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會造假、操控、歧視,AI科技沒有你想得中立

精華簡文

會造假、操控、歧視,AI科技沒有你想得中立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4841

會造假、操控、歧視,AI科技沒有你想得中立

Web Only

人工智慧浪潮不只將顛覆產業,也將影響公民社會的決策與治理,科技對民主構成威脅,也隨著社群網站越來越盛行。法國作為民主國家濫觴的,本身是哲學及精神分析學家的法國國家工藝學院教授欣西婭.芙樂莉(Cynthia Fleury)認為,關鍵即在於如何將實體的資源,轉變成生存上的資源。

首先,我想先談平等(Equality)的概念,所謂平等,是人們皆能透過社會、文化、政治面向來改善世界,以及使用工具改變自己的生活。因此,要做到平等,目前有一個很大的挑戰是,如何讓最多的人有這樣的能力(Capability)。

關於這個能力,我們談的其實不是常見的所謂數位落差,而是更深一層的落差。針對這個問題,阿馬蒂亞.森(Amartya Sen)、努斯鲍姆(Nussbaum)、奧斯特羅姆(Ostrom)、 斯蒂格里茨(Stiglitz)等經濟學家皆有很深刻的分析,關鍵即在於我們如何將實體的資源,轉變成生存上的資源。

舉例來說,我們想騎腳踏車,過去我們討論該如何擁有一台腳踏車、如何正確騎乘,但如今我們談的是該如何善用這台腳踏車,也許作為藝術工具、作為環遊世界的途徑,或人們可以透過腳踏車找到所愛。

同時,一個重要的概念是無可取代性(Irreplaceable),意即個體是無法取代、無法互換的,我們必須保障每個人的生活品質,以及民主社會的品質。另一個重點是公共承諾(Committment),公共承諾在哲學及心理學上,跟個體息息相關。科技如何個體化、怎麼產生個人的獨特,進而對民主產生貢獻,也是值得關注的重點。

科技該如何促進民主?

在政治上,科技扮演重要的角色,使用得當,它能促進民主的發展。例如,科技能協助我們更容易進行政治上的動員;透過科技,能讓更多人參與政治決策,公民也能使用科技來表達個人自由,做到政治哲學上所謂民主的改革。例如,透過科技來投票、修正法案等。

大家可能聽聞近期法國的黃背心運動,事實上它就是一個案例,人們希望能更直接地參與民主、進行公投。民主不只是選民意代表,還應該有更多的民意下放、公民參與,且並非間歇性地,只有在選舉和投票時才關注。在民主政體裡面,我們要有一定的機制,讓公民能改進民主。在改變這件事的過程中,科技當然是重要的工具之一。

用科技工具創造公共利益

好的工具像是網路,像是百科全書一樣,記錄了歷史,此外,它提供集體的情報,讓我們保有公共辯論的品質。在此同時,我們也需要更多工具幫我們打擊假消息、假新聞。我們現在有工具能協助大家一起創造公共利益,這可以幫我們動員彼此,更重要的是 可以幫我們做民主的調節。

在哲學上,我們會叫做「公民的能力」,我們已經來到公民更有能力的時代。

科技中立嗎?

談到科技,許多人會認為它是中立的,不為任何特定目的服務。但我們必須注意,科技也是人創造的,人可能會有認知、情緒方面的偏差。

2017在加州阿西洛馬市(Asilomar)行的「Beneficial AI」大會中,發表《阿西洛馬人工智慧原則》(Asilomar A.I. Principles)第一條即言:AI研究的目標不是創造沒有方向性的人工智慧,而要創造的是造福人類的人工智慧。在近年歐盟及其他國家的許多聲明中也指出,科技要能改變人們的生活,提供更多的選擇、打開更多可能性,讓人們能改變自己和世界,也就是說他們是行動者,而不是被動接受的旁觀者。

因此,人工智慧並不是取代人類的智慧,而是一種放大並加成人類的智慧。舉例來說,我們應該訓練一個AI生產鏈的所有關係人,從工程師、設計師到消費者,都應該理解一個產品背後牽涉的倫理,確保所有演算法都是公開透明的。

AI幫我們選擇,但不能操控個人決定

許多人工智慧產品傾向幫我們做選擇,但我們反而要避免人類無法自我做決定或陷入自我審查的狀況。演算法是促進人類的自由,而非剝奪人類的選擇權。在法國,我們很重視人工智慧在醫療上的角色,能幫我們診斷、預測、監控療程,但整個過程AI仍然是輔助,最終還是應該由人來決定。

我們這個世代,我們常會說「大即是美」,認為要有海量數據才是最好的。但現在我們體認到,數據的品質大於它的數量,不過高品質的資料來自個人,我們必須更重視個人對資料決定權的重要性。使用人工智慧不應該為了安全的應用,而忽略了個人的自主。

對此,如德國卡爾斯魯爾(Karlsruhe)聯邦法院(Karlsruhe Federal Court of Justice)宣告,個體應該根據自主概念決定,他的資料什麼時候可以分享、傳達給別人。

同時,我們也要關注人工智慧帶來的歧視議題,不能假科學之名,以AI歧視人類。例如,假設未來有設備能辨識人類的性傾向,如何避免這樣的應用帶來不合倫理的結果,就是我們該關注的層面。

AI技能將成為公民必修課

人工智慧已對新世代公民及工作者造成衝擊,無論是職業、生活或是政治上的公民參與方面,都需要國家資源投入訓練。不過關於這點,我更關注的是這樣的公民教育背後的經濟模型為何?我在法國倡導所謂的公民時間(citizen time),這能讓工作者無後顧之憂地來上課。不能因為學習相關知識而影響人們原來的工作權。

我認為,在新時代技職教育對社會仍是很重要的存在,科技更迭快速,人類的技能很快就跟不上時代,所以職業訓練會是大家都需要的。

科技對工人造成威脅,對機器人開徵稅收,減少人與機器人之間的不公平競爭,也許是個可以參考的選項。另外,透過科技產生的經濟利益,特別是個資方面的利益,應該更雨露均霑地分配。我們看到許多人提供了個資給企業,讓他們取得商業利益,這些個體卻不見得能獲得合理的利益分配。

最後,再次強調,為了要讓最多人接受科技,科技一定要為他們帶來能力。科技最大的好處就是社會能善用它,透過公共政策、私人企業,成為人類得力的助手。我們要記得,科技是可以為善的, 特別是在民主政治上,只要保有特定機制,讓公民能持續改進這套系統,科技將能帶來更大的公共利益。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