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越南直擊》郭台銘12年前相中的路線,為何又默默紅起來?

精華簡文

越南直擊》郭台銘12年前相中的路線,為何又默默紅起來?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31734

越南直擊》郭台銘12年前相中的路線,為何又默默紅起來?

天下雜誌664期

貿易戰雖然暫時停火,電子大廠卻絲毫不敢放緩產線外移的腳步。這波急急湧出的遷徙潮,讓中越陸路邊境成為日益茁壯的電子業大動脈,也讓人看見北越科技聚落的崛起,不但鴻海、仁寶都默默卡位,三星更已有90%智慧手機在此生產。《天下》實地走訪這條路線,了解這場科技業移動潮的速度、規模及未來持續性。

2007年初,越南剛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不久,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曾從深圳龍華廠出發,乘車經廣西南寧到北越河內,親自考察一條300多公里長的跨國運輸路線。

他要利用當時工資不到深圳3分之1的北越,作為鴻海下一個組裝製造基地,而零組件則從廣東、廣西既有的鴻海廠區運來。

郭台銘當時判斷,從南寧到河內,陸運只需6到8小時,加上深圳龍華到南寧的車程,大約只要13小時,等於晚上從龍華出貨,隔天上午就可以抵達越南北寧開始組裝。

「如果是在(台商較多的)越南南部,和中國供應鏈離得更遠,時效上來不及,」一位了解鴻海的人士,透露當時郭台銘策略佈局的想法。

鴻海因此在北寧買下超過400公頃的大片土地,連未來上游供應鏈的用地都一併圈下。卻沒想到隔年2008年就發生全球金融海嘯,鴻海北越設廠計劃只得停擺。

事隔12年的此刻,儘管正值中美貿易大戰暫時停火,但中美之間的高度不確定性,讓台灣電子大廠不敢放緩產線外移的腳步,以規避美國對中國電子產品課以高額關稅。(延伸閱讀:貿易戰的意外贏家 台灣這3個城市是台商回流首選!

於是,這條當年郭台銘相中的電子業疏散路線,又重新熱門起來。

鴻海已有3個廠在北越的北寧和北江,筆電組裝一哥仁寶最近也打算重啟設在北越永福的工廠。

最近3到4個月,來探詢北越狀況的業者更是絡繹不絕。

通訊設備商啟碁甚至悄悄在北寧桂武工業區,租下台商漢達的一個廠房。

「做美國品牌的,如果晚1到2個月,會影響市場分配。急的人就是先租廠完成生產,假如從買地蓋廠到生產,還要至少1年,會來不及,」一名在當地設廠的台灣科技業總經理分析。

《天下》採訪團隊親自重走當年郭台銘的路線,從南寧上車,實地體會這條正日益茁壯的電子業大動脈,並藉此了解,這波台灣產業史上第三波遷徙潮的速度、規模,以及未來持續性。

場景1:廣西南寧—憑祥友誼關
中越電子動脈的核心樞紐

車子從南寧開上平坦寬敞的南友高速公路,這是南寧通往中越一級口岸──憑祥的主要幹道。

沿途,一輛輛載著45呎貨櫃的貨車從「一帶一路」的標語前呼嘯而過。

不過2個多小時,抵達中越邊境──憑祥的友誼關,排隊通關直送北越。

憑祥正是這條全長300多公里,中越電子動脈的核心樞紐。

從中國長三角、珠三角、重慶成都等電子業重鎮出產的零組件,都得經過這裡,再運送到大約150公里之外的北寧、北江、永福等地的電子產業園區加工組裝。(延伸閱讀:中越邊境的貨運達人 他規劃的運輸路徑,比空運還靈活

「中國目前的陸路口岸中,憑祥是運送電子產品最大的口岸,一天800台貨車送電子零件到越南,一個集裝箱幾千萬人民幣,很貴重啊,」31歲的廣西珉豐跨合國際物流副總程克奇說。

他承諾客戶,從上海崑山送零件到北寧、北江的三星工廠內,「72小時一定要到,」他說。

駐紮在中越一級口岸憑祥,31歲的廣西珉豐跨合國際物流副總程克奇,一年要運送一萬個集裝箱,裡頭裝著從中國電子重鎮生產的零件到越南組裝。他看好這條中越電子大動脈,未來每年有超過20%的成長率。

