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最暴衝」教育部長放行管中閔 遠因早已埋藏多時……

精華簡文

「最暴衝」教育部長放行管中閔 遠因早已埋藏多時……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15475

「最暴衝」教育部長放行管中閔 遠因早已埋藏多時……

Web Only
  • 田孟心

教育部長葉俊榮昨日(24日)突然宣布不再「卡管」,讓綠營措手不及。出版過繪本、唱原住民歌曲、做手工藝,一介性情中人的葉俊榮,如何踏進官場,又為什麼果斷地決定不再戀棧?

葉俊榮是誰?這個問題如果早半年問,恐怕少有人注意過這號人物。即使曾出任內政部長,葉俊榮的知名度還是靠終結延燒500多天的台大校長案,刷出新高度。

丟下一顆震撼彈,讓綠營兵荒馬亂,先是行政院長賴清德、後是總統蔡英文,都表示對葉俊榮這樣突如其來的決策感到詫異。民進黨立委的砲火更不留情,紛紛公開表示無法接受,要他下台負責。(延伸閱讀:與府院不同調,葉俊榮為何不照劇本走?關鍵人物曝光

長期觀察者均認為,葉俊榮昨天的「暴衝」行為雖近因不明,但遠因早已埋藏多時。

他對台大校長案與府院態度一直是分歧的。在解決爭議上,他始終自有一套別於主流聲音的堅持,從2002年任行政院政務委員、2016年任內政部長,到接任教育部長,官場、學界幾度進出,他沒有變。

但這樣的不變,有時符合黨意,就被捧上天,像是游錫堃曾力讚他,在行政院政務委員時期起草許多重要法案,以及推動政府組織改造、電子化作業,早在當時就希望他當內政部長。

有時違逆風向,便成了團隊中的黑羊。2017年,葉俊榮處理婦聯會一案時,從「法治國原則」角度,認為應該透過行政契約,才能建立轉型正義的典範。因此向黨產會建議,暫緩對婦聯會進行「附隨組織」認定。此舉令獨派人士相當不滿。

更不用說昨天對管中閔案的放行,不按規矩「清理戰場」的他,更成為民進黨的最新戰犯。訴願還在進行中,葉俊榮本有機會安全下莊,但他選擇獨排眾議,不惜犧牲自己的政治生涯。(延伸閱讀:台大校長案急轉直下,葉俊榮想通了什麼?

堅持做自己認為正確的決定

細看一路以來的政績與決策,之所以走到今天這一步,與葉俊榮前衛的改革理想,以及敦厚的和事佬性格脫不了干係。

葉俊榮的性格與家庭教育影響甚巨。「從小到大,爸媽從來沒對我大聲過一句,」對於孩子犯錯或異議,他的父母採取的是民主開放的對話,有原則卻不嚴厲,讓他從兒時便建立了一套與華人儒家社會有些不同的世界觀:不知威權為何物。這也解釋為何他常常罔顧黨內風向,堅持做自己認為正確的決定,甚至到有些一意孤行的地步。

除了父母開放的教育態度,葉俊榮早期的生命歷程,也養出他投身政治改革的熱血。考上高中的那年暑假,他每天騎腳踏車去板橋,在工廠做工,認識了中南部上來的「做工囡仔」,體認到社會結構不公對個體的影響。

台美斷交那年,葉俊榮唸大學,當時本土意識興起,他加入山地服務社,和原住民朋友一起在山裡看台灣欒樹、台灣藍雀,學習部落的語言、唱部落的歌,是他大學時代的日常,也埋下他日後在學術上走上本土研究,在政治上支持本土價值的種子。(延伸閱讀:唱族語歌、做手工藝、寫詩、打球 「部長,你怎麼什麼都會?」

他完成巨作《台灣憲法:脈絡分析》後,還與顧及市場考量、只想出中國憲法的牛津Hart出版社斡旋了好一陣,才說服對方出版。

葉俊榮曾出版繪本《髮的主張》,每幅畫作都以頭髮來發想延伸,像是「開會」,對他來說就是一排人被綁著頭髮吊起來,既有趣又別有深意。(王建棟攝)

反骨的靈魂、想為台灣做點什麼的心情,始終躁動難抑。即使課業表現一帆風順,葉俊榮從建中、台大至美國耶魯大學,還罕見地在38歲拿到國科會「傑出研究獎」,他仍幾乎捨棄學術生涯,投身深不可測的政壇,甚至越陷越深。從在陳水扁主政時的政務委員,到蔡政府接任內政部長,再到猶如燙手山芋的教育部長。他的學生台大法律系教授張文貞曾對媒體表示,此舉是「又傻又雞婆」。

然而改革是民進黨的招牌,黨內比他更大刀闊斧者所在多有,葉俊榮縱有強烈意志,內心那個柔情鐵漢還是常常浮現,動搖他的政治判斷。

多才多藝的他曾出過繪本《髮的主張》,用頭髮的連結表現,暗喻生活心情,葉俊榮曾跟《天下》記者說,下一本想畫《橋的主張》。頭髮和橋樑,都是連結之物,他對溝通與連結的執著不在話下。

力主協商對話而非強硬對抗

蔡政府對台大校長案的強硬,被他屢次與台大師生「有溫度的溝通」軟化、摧折,最終拱手讓出民進黨連換三任部長都要死守的台大校長之位。對比之前處理婦聯會爭議,葉俊榮也力主協商對話,向黨產會建議暫緩動作,顯見他的態度始終如一。

不過,不過,寬容與縱容之間,有時只有一線之隔。

在台大法律系任教時,葉俊榮對學生也抱持與父母同樣的教育態度。「上課要不要來、是不是在打瞌睡,老師都不太會管你,」在台大法律系學生心裡,他的課散發著自由氣息,讓許多學生趨之若鶩。

葉俊榮的請辭聲明中寫道,「社會對立,不該以教育作為戰場,」「希望我的承擔,能讓下一任部長擺脫台大案的糾纏。」挪開阻礙高教運轉的石子,他把教育的未來擺在個人政治利益前頭。(王建棟攝)

「去威權」意味著自我管理,葉俊榮不喜用高壓的方式來控制,更認為每個人都該為自己負責,學生不來上課可以,分數沒到一樣當掉。

但這套原則在政治上,或許就不若想像中容易。

去年內政部與婦聯會的行政契約破局,黨產會重啟調查,葉俊榮表示,「今天的決議,會員代表未來得自己承擔。」昨天台大校長案記者會上,葉俊榮也感慨說,「如果處理得不完整,必須大學自己要承擔,不是透過教育主管機關把問題一直放在手上、不斷地要求。」

葉俊榮認為,教育部繼續管這件事,「只會讓學校本身,沒有積極勇敢去承擔起這樣的責任。」

但他這麼一放手,台大,甚至往後所有大學在處理爭議問題時,就真的會自動自發地「勇敢承擔」了嗎?這是昨天記者會上各家媒體一次又一次拋出的問題,但他都含糊帶過,只說校長遴選有瑕疵的學校都要「交報告」。(延伸閱讀:【一次看懂台大校長爭議】關鍵354天全追蹤

「交報告就讓你過」,顯然和綠營對終結台大校長案的堅持,很不一樣。被溫柔善待著長大的葉俊榮,似乎也盡可能想對這個世界溫柔,但政治遊戲畢竟殘酷,想終結一個傷害,代價往往不是一介性情中人所能想像。(責任編輯:吳凱琳)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