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中油董事長傳異動 他跟工會為何處不來?

精華簡文

中油董事長傳異動 他跟工會為何處不來?

圖片來源:吳宙棋

瀏覽數

37784

中油董事長傳異動 他跟工會為何處不來?

Web Only

2017年11月就任的中油董事長戴謙,頂著十大傑出青年與養鴨博士的光環,曾把不毛之地開發成今日科技重鎮南科,從國科會副主委、南台科大校長,到如今掌握年營業額9千億的國營公司,戴謙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跨領域與溝通能力。但在上任剛滿一年,中油工會卻表示將發動中油1萬6千名會員對戴謙的適任與否進行投票,儼然是一記震撼彈。儘管工會已決定暫緩投票,這仍意味著戴謙的領導已被投下不信任票,這中間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又該怎麼解?

去年12月初,在高雄中山大學舉辦的中國化學年會,中油董事長戴謙親自出席,推銷自家與工研院共同開發的鈦酸鋰負極材料,是中油因應未來電動車電池的關鍵技術。

他並非光說不練。參與電池開發合作的品睿電動機車總經理許理彥回想當時,戴謙做了一件讓在場所有人出乎意料的事。

「他問工作人員,這車可以騎嗎?然後就直接騎上我們的電動越野機車,在會場繞了兩圈,」許理彥說,戴謙直呼好玩,說等等開完會還要再來騎。69歲的戴謙碰到電動車,卻變成一個頑皮的小孩。

(圖片來源:中山大學)

這不按牌理出牌的個性,就是戴謙最鮮明的風格。

接任中油董事長甫滿一年之際,戴謙在接受《天下》專訪時,開宗明義表示謙虛,「到中油這一年來是了解和學習,我來這邊就是要戰鬥,希望中油往上提升。」

歷來最高調、最多爭議的董事長

「現在就是中油的關鍵時刻,因為國家能源政策將有很大改變, 」他所說的,首先就是至2025年,中油業務負責的天然氣要佔供電5成,以及2035年新售機車電動化、2040年新售汽車電動化。(延伸閱讀:拚減碳廢核,發電一半靠天然氣,台灣賭很大?

中油要從賣油變成賣電。戴謙面臨的轉型任務艱鉅,而他的行事風格也受到關注。

他是中油歷來曝光最多的董事長,一年來與外部單位簽了數十張MOU(合作意向書),為中油宣傳工作不遺餘力。

他卻也是爭議最多的中油董事長。去年12月初,差不多就在戴謙興奮試騎越野電動車時,中油工會破天荒宣布將發起戴謙的適任公投,逼宮意味明顯。中油工會理事長莊爵安在12月下旬受訪時還說:「選票都印好了。」

談到與工會的齟齬,戴謙有點無奈。「我沒有敵人,不知道工會為何要把我當成敵人?」

從賣油到賣電,幫中油由黑轉綠

就戴謙自己看來,幫助中油轉型,是他眼前最重要的任務。

「中油去年8000多億營收,油品銷售就佔了46%,以後大家都不加油了該怎麼辦?應該思考組織結構如何調整,要怎麼從賣油的變成賣電的?」戴謙說。

去年5月,中油舉辦兩天論壇啟動綠能智慧加油站計劃,戴謙說,嘉義和台南的示範站1月就要揭幕,提供電動機車充換電服務,並結合太陽能板與儲能系統,更強調中油3年內要建置1000個綠能加油站,踏出轉型重要一步。

戴謙說,中油不只要賣電,還要切入電動車供應鏈。去年中,中油與碩城科技、日本TDK簽訂合作意向書,宣示將共同開發電池。11月,中油宣布將與三陽機車共同開發電動機車,戴謙說這是「兩強結合、海納百川」的完美合作。(延伸閱讀:中油董事長戴謙:迎接全面電動化,中油轉型是沒有選擇的

只不過,看在「老中油」眼裡,這些動作卻是太快太急,放錯重點。

「中油是一定要轉型的,但是不能用外行來領導內行,」進中油32年、歷經7任董事長的莊爵安受訪時直言。

導火線:95汽油出包案

而引爆中油員工不滿的導火線,就在不合格95油品的賠償處理。去年10月下旬,戴謙開記者會主動揭露桃園煉油廠95無鉛汽油銅片測試超標,長期使用恐腐蝕接頭,導致油表失真。