程克奇是湖南人,被派駐在憑祥3年,娶了壯族女孩,他一年經手約一萬個從中國送電子產品到北越的貨櫃,平均每天有近30櫃。

他指出,這條陸運路線運量年成長率達20%。過去一年多,程克奇目睹自己辦公室所在的憑祥海關大樓,冒出許多從深圳來設據點的物流、貿易公司。

場景2:友誼關—河內
進入越南,另一種風景

車子過了中越友誼關,進入越南北部,可明顯看出中越兩國基礎建設水準的落差。

道路從中國境內高品質的高速公路,一下子縮成了黃沙滾滾的兩線普通道路。

一長排貨櫃車幾乎佔住整個車道,偶有駕駛大膽從逆向車道超車,不時出現驚險畫面。

結果,170多公里的路,足足開了4個半小時才到河內。

車子進入距離河內30多公里的北寧新加坡工業區,專門服務電子業的海關監管倉「ALS東河內集貨倉」。這裡40個員工,3組人,24小時輪班。

北越的海關監管倉ALS裡,裝著從中國運來的零件,準備分送到在地工業區中的電子廠。在地電子廠組裝好的產品,再從這裡直接送往機場。

程克奇從中國運到北越的整櫃電子零件產品,就在這裡分貨,之後送到附近北寧、北江工業區內的電子廠。「富士康組裝諾基亞(Nokia)手機的廠Fushan Technology,就在我們旁邊,距離不到5分鐘,」ALS越南籍副總監陳杜重慶(Tran Do Trong Khanh)以流利的英語告訴《天下》。包括富士康、三星在內,50家在地設廠的電子業者都是ALS服務的客戶。

比起海運1週,陸運貨櫃從廣東深圳、東莞、廣州、廈門一帶,經廣西友誼關通往北寧、北江或永福,快則1天、頂多2天就送達,和在中國境內運輸時間差距並不大。

三星9成智慧手機在北越生產

北越的電子業,始於2007年越南加入WTO。日商佳能(Canon)和韓國三星因此陸續進入北寧設廠。

三星帶來大概200多家協力廠商,光北寧廠區就有12萬員工,每天上百台巴士將方圓60公里內的員工載到廠區。(延伸閱讀:越南最大企業,跟韓國是同一家

此外,多條連外平坦的大道陸續完工,從北寧、北江到河內內排國際機場,只需要40分鐘,大大強化了交通基礎建設。

三星9成智慧手機都已在北越生產,三星已佔越南GDP超過20%。

「北越大發展,也不過這十年光景,」早年在三陽旗下的慶豐銀行,來越南14年的越南通投資顧問公司總經理盧智生說。

佳能和三星落地後,台灣科技業者包括鴻海、仁寶也隨著來到北越投資。

像仁寶當年拿下永福省300多公頃的工業區土地,卻蓋不滿14公頃,被越南政府收回200多公頃。鴻海蓋了部份廠房,其他土地則開發工業區賣給其他業者,直到2010年才慢慢恢復到目前蓋了3個廠、員工4萬多人的規模。

仁寶永福廠重啟:以NB組裝為主

在永福省設廠、卻閒置多年的仁寶,據當地業者透露,已悄悄有所動作。

「大概半年前仁寶就開始詢問,從重慶、上海、台灣進口原物料,到北越那組裝,這樣的成本到底多少,他們要做移入越南後的成本變化分析,半年前早就在做了,」一名物流運輸業者透露。

2018年9月,仁寶總經理翁宗斌曾公開表示,內部已在評估重啟越南廠相關事宜,筆電與非筆電產品都可能改至越南廠生產。一旦確認重啟越南廠,4到6個月就能開始生產。

但因之後貿易戰情勢不確定,翁宗斌也沒有進一步透露越南廠重啟後的產能規劃。

《天下》驅車前往位在永福的仁寶廠。當地人透露,之前一度租給一家印刷廠,後來仁寶收回來自用。

偌大空曠的廠區,外觀仍保持新穎,建築風格、施工水準與台廠在中國的廠區,幾乎看不出差距。

仁寶悄悄重啟永福省的工廠,為未來可能課稅的筆電準備備援地。

仁寶「Compal」廠房的外牆,高掛著招工布條,上頭用越南文寫著「男:身高160公分、女:150公分」。下午1點鐘聲一響,就有工人從廠房內魚貫走出。

「以仁寶來說,就算部份移到北越,也只可能是中低階筆電做成半成品模組,運去北越組裝,因為當地要做供應鏈垂直整合很困難,目前就是一個backup plant(備援廠),」一名仁寶主管坦言,重點還是在美國客戶的政策。

倘若仁寶未來啟動,從華中崑山運零件、半成品到永福生產,實際路徑運送時間,並非不可能。(延伸閱讀:貿易戰效應   越南台商悄悄接收中國轉單,營收成長30%

鴻海從南寧到北寧:網通產品

鴻海在北越的投資,雖然因金融海嘯而規模大減,但現任鴻海副總裁呂芳銘掌管的網通設備業務,仍在北寧廠生產。主要是地緣優勢,當年鴻海的網通產品主要放在廣西南寧廠,因此郭台銘順理成章將北寧廠交給呂芳銘管理,從南寧到北寧,就規劃生產網通產品。

而貿易戰一開打,「網通這一塊會被課到稅,就移過來了,譬如思科這個客戶,」熟知鴻海的人士指出。

加上網通產品性質較敏感,撤出中國的速度較快,北寧的鴻海廠已隱然成為鴻海集團輸美網通產品的製造中心。

鴻海在北越已有自己的機構廠,較複雜的模具也可從龍華走陸路運送到北寧廠內,或同在北寧做機構件的神基子公司漢達精密,也支援出貨給鴻海製造網通產品。

富士康早在2007年就到北越設廠,歷經全球金融風暴,如今是鴻海網通產品重要的生產基地。

而外界最關心的iPhone,儘管日前外媒包括《路透社》報導,鴻海先是傳出去越南、之後再傳出去印度,談將iPhone產品移到當地生產的計劃,但鴻海並未進一步證實。

一名了解鴻海的人士指出,關鍵在於蘋果的意向,「庫克沒有進一步指示,鴻海也不會有進一步動作,」這名人士坦言。(延伸閱讀:蘋果為什麼敢一直漲價?

