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餐酒館正夯 為什麼客人大多是女性?

精華簡文

餐酒館正夯 為什麼客人大多是女性?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19867

餐酒館正夯 為什麼客人大多是女性?

Web Only
  • 楊孟軒

風靡台灣各角落的咖啡館成長趨緩,而可以慢慢吃飯品酒、講求用餐氣氛的餐酒館,正成為現在的當紅炸子雞。台灣餐酒館流行的背後,隱含什麼社會文化的改變?

週五晚上6點,台北市復興南路的巷弄中,VG Café Taipei店裡播放著輕柔的音樂,紅磚牆壁、搭配丹麥進口木質桌椅,風格簡單舒適。下班後,點上一杯酒,和好友分享風味沙拉、小牛肋排,這是近幾年相當流行的餐酒館場景。

前身是畫廊、後來轉型的VG Café,是台北市討論度極高的餐酒館。走出VG到附近的東豐街上,短短200公尺就有7、8間各式類型的餐酒館,主打日式清酒、調酒、葡萄酒等,街上不時看到微醺的年輕人在聊天。

不僅如此,連百貨公司也吹起餐酒館風潮。信義新光三越A9去年引入近10家餐酒館。新光三越看到信義區只有夜店文化,卻缺乏品酒文化,便邀請研究威士忌30多年的達人林一峰,到A9經營「小後苑」酒吧。(延伸閱讀:世界最激戰百貨區在台灣!微風、新光,過氣業種中殺出生路

為了配合百貨公司營業時間,小後苑早上11點就開門,開發許多搭配威士忌的餐點,供應午餐及下午茶時段。「原本我們還有點擔心,因為把一些很受歡迎的家庭消費型餐廳搬走,改成餐酒館,客層需要培養,短期內來客數、業績可能會先小幅衰退,沒想到根本無縫接軌,」新光三越信義區總店長曹美虹感到訝異。

改成餐酒館後,一些來信義計劃區出差的歐美商務旅客開始在A9出現。過去,這些旅客多半在五星級飯店的酒吧,現在竟然會來逛日系百貨公司。

小後苑位於百貨商場內,提供多樣餐點,顯得比一般威士忌酒吧更易親近。(王建棟攝)

咖啡館小確幸退燒 餐酒館爆發成長

餐酒館在台灣不是新的餐飲類型,卻在近5年開始興盛。iCHEF(資廚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程開佑觀察,2018上半年他們4500個餐飲客戶調查中,餐酒館來客組數、營業額的年成長率分別是15.5%和15.7%,是15種餐廳類型中最高的。過去大家最愛開的咖啡廳,營業額年成長率趨緩,只有0.2%,來客組數更呈現負成長。

從咖啡廳到餐酒館,為什麼?程開佑分析,因為餐酒館正好滿足新的餐飲需求。

10年前咖啡廳開始流行,是金融海嘯下年輕人想逃離現狀、擁有自己空間的場域。如今,這批泡咖啡廳的年輕人長大,25~40歲的上班族,薪資成長緩、買不起房子,手中多餘能支配的金錢,就拿來吃較好的食物、過好生活。餐酒館能喝酒、吃飯,氣氛營造佳,自然受到青睞。

當消費者想和朋友吃一頓不錯的西餐,往上找是2000到3000元的餐廳,價格太貴;往下找是200到300元的燉飯、義大利麵,稍嫌不夠體面。客單價約1000元左右的餐酒館,正是介於兩者之間的選擇。

而且,在餐酒館,不需要像精緻料理餐廳裡正襟危坐,也比純酒吧、夜店更讓人安心舒適。「以酒搭餐會使用餐速度變慢,多幾分閒情,味道口感更富於變化,現在的人愈來愈理解餐酒搭配的樂趣,」飲食旅遊作家葉怡蘭說。

(延伸閱讀:你喝過香檳茶嗎?「餐茶搭配」新時尚,譜出料理的高潮迭起

米其林廚師也出走餐酒館

餐酒館也對創業者有吸引力,因為開餐酒館的門檻比精緻餐飲低。精緻餐飲從裝潢、餐具、食材、服務生到侍酒師,都非常講究,甚至一個廚師只負責製作一道菜,開一間精緻餐飲,可能就需要數十位廚師。

葉怡蘭分析,愈來愈多學精緻餐飲出身的廚師,不想被精緻餐飲的形式與門檻束縛,選擇到型態更自由、氛圍更平易近人的餐酒館,賣比較輕鬆、但仍有水準的食物。例如,在捷運善導寺站的大嗑西式餐廳,屬於提供葡萄酒與啤酒的小餐館,部份店內的廚師,正是拜師已故的法國名廚侯布雄(Joël Robuchon)。