戴謙認為,這是勇於認錯、維護中油商譽的做法。雖然很痛,但卻是必須。

戴謙說,桃園煉油廠95油品總共抽驗3次沒有過, 煉製研究所到全國去採樣,確實是二級油品,「中油選擇自我揭露,為消費者權益把關,」戴謙強調。

(劉國泰攝)

此舉在外界眼中,似乎是勇於任事,但工會卻不這樣認為。莊爵安說,賠償決定過於倉促,未經董事會討論,就要賠償27億元、9人記過懲處,不符合程序,似乎只是為了立威而拿員工開刀。

戴謙在專訪中也透露出他的掙扎。「在懲戒委員會上,同仁都說他們其實遵從標準作業程序,最後是因為社會觀感而不得不懲處,」戴謙說,在懲處一個月之後,他還親自跟同事道歉,「身為長官沒有辦法保護他們,我真的很不捨,」他說話時甚至眼眶有些泛紅。

看在工會眼中,這決策本身就過於倉促。莊爵安說,油品出包需要誠實面對,但是處理程序不當,應該把問題交給董事會討論。

國企宿命:「人和」比專業績效還重要

莊爵安說,他和戴謙除了在業務擴大會報之外,最後一次單獨談話是在去年3月,以前和其他董事長,都是隨時可以打電話溝通的。

為何原本應該溝通緊密的中油董事長與工會,如今卻水火不容?(延伸閱讀:跟老闆或同事衝突,該怎麼溝通?

問題癥結其實就在「人和」。過去,中油一級主管每天早上開輿情會議,每次頂多半小時,董事長交辦重點讓底下執行,當過校長、國科會官員的戴謙上任後,常常從8點開到10點,會中常花許多時間講他過去開發南科的經驗還有養鴨人生,許多重大事項議而不決,抓不到重點,還會公開罵高階主管如罵小孩,讓同仁士氣低落。

「感覺不到董事長有和同仁站在一起,」莊爵安直言。

元智大學講座教授、被譽為台灣管理學教父的許士軍,第一份工作在國營會,碩士論文寫的就是各國國營事業的比較,是少數在國營事業理論與實務均有涉獵的管理學者。

談到中油轉型,許士軍把兩手一揮,右手指向天、左手指向地,「各國能源國營事業轉型成功的經驗,是遠在天邊,但是現在台灣國營事業的狀況,是攤在地上,」他直言。

曾兩次擔任中油董事的許士軍坦言,國營事業本質其實是行政機關,許多現代、西方的管理方法,到了國營事業就行不通,「這其實是國營事業的宿命,專業績效遠不如政通人和來得重要。」

許士軍舉例說,1999年時,人稱「拚命三郎」的中油前董座陳朝威,就為了表示和基層員工站在一起,穿上制服跑到加油站去幫客人加油,可能是因為做了不少改革,必然得好好安撫人心。

(吳宙棋攝)

中油轉型,有兩大限制

至於中油轉型究竟怎麼做?許士軍認為,戴謙提出的智慧綠能轉型報告也許漂亮,但是做不到,因為一做就會得罪既得利益者、黑函滿天飛。

除了既有勢力難以撼動,許士軍提出另一個限制:任期太短。他說,現在國營事業任期只有1、2年,大家都想著不要出事就好,但轉型一定要花很長的時間來規劃。他認為,依照現有國營事業董座任命的方式,難以談長期規劃,遑論轉型。(延伸閱讀:電動機車vs.油車 2019機車大戰3大看點

許士軍舉逢甲大學為例,指出逢甲校長有不成文規定,一任3年,但可連任2次,最多可做9年,有延續性才能夠真正做事,心態和做法就會完全不一樣,而非「五日京兆」。

工會決議暫緩投票

中油工會對戴謙的不信任案,劇情峰迴路轉。就在工會提出公投不到一個月後、2019年的第一個上班日,中油工會卻決定暫緩投票。

莊爵安理事長指出,工會理事會經過充分討論,審慎衡酌政府處理態度、當前社會氛圍及整體情勢發展等各項主客觀因素後,決議「暫緩投票」。

「開了3個多小時的會,我們也已經向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表示工會方面的不滿,長官說他們聽到了,」莊爵安說,工會理事當場充分感受到政府想要解決問題的態度及誠意,因此在衡量整體情勢後,決定暫緩投票。

然而,這只是休兵、而非撤軍。投票是「暫緩」,並非「取消」,意味著工會將看後續發展隨時重新啟動。(責任編輯:黃韵庭)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