醫生:「我知道家人是多發性腦梗塞,但會不會也有憂鬱症的問題?」

醫生於是回答:「啊,這也是有可能,不然吃藥看看吧?」而服用了醫生開立的憂鬱症藥物之後,患者的症狀有了明顯改善。

一旦發生腦梗塞後遺症或多發性腦梗塞,就很容易引發憂鬱症,這對經常診斷老年患者腦部疾病的醫生來說,是再普通不過的常識,卻少為一般人所知。

許多人都以為,老年人之所以會罹患憂鬱症,是因為心理反應過於脆弱,但最主要的成因,其實是老化造成的腦部退化、或是神經傳導物質減少等「生理性變化」。

阿茲海默症的患者在發病初期,約有兩成會被確診同時罹患了憂鬱症。老年憂鬱症是最常伴隨腦梗塞後遺症及血管型失智症而生成的危險疾病,卻被掩蓋在腦梗塞或失智症等駭人病名之後,直接被忽略無視。

不過,即便是伴隨阿茲海默症出現的憂鬱症,憂鬱症藥物對患者也能發揮明顯的療效。

換言之,並不是處於阿茲海默症狀態就治不好憂鬱症,患者只是罹患了「阿茲海默症+憂鬱症」兩種疾病,因此即使只針對憂鬱症進行治療,也經常可以見到病況明顯好轉。

在阿茲海默症初期,患者在日常生活中的必要能力並不會退化太多,只要能夠治好憂鬱症,就會恢復成只是健忘有點嚴重的普通老人家。

不過是如此,我卻被許多患者家屬宣揚成傳說中「可以治癒失智症」的名醫,說起來真是有點汗顏。

從另一方面來說,明明只要好好治療就能痊癒,卻由於一般人缺乏認知,導致那麼多憂鬱症老人受到忽視,就知道這是多麼嚴重的問題了。

老年憂鬱更容易以藥物治好——生理治療比心理諮商更有效果

比起年輕人或中壯年的憂鬱症,老年憂鬱症更容易以藥物治癒。

如果是仍在職場奮鬥的中堅世代,會受到工作上的人際關係、麻煩困擾,以及夾處在家人之間的壓力、孩子的教育問題等複雜的因素影響,很難單純地只靠服藥就讓憂鬱症好轉。

但是,很多憂鬱症老人的狀況都是有比較明確的原由,例如「老伴最近剛剛過世,一個人生活實在很寂寞」、「身體不再像從前那樣聽話……」

一般人若聽到老奶奶消沉地說「我再活下去有什麼用」,可能會覺得「事情很嚴重」、「也許會治不好」,但當我診斷出老奶奶是得了憂鬱症並開了抗憂鬱藥物,狀況通常都會意外地好轉,老奶奶就這樣順利適應了獨居生活。

會舉這個例子,是因為日本女性的平均壽命原本就比男性長了將近十年,夫妻當中也多半是女性比較年輕,因此丈夫過世後需要長期獨居的老奶奶,在現實生活中非常多。

儘管會遭遇各種問題,這些女性也並非都會罹患憂鬱症,可見她們的心理素質應該是十分強韌。這也就是說,造成憂鬱症的原因多半都是神經傳導物質的不足。比方說,半夜會醒來多次的老年期失眠,只要服用少量SSRI類藥物,就能明顯改善。

以老年人而言,如果醫生與周遭的人發現他們有了憂鬱症狀,只要服用極少量的抗憂鬱藥物,多半就能好轉——除了想破除大家對抗憂鬱藥物的偏見,這也是我以接觸過眾多老年患者、並為其實際治療的醫師立場,想告知大家的首要重點。

本文摘自仲間出版《他是憂鬱,不是失智了:老年憂鬱症,難以察覺的心病》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