威士忌達人林一峰常到歐洲考察,他認為台灣有些飲酒觀念應該改變,例如白天喝酒「不是必要,但被定義成壞事,就是錯的價值。」(王建棟攝)

品酒文化未滿 配餐文化正好

葉怡蘭觀察,台灣近年興起的餐酒館中,類似歐洲小酒館、小餐館(Bistro)類型增加最多,餐食搭配的酒類主要是葡萄酒。

在歐洲,從最高級的餐廳、餐酒館到單純供酒的酒吧,葡萄酒幾乎無所不在。連卡車司機在高速公路休息站吃東西,也會配上一杯葡萄酒。台灣最早出現葡萄酒的地方,則在高檔西餐廳的餐桌上,「但在20年前,吃西餐也很少人會點葡萄酒,」葉怡蘭說。

在葡萄酒產業工作十多年的「Pan House」餐酒館創辦人潘存懿分析原因,因為早期台灣人對葡萄酒有刻板印象,覺得喝的都是有錢人,較不親民。近年,喝葡萄酒的人才增加,且年齡層大幅下降、以女性為主。

即使台灣人開始喝起葡萄酒,但單純供酒或小點心的葡萄酒吧,市場仍不夠成熟。潘存懿3年前剛開始經營葡萄酒吧,很快就收到顧客反映,希望能在喝酒的同時吃一些食物。因此他開發搭配酒的菜單,從酒吧轉型成餐酒館,「台灣人喝葡萄酒,還是習慣配上食物,特別是熱食。」(延伸閱讀:這道菜,搭威士忌就對了!

位在國父紀念館站巷弄中的「Elsewhere那裏」,也是將葡萄酒吧結合餐飲,經營餐酒館。但共同經營者林美淑發現,近半年來,他看到愈來愈多消費者利用行程空檔,來店裡只點一杯葡萄酒、不配其他食物,不到半小時就離開。

換言之,葡萄酒文化正逐漸被台灣人接受,而餐酒館便是在葡萄酒吧興盛之前,較接近台灣人習慣的餐飲形式。

喝杯酒不再是放蕩!崛起中的女性品酒熱

餐酒館的崛起,背後更隱含了性別刻板印象的解放。

走進VG Café,一桌10個客人點了酒和滿桌料理、正享受歡樂時光,當中卻只有1名男性。放眼望去,店內其他客人也大多是女性,「我們店裡的客人,女性大概佔了7成,」共同創辦人陳柏翰說。VG店裡的女性顧客,輕鬆地和閨蜜朋友喝酒聊天,也會自然和服務生與陌生客人互動。

這不是VG特有現象,葉怡蘭觀察,台灣其他的餐酒館的消費者也以年輕女性為主,「因為女性消費者對新的生活風格和飲食趨勢接受度高。」

更重要的是,老一輩認為女性在外喝酒是隨便、放蕩的錯誤觀念已被打破。現在,台灣上餐酒館、喝葡萄酒的主力都是女性。「相較於啤酒、烈酒,女性對葡萄酒接受度更高,」潘存懿發現他開設的品酒課程,參加者以女性居多。上過課後,消費者看到酒單不再毫無頭緒,也會增加到餐酒館消費的意願。

台灣餐酒館消費者以女性居多。(王建棟攝)

主要銷售威士忌的帝亞吉歐台灣分公司行銷總監張維揚觀察,過往男性為主的威士忌品酒會,女性參與比例也上升。

張維揚比較,過去,台灣吃完晚餐後,還會有第二、第三攤喝酒的應酬場合,充滿乾杯、拚酒文化。很會喝酒,就好像這個人很厲害,能彰顯社經地位。但這樣的拚酒文化,在25到40歲的族群已開始轉變。這個世代受到較多西方文化影響和教育,喝酒動機也從商業應酬,變成生活品味、講求食物搭配。

另一個正被打破的飲酒觀念,是白天不能喝酒。威士忌達人林一峰觀察,在歐洲,白天吃飯配酒是件理所當然的事;但在台灣,如果白天開始喝酒就被認為是不對的事。因此,小後苑創造「Zoe Why Not?」的口號,以女性的英文名字Zoe,再取諧音「晝飲」,推廣女性及白天品飲威士忌的風氣,同時舉辦女性專屬的品酒會。「白天喝酒不是必要,但被定義成壞事,就是錯的價值,我想要顛覆,」林一峰說。

從一杯咖啡到一頓慢食與美酒,台灣飲食熱潮的轉變有如一面鏡子,映照出台灣性別、社會、經濟的轉變。(責任編輯:黃韵庭)

★提醒您:飲酒過量有害身體健康,未成年請勿喝酒。

【延伸閱讀】
酒要變貴了!葡萄酒產量創60年新低
酒後亂性是真的還假的?
酒杯那麼多種形狀 背後有什麼學問嗎?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