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重磅調查】566家企業智慧製造大盤點:誰是最佳工業4.0企業?

精華簡文

【重磅調查】566家企業智慧製造大盤點:誰是最佳工業4.0企業?

一連串經營環境的改變,正衝擊著台灣企業最引以為傲的製造與管理核心能力,而邁向工業4.0的數位轉型更加刻不容緩。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14505

【重磅調查】566家企業智慧製造大盤點:誰是最佳工業4.0企業?

天下雜誌665期

沒有工業4.0,就不會有短鏈革命;沒有短鏈革命,川普再神,也打不起貿易戰,更不會有新一波台商的回流。但工業4.0能為企業帶來哪些好處?工業4.0真的適合每家企業?台灣企業目前又處於工業4.0哪個階段?《天下》首度進行全台製造業「工業4.0大調查」發現,台灣企業雖僅處於工業2.22階段,但並非所有企業都有直上工業4.0的需要,尤其以中小企業來說,工業3.5是最佳混合戰略。

F1賽道上,法拉利車隊維修站為進站車手換胎,「嘶~」的幾聲,工作團隊手持氣動套筒扳手秒拆裝,車手猛地緊催油門再度上陣。

講究速度與安全的法拉利車隊,維修工具自然選用頂級品。而他們用的套筒扳手,就是來自台灣一家中小企業──銳泰精密工具代工生產。

位於台中市太平區,年營收約五億元的銳泰,公司創辦三十五年來,就只生產套筒扳手。為了把單一產品做到極致,董事長游祥鎮很早就導入對生產有助益的科技工具,像企業資源計劃(ERP)、自動倉儲、託外加工管理系統等,甚至八年前就建置即時監控產線的戰情室。

只剩兩年時間!
不往智慧化轉型,將被淘汰

即便這樣,這家隱型冠軍還是遇上難題。首先,長尾效應改變品牌與通路商下單模式。「以前都大單,一次上萬套,現在一次300到500套,甚至只下十套也常見,」游祥鎮無奈搖頭。

可別以為套筒扳手製造簡單。游祥鎮細數,光材料就有1千多種,可加工成3千多種尺寸、長度,而產品型號也達3萬多種。少量多樣的結果,就是疲於換線生產與物料管理。

套筒扳手光材料就1千多種,可加工成3千多種尺寸,產品型號更達3萬種。面臨生產少量多樣的衝擊,更需要轉型智慧製造。(邱劍英攝)

其次,還有常年配合的委外加工廠家數,近年急速縮減的問題,「不是第二代不接,就是受不了一堆小量急單,乾脆收起來不玩了,」游祥鎮說。

銳泰並非個案,這是全台廣大中小型製造業都面臨的挑戰。還有雪上加霜的,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系講座教授簡禎富觀察,隨著企業普遍走到傳承階段,公司內的領域專家和老師傅也陸續退休。

加上國際大廠開始透過工業4.0推動製造平台化,並從中積極吸納製造端知識,進而強化產業生態系統的掌控,汰弱留強縮短供應鏈。簡禎富在剛出版的新書《工業3.5》預言,「企業主現在不將自身的製造優勢及管理經驗,數位化並整合,曾經擁有的核心競爭能力,未來就會落入別人手中。」

「我估計只剩兩年,」漢翔航空總經理林南助也預測,台灣中小企業若不開始工業4.0,就會被淘汰。

該怎麼做?
最關鍵是領導人要有決心

但問題是,中小企業的智慧製造該怎麼做?

「工業4.0一定要務實,要先摸清楚自己的狀況,」堪稱國內工業4.0倡議先驅的上銀董事長卓永財劈頭就說,尤其是中小企業,在資源有限下,不可盲目躁進。

上銀董事長卓永財說,中小企業做工業4.0,不可盲目躁進,要先搞清楚自己的位置。(邱劍英攝)

為了解國內企業目前在工業4.0的現況,同時提供企業自我診斷,《天下》特別與中央大學企管系系主任呂俊德合作,採用德國慕尼黑應用科技大學授權的問卷,對國內製造業進行了一場規模前所未見的「工業4.0大調查」。

結果發現,四年前的此時,《天下》以「德國的章魚戰略」封面故事,將工業4.0介紹給國內企業後,這個議題就開始一路廣受討論。

但若以一到四級分為尺度,國內製造業目前在工業4.0的成熟度落點,仍只有2.22。

「非常符合國內企業現在的實際狀況,」經常走訪各企業的呂俊德在調查結果出爐的第一時間直呼。

事實上,呂俊德觀察,同一份問卷一年前在德國進行時,結果落在2.8,亦即其整體智慧製造的水準,約領先台灣不到半個世代。

「連德國也是要花十年『邁向』工業4.0,台灣應該清楚自己的位置後,才能決定怎麼走,」卓永財說,關鍵還是不該有一蹴可幾的心態,要一步一步做。

值得一提的是,台灣也不缺先行者。參與這次調查的五六六家製造業當中,落在「3.0」以上的企業並不少,計有31家。

像台灣的航太製造一哥漢翔,林南助透露,會開始邁向智慧製造,是因為客戶都是波音、奇異航太等國際製造大廠,「生意做久了,自然會被感染。」

反觀國內許多中小型零組件廠商,林南助顯得憂心。他說,因為這些企業沒有直接面對國際客戶,感受不到智慧製造趨勢,也少了刺激動力。

還有像是研華,本身也在推動智慧製造業務,所以工業4.0程度較好。

「關鍵還是企業領導人的觀念與意志,」研華台灣區業務副總經理林其鋒以自身的推廣經驗指出,很多企業主會反問他,「我收集那麼多資料要幹嘛?」而林其鋒總是回答:「在生產現場找黃金。」

