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228白色恐怖、轉型正義,108新課綱老師怎麼教「爭議」歷史?

精華簡文

228白色恐怖、轉型正義,108新課綱老師怎麼教「爭議」歷史?

由近百位老師組成的歷史教學學會,要透過「思辨力」解決歷史教育的所有病灶。 圖片來源:劉國泰攝

瀏覽數

13518

228白色恐怖、轉型正義,108新課綱老師怎麼教「爭議」歷史?

Web Only
  • 田孟心

明年即將上路的108歷史課綱,不免俗地再度成了政治的戰場,加上首次出現的「素養導向」教學目標,令教學現場的歷史老師們備感茫然。台灣第一個由近百位中學老師自發成立的歷史教學學會因而誕生。他們要怎麼翻轉歷史教育?

少有國家像台灣,兩大黨並非左右之爭,而是身分認同的對立,讓歷史教育也成了兵家必爭之地。歷史課綱爭議已折騰20多年,近年的反黑箱課綱運動、中國史併入東亞史爭議,更顯示社會對歷史教育的焦慮,隨著三度政黨輪替不減反增。

首當其衝的歷史老師,在三年一小改、五年一大動的日常中,要如何守住傳道授業的專業崗位、不淪為政治競逐的附庸,是一門學問。除了科目本身的敏感性,即將上路的新課綱,新增「素養導向」的核心目標,「探究與實作」、「主題式」教學如何進行,也讓不少人感到躊躇。

台灣第一個正式的歷史教學組織「歷史教學學會」應運而生,有著簡單明瞭的名號,質地卻很不簡單。今年3月成立,由國內唯一將「歷史教育」作為研究重心的東吳大學歷史系教授林慈淑領軍,召集了近百位付費入會的中學歷史老師,網路社群中的歷史老師更達500位。成軍至今,辦了兩場研討會,場場爆滿、一位難求。(延伸閱讀:這所南台灣大學 如何幫各國培育聯合國人才和國家政要?

林慈淑從研究高塔,走入教育現場

在大學教書30多年的林慈淑,身型嬌小、話音緩慢,吐出的字句卻擲地有聲,「至少一半的歷史系學生,不懂歷史是什麼,」任教多年,她對於學生的歷史認識不足、思辨能力低落,總感到詫異。「他們進大學前的6年所受的歷史教育,到底都學了什麼?」這個問題,在林慈淑原來從事英國史研究時,不斷迴盪。

林慈淑放下最愛的英國史,投入教學的研究。(劉國泰攝)

歷史這一科很特別。因為研究與教學的涇渭分明,讓亞洲、台灣的歷史學者,多半不願浪費有限的學術生涯投入教學方面的鑽研。

林慈淑在熱愛的英國史與歷史教育間也掙扎多年,但年復一年,大學生在課堂裡的反應,讓她在十多年前下定決心走上歷史教育研究。

「國中、高中生對歷史有錯誤的認知,其實是整個國家的縮影,這一切真的必須從源頭改變,」她說。

從菁英的研究高塔,走進普羅大眾的中學課堂,林慈淑吸引了一票熱忱的中學老師追隨,他們之中有的隱約感到過去的歷史教學不對勁,有的早已站上改革的前鋒。歷史教學學會正式成立前,這群老師就長期聚會、研討教案,108課綱(2019年上路的12年國教新課綱)「探究與實作」理念,他們是不可或缺的幕後推手。(延伸閱讀:兩週募到50萬 第一本群眾募資的國文課本教什麼?

過去歷史課,比維基百科還無聊

學會中的每位老師,入會原因各不相同,卻能收攏成一本他們對歷史教育困境的控訴。

林慈淑觀察,中學歷史在短時間內,要塞給學生台灣史、中國史、世界史,「國三的孩子一堂課45分鐘,一學期頂多20堂課,在這時間要從人類起源談到後現代,教學會有品質嗎?」

她舉例,西方國家不學通史,英國的所謂「通史」只有英國史,台灣目前的大雜燴教法,稀釋了各段歷史的篇幅與細節,「學生接收到的內容很可能都是單面的,而且課本比維基百科還無聊。」

學會理事、北一女退休歷史教師單兆榮也指出,台灣的歷史教育還停留在老師講述故事、學生記誦的階段,缺乏學生主動搜集資料、分析文本的訓練。與此同時,大考方向卻已進化到需透過史料閱讀、找出證據、回答問題。「考題改了,教法沒改,『不教而戰,謂之棄』,我們不該這樣讓學生上戰場吧,」她笑著說。(延伸閱讀:政治很黑暗,小孩不要管?公民老師這樣教首投族參與公投

單兆榮長期在北一女採取思辨式教學,讓許多畢業生選擇投入歷史系就讀,同時也到各個大學做師資培育。(單兆榮提供)

忠孝國中老師李維哲則認為,當歷史教育成為道德教育、愛國教育,目的是要培養學子們的愛國心,與歷史講究思辨的本質有所衝突的,「歷史教育要回到認識人,這樣獨裁再起的時候,人民才不會被盲目的愛國情懷給蒙蔽。」

歷史教育充斥各式各樣的病灶,但矛頭都指向一事:缺乏思辨的素養。然而,思辨力到底怎麼教?