紅色供應鏈也來卡位,工業區土地飆漲

有趣的是,雖然鴻海代工的iPhone還沒移到越南,但不少在中國頗富盛名的蘋果「紅色供應鏈」,卻紛紛西進越南。例如北寧旁的北江,就有蘋果連接器大廠立訊、iPhone保護玻璃供應商藍思科技,以及AirPods製造廠歌爾聲學。在北江的雲中工業區,蘋果手機電池供應商、中國國企大廠德賽電池,則在當地擴充電池電量保護板的產線。

一名德賽的主管級員工遇到《天下》詢問時表示,產業移轉避不了,「貿易戰後,有客戶因為有7成產品要銷往美國,很急著來找我們,要改在越南生產,以後這裡還會擴廠,對我們來說也是機會。」

在這波急急湧出的遷廠潮帶動下,部份北越工業區土地開始飆漲。「距離河內51公里的海陽,當地的新坡工業區,4個月前1平方米60塊美元,現在漲到90塊,主要就是因為中美貿易戰,」在北越從事營造的昇裕工程董事長洪志華說。

北越在地的電子廠,貿易戰後,接到從中國轉過來的急單。

越南製造的挑戰與機會

即便越南在地的工人素質、供應鏈完備度,在許多科技業者眼中仍無法與中國相比,但他們也坦言越南這些年下來,「馬步蹲得不錯,」基礎設施已有長足進步。

例如,《天下》前往仁寶廠區所走的5號快速道路,是條中有綠帶隔阻、時速可達100公里的舒適四線大道。

這條2014年完工的道路,讓河內直通西北山區的老街省的時間,從7小時縮到3.5小時。

它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開始興建,總經費高達15億美元,其中3分之2來自亞洲開發銀行。

完工後,當時的老街省黨委書記阮文詠(Nguyen Van Vinh)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說,這條路將對吸引外資做出重大貢獻。

眼見外資大舉投資,越南學者也呼籲當地政府開始推動「進口替代」政策,建立越南在地的供應鏈。

「政府應該要鼓勵零件廠來越南生產,這是一個長期計劃,越南也希望建立自己的生產衛星體系,」越南經濟大學講師阮克毅說。

「當然越南人工技術力還不足,這是仍要補強的地方,」曾來台灣成功大學讀博士,2007年回到故鄉河內教書,阮克毅正好經歷北越這些年的大成長。

全球製造業急遷越南,越南被視為貿易戰受惠國,也成為許多業者眼中的「新中國」。

越南會是下一個中國?

從政經角度來看,越南在這波中美大戰之間,巧妙地平衡兩國關係,取得對自己最有利的區域政經地位。

「之前越南總理去美國見川普,總書記就立刻拜訪中國,」一名台灣製造業董事長觀察,即便越南人骨子反中,仍務實地在經濟上與中美玩兩手策略。

越南已經簽署或生效多項自由貿易協定,包括成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第7個成員國,廣大的貿易覆蓋率,被經濟學人智庫(EIU)指為此波貿易戰下的獲益者。(延伸閱讀:牽動5億人、全球產值13%,CPTPP生效改變了什麼?

從企業茲事體大的製造地鏈移轉的選擇角度來看,「貿易戰讓越南成為許多業者眼中的『新中國』,」台灣亞洲交流基金會研究助理江懷哲說。

此刻,貿易戰90天的停火期,只是一段讓企業快速準備好未來的喘息期。這場中越邊境的科技業移動潮,也只會更頻繁。

「沒有川普,中國也缺工很嚴重,只是川普讓大家這次移動比較沒有懸念,」一名在北寧的台灣科技廠主管務實看待。(責任編輯:黃韵庭)

【完整報導】
1.伺服器回台:

貿易戰的意外贏家 台灣這3個城市是台商回流首選!
台灣製造比中國貴10% 為何美國科技大廠都寧願加價MIT?
2.越南直擊:
中國轉單湧入 這家越南台商,連辦公室也變工廠
中越邊境的貨運達人 他規劃的運輸路徑,比空運還靈活
3.佈局南海:
貿易戰讓產線大風吹 台商重返菲律賓最大自貿港
4.立足美墨:
台商注意 美墨加新協議,將墊高墨西哥製造成本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64期《台灣重返伺服器王國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