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哈佛大學指定讀物/吵架如何能贏?你需要「著眼於未來」

精華簡文

哈佛大學指定讀物/吵架如何能贏?你需要「著眼於未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5186

哈佛大學指定讀物/吵架如何能贏?你需要「著眼於未來」

天下雜誌出版
  • 傑伊.海因里希斯

意見分歧是常態,哈佛大學跨學院必讀書教你,如何看清情境,靈活運用不同的說服工具,找到兩方都覺得最佳的解決方案。首先,若要真正解決問題,必須著眼於未來選擇,才能找到共識,並解決問題。

控制言語的時間狀態
修辭的三大基本議題皆涉及時態(tense)

現在,我們已經有了個人目標(你期望透過爭論得到什麼)和對方的目標(情緒、想法和行動)。在開始進行論辯前,請先問自己一個問題:辯論的議題是什麼?根據亞里斯多德的說法,所有論辯議題都可以歸納為三種:

責備(Blame)
價值觀(Values)
選擇(Choice)

任何一種涉及說服的論辯,都可以被歸類到此三類之下。

•誰搬走了我的乳酪?這個當然屬於責備。兇手是誰!
•墮胎是否該合法化?價值觀。讓女性決定是否該結束自己體內新生命的權利,隱藏著哪些道德是非?
•是否該在底特律設廠?選擇:建或不建,在底特律或不在底特律。
•安潔莉納.裘莉和布萊德.彼特該不該分手?價值觀,但不一定是基於道德層面,而是你和對話者的價值觀。他們是不是完美到實在不應該分手?
•辛普森到底有沒有殺人?責備。
•要不要跳舞?選擇:跳,或不跳。

為什麼你需要在意每個問題應該被分配到哪個核心議題之下?因為當我們在錯誤的重點分類下爭論時,我們永遠不會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事實上,針對核心議題(責備、價值觀和選擇)我所給出的例子裡,隱藏著特定規則:責備問題涉及過去;價值觀問題屬於現在;選擇問題則和未來有關。

責備—過去的價值觀—現在的選擇—未來

當你發現爭論已經脫離原有軌道時,請試著改變時態。想要責備偷乳酪的小偷,就應該著眼於過去(過去式)。想讓某人相信墮胎是一個很可怕的罪行,請使專注於當下(現在式)。想停戰並度過寧靜的閱讀時光,放眼未來或許是較好的選擇(未來式)。

針對每一種時態設計出一種修辭模式的亞里斯多德,最喜歡談論未來。他認為著眼於過去的修辭,針對的是正義,也就是法庭上進行的司法爭論。亞里斯多德稱為「法庭性」修辭(forensic rhetoric),因其與法庭相關。

在看《法網遊龍》(Law & Order)和《犯罪現場》(CSI)時,你會發現多數對話都是都著眼於過去。這對警察和律師而言,非常有用。法庭性修辭有助於我們決定誰是兇手,而不是誰正在做這件事或誰即將做這件事。

當把對話的時態擺在當前此時,可以處理稱讚與責備,區分好壞,分辨不同團體間的差異或個體的差異。亞里斯多德稱這類時態的言語為「展示性」修辭(demonstrative rhetoric),於描述一個符合社會理想、或沒能達成此一目標的人。這也是畢業典禮演說、葬禮致詞和布道的共通語言。藉著頌揚著眾人的英雄,或貶斥社會的公敵,在某種程度上,此話語能給予人們原始部落般的歸屬感。

如果你希望雙方達成一致,就必須放眼未來。這也是亞里斯多德為自己最喜歡的修辭所專門保留的時態。他稱此為「審議性」修辭(deliberative rhetoric),因其協助我們做出選擇和決定如何達成雙方目標。審議修辭的焦點在於「什麼最有利」。這是最實用的修辭,這個修辭跳過對與錯、好與壞的論辯,相當方便。

•現在式(展示性)論辯傾向於結束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或分離。
•過去式(法庭性)論辯以懲罰為威脅。
•未來式(審議性)論辯以得到結論為優先目的。

如何說服兒子幫忙拿牙膏?

那天早晨,我那十七歲的兒子正在吃早餐,於是我有了很短暫的時間,可以使用家裡唯一一間浴室。我拿起牙刷和牙膏,發現牙膏沒了。離我最近的備用品在寒氣逼人的地下室裡,而我還沒做好捨身衝進冰天雪地的準備。

「喬治!」我怒吼。「牙膏是誰用完的?」

門的另一側傳來挖苦的回應,「這不是重點吧,老爸?」喬治回答。「重點是,我們該如何防止同樣的事再次發生。」

他抓到我了。

我曾跟他說過無數次,真正有效率的爭論,必須著眼未來,也就是爭論中必須包含選擇與決定。

先將嘲諷的語調放到一旁,這個孩子懂得將討論從過去轉變為未來,從法庭性轉移到審議性,他的舉動實在太值得褒揚了。他將爭論的內容,轉移到決策制定的模式下:哪一種選擇才能讓我們得到源源不絕的牙膏?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說理I》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