因為導入大數據後,生產線品質提升,廢料減少,他說,若從把現場省下來的錢拿來投資的角度,就比較容易被企業主理解。

從事混音器等電子樂器製造的科音國際,是企業領導人親自投入智慧製造的絕佳案例。本身就是熱愛組裝鋼彈模型的「科技宅男」,科音總經理邵威中在資源有限下,自己跑去巨匠電腦學寫程式和app,回來安裝在iPad內,在製程中的各個工作站擺放一台,然後利用iPad的相機鏡頭,生產數據因此全記錄。

重點是,組織從上到下充滿跟邵威中一樣對智慧生產懷抱熱情的員工。像是要在亞馬遜銷售自家品牌混音器,馬上有員工自告奮勇負責電商展售;想解決運送自動化問題,一群年輕工程師也立刻著手,結果還真的從無到有,做出一台自動運送機器人(AGV)。

科音總經理(右2)與年輕工程師團隊自己寫程式,用iPad和App就能帶領公司數位轉型,讓合資的日本公司移不走在台產線。(邱劍英攝)

先拋下工業 4.0迷思:
做得「最好」不如做得「最適」

不過,就如呂俊德一再強調,調查進行的目的並非要比較誰做得比較好,而是藉此了解自己的狀況。

「並不是所有公司都要做到4.0,每家公司都有屬於自己智慧製造的『甜蜜點』,」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副執行秘書葉哲良說,就像導入ERP,每個產業、每家企業導入的模組都不同,「做得不夠,很危險;投資過多,很痛苦。」

「投資下去,五年會賺得回來最重要,」以先進製造的官方代表身分,經常在第一線走訪企業的葉哲良務實地說。

他舉例,通常到一家企業時,會請對方分解自家的製造程序。節點多的,生產週期和品質都有進步空間;而節點少,乃至人均營收不到一百萬元、獲利率不到五%的企業,「這樣的企業或許能做到工業2.8就夠了。」

事實上,從調查結果來看,確實發現不同規模、地區、產業,及營運型態,在工業4.0的成熟程度也不一。

整體而言,員工人數200人以上的企業,比小規模者成熟;而座落北部業者,也比中、南部要高。營運型態方面,自有品牌業者的智慧應用程度最高,再來是委託設計(ODM)與代工製造(OEM)廠商,而零組件業者則顯得相對還在起步當中。

產業比較方面,在本次調查所區分的四大產業中,智慧製造程度最高的當屬資訊電子業,有將近2.5的水平;其次是機械業,剛好介於2.0到2.5中間。

林其鋒認為,就像工業電腦一樣,台灣許多工具機業者都有客戶在投入智慧製造,既然與業務相關,那麼自家的程度至少也不能太差。

上銀就是典型例子。在卓永財帶領下,來到上銀位於台中精密機械園區的線性滑軌示範生產車間,雖然還有兩、三位操作員穿梭其間巡視,但數十台數值控制工具機(CNC)機台旁,原本所需的操作員,現在都各由一台機器手臂取代。

「因為我們是機台、機器手臂都自己開發,所以這裡是一邊收集生產數據,一邊測試,」卓永財透露,再過兩年來看,這裡絕對又會變得不一樣。

至於醫藥及化工和傳統製造業,呂俊德觀察,前者因為製程涉及許多配方調配,因此智慧化進程本就稍慢,而傳統製造則因範圍很廣,存在不小行業落差,「現在還有那種小型加工廠以手工為主,連機器設備都用得很少,」呂俊德說。

對照台積電能夠成就「地表最接近工業4.0的企業」,來自持續投資,不斷運用大數據分析與機器學習兩大技術,深耕資料挖礦和決策分析,將晶圓製造每一個環節複雜的實際問題,都架構成數學模式,建立可以隨時空環境轉換的決策分析模式,優化決策,提升經營效益。

從自動化到智慧化的路上,每家企業都有屬於自己的智慧製造「最適落點」。(邱劍英攝)

台灣甜蜜點:
工業 3.5是最佳混合策略

「但是台灣企業九成以上都是中小企業,沒有像台積電一樣的資源,也無法打掉重練,而是必須『穿著西裝改西裝』,在現有的資源和基礎上,找出一條務實可行的路,」簡禎富用他新書最重要的觀點指出,「這條路,就是介於工業3.0與4.0之間的工業3.5。」

他接著補充,工業3.5,就是目前工業3.0和未來工業4.0之間的混合策略,先發展能善用智慧製造系統的人才和能力,在工業3.0 既有的製造系統環境下,把握目前產業結構轉換的空檔,達成或局部達到工業4.0 三大願景:大數據分析、價值鏈整合和彈性決策能力。

他強調,這些都是台灣企業現在就應該在公司內部推動,而且可以在既有基礎上提升的競爭力。

其實,從本次調查各題項的結果來看,可以感受到台灣僅少數企業才需要把工業4.0「做好、做滿」。

全文未完,請接續閱讀「工業4.0要做好、做滿?9張圖看見台灣企業數位轉型的痛點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65期《台積電 稱霸全球工業4.0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