近百位老師,各個身懷絕技

歷史教學學會登記前已默默運行近三年,林慈淑手把手地帶領學會中的老師們研發教案,每份教案鎖定一個主題,研發時間約一年,每次施行時間約兩節課。

以西洋上古時期的歷史來說,過去談到雅典與斯巴達,總強調雅典的民主制度,似能與現今普遍的民主政體遙相呼應,然而李維哲說,「課本沒有告訴學生,不投票的人是會被城邦流放的,在那個時代等於死路一條,」他會準備史料,請學生們閱讀後思考,「民主制是否最受當時的人們支持?」更進一步反思:民主是否是放諸四海皆準?

單兆榮設計有關美國近代史的一份教案則直接扣問:林肯是一個種族主義者嗎?這提問的淵源是1960年代黑人民權運動時,黑人領袖擷取林肯19世紀中期公開演說的一段話,「膚色、地位不一樣的黑人,應該有不一樣的待遇,」引起當時人們廣泛的撻伐。

時光倒回1858年的那場辯論會,林肯與道格拉斯正在競選伊利諾州的參議員,保守的道格拉斯想將林肯打成解放黑奴的「激進派」,林肯有了上述回覆。單兆榮的教案準備了三份資料給學生:偏保守的道格拉斯、偏中庸的林肯以及激進派人士,對黑奴的看法。「他們才明白,沒有把史料放在當時的脈絡,認清一個人講話是對誰講、在什麼場合講,對他的評判並不公允,」單兆榮說。

談到台灣史,針對爭議排行榜居首的二二八事件,育成高中歷史老師李健輝設計了「槍聲為什麼響起」教案。

歷史教學學會的老師們,會一起上課、討論,研發教案。(劉國泰攝)

「爭議」是創造教學題材的好地方

關於行政長官公署衛兵開槍一事,他也提供三份資料給學生,一、事件過後幾天,《新生報》寫到,衛兵為了阻止民眾前進所以開槍;二、緊接著,陳儀寫給蔣介石的電報寫道,因為有人去搶奪衛兵的槍,衛兵為了反擊才開槍;三、旅台中國記者王康的回憶錄寫道,當時的秘書長葛敬恩說,有民眾朝衛兵開槍,所以衛兵才會開槍。

當然,這僅是二二八事件成千上百說法中的其中三種,不過李健輝試圖讓同學思考:如果一個歷史學家比較相信其一、其二而不是其三,理由為何?

老師們透過問答討論,引導學生看見爭議歷史的多方觀點,實踐「探究與實作」目標,並凸顯出歷史學的核心:眼見並非為真。在這過程中,新課綱要求的「素養」,如批判性、創造性、社會關懷等等,早已不知不覺進駐學生體內,化成他們面對歷史事件的基模。

然而,像是白色恐怖、轉型正義等爭議事件,該如何於課綱中再現?歷史教學現場又該如何應對意識形態之爭?林慈淑沉著地說,「課綱不可能沒有意識形態,每個執政當局都會想將對未來的藍圖,刻劃在教育上,」她認為,教育界要解決這樣的問題,未必是求諸於課綱本身,反而是坊間應該出現更蓬勃、不同於國定課綱的歷史書籍,老師也須常態性使用。(延伸閱讀:「九二共識」選後熱議 歷史這一天如何影響台灣命運

單兆榮說,「爭議正好是創造教學題材的好地方,像中國史放到東亞史,有一派認為這叫去中國化,另一派則非常肯定,」她認為,身為老師,應該引導學生去想,這兩派「為什麼」要這樣主張?基於這個「為什麼」,還要認為歷史課本講的都是「真的」嗎?再次彰顯了歷史教育應著重質疑、反思的使命與意義。

學歷史,將讓我們變成什麼人?

年輕的歷史教學學會正在蹣跚前行,他們加緊腳步,將在明年出版第一本教案專書,邀請全台各地歷史老師加入隊伍。(延伸閱讀:清大校長賀陳弘:教育4.0時代,跨領域是學習者的DNA

在不同的採訪場合,末尾《天下》記者都問他們同樣的問題:被你們這樣教的同學,會長成具有什麼特質的大人?原以為會是意料之中的「更懂思考」、「有批判能力」、「會問問題」等等,沒想到多數老師不約而同給的一個答案是:寬容。

透過翻轉歷史教育,最終想讓學生變成什麼特質的大人?多數老師不約而同地回答:寬容。(劉國泰攝)

「透過教案能讓學生明白歷史課不是背誦與記憶,而是關乎理解他人、理解過去,他們會發現這個理解,是非常困難的事,」林慈淑說,「正因為很困難,我們必須好好地去傾聽對方為什麼那樣想?」

思辨,會帶來更深層的理解,理解則令人不由地謙卑與寬闊。蔣勳曾言:「歷史是寬容的加法,不是仇恨的減法。」寬容並非鄉愿地罔顧是非,而是在深刻的反思與同理後,明白人類終有其限制,才能一起思考未來將走向何方。(責任編輯:吳廷勻)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