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大選後受「上帝感召」籌組政治團體,基督徒為何動作頻頻?

精華簡文

大選後受「上帝感召」籌組政治團體,基督徒為何動作頻頻?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4229

大選後受「上帝感召」籌組政治團體,基督徒為何動作頻頻?

Web Only

九合一大選後,基督徒紛紛「出櫃」準備籌組政黨。這個現象意味著台灣政治光譜的什麼變化?愛家公投的700萬同意票有多少能轉嫁,教會真的需要靠組政黨發揮影響力嗎?

走進忠孝東路四段精華地段的商業大樓,「Shofar轉化社區聯盟」的登記地址,這個典故源於舊約「吹號角贏得聖戰」的組織,選後天3在網路上宣稱將成立政黨「合一行動聯盟」,發出「讓神掌權立法院」的豪語,被外界視為教會要組黨的先遣部隊,一度引起輿論關注,近日卻又發出聲明撇清教會關係而顯得神祕。

這個50坪的辦公室,除了理事長彭迦智外還有5位職員,他們正在籌備組黨,尋覓目前3倍大的黨部辦公室,預計明年推出79位立委候選人,目標拿下113 席的過半席次,也會提名總統人選。

「這樣才能吸引媒體關注,」彭迦智遞上一張印著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入黨申請書,上面寫著:「延續國父孫中山先生創立中華民國的理想,選對立委改變國家」。

7年前信主的彭迦智,過去從事不動產仲介,14年因「神的領受」成立「7853新天地國家轉化聯盟」鼓勵基督徒參選村里長,當時全台78位基督徒響應這個鬆散的聯盟25人選上,包含國民兩黨參選人,選後轉型成「Shofar轉化社區聯盟」,10月中決定組黨投入明年大選都是「聽從神的指示」。

雖然拒絕被貼藍、綠標籤,但Shofar轉化社區聯盟3.1萬粉絲的臉書專頁,長年靠轉貼反同、反蔡英文政府、反日、選前力挺韓國瑜等報導累積能量,一位教會人士觀察,Shofar在教會圈非主流,不時會發聳動神諭,如台南市長開放同志登記導致台南大地震,去年颱風轉向直撲沖繩是因為他們為台灣祈禱。

彭迦智再三強調自己組黨和教會無關,基督徒身份只是個人信仰,而支持Shofar一個月2、30萬的租金及人事開銷,是靠教友奉獻和號角教學收入,即使成立政黨的企圖心不小而資金尚未到位。但他深具信心,「台灣正在翻轉的時刻,這次九合一選舉就是開始,台灣選民已擺脫藍綠統獨,2020大選將有政治奇蹟。」彭迦智語帶興奮的表示。

基督徒紛紛「出櫃」投入政治

無獨有偶,12月10日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成立,受到台派重視的「福和會」(福爾摩沙共和會),發起人李席舟是長年在美經商的台福教會長老。

他接受《天下》採訪時表示,福和會是推廣美國保守主義的政治倡議團體,希望將基督信仰、商業自由及堅定反共的共和黨保守主義理念帶入台灣,替政商界對接美國保守陣營網絡,走明確的親美路線,避免鎖進一中並走進世界。

福和會主張台灣必須成為東方的瑞士,走「小政府、減稅、企業家治國」的經濟右派路線才可能得救,因此先成立協會,待時機成熟再組政黨。

另一方面,去年罷昌一戰成名,主導愛家公投全台動員的「安定力量」,以3案平均700多萬同意票,帶著戰功被視為教會圈最有政治實力組黨的主席孫繼正,也向《天下》記者坦言,確實有將安定力量轉型成政黨,佈局2020立委選舉的考慮。(延伸閱讀:【黃國昌罷免案】安定力量如何拿到近5萬的「罷昌」票?

主導愛家公投全台動員的「安定力量」在去年因為罷免黃國昌一戰成名,主席孫繼正被視為教會圈最有政治實力組黨的人選。(吳宙棋攝)

有趣的是,這3個以基督徒為核心成員的政治團體,都宣稱要走「以信仰為本」的政治路線,來導正台灣政治亂象,也強調不會只鎖定全國6%的100萬基督徒,而是廣納百川。

他們都聽從神的指示,但非以「傳福音」出發,除淡化教會色彩,也拒絕被貼藍綠標籤。公投結果更讓他們深信保守的政治光譜才是台灣社會主流,各方人馬都認為,這個市場真空,大有可為。

愛家公投同意票等同教會政治影響力?

當基督徒紛紛投入政治,是否意味著教會除了阻擋同婚外,還有其他政治議程?

事實上,選後基督教會界並非一統天下,對未來走向仍有極大分歧。愛家公投大捷後,教會界的主戰場放在專法版本,積極走動立院進行遊說,反而對組黨態度保守,也不滿「合一行動聯盟」在大選後馬上成立,讓外界誤解是教會發起。(延伸閱讀:進擊的公投過後,台灣社會更有共識還是更撕裂?

長期研究公共神學、台灣醒報副總編輯邱慕天觀察,教會界在2015年共同成立的政黨「信心希望聯盟(信希盟)」,由雷倩擔任主席,共識就是不希望同婚依照同運團體訴求通過,政治野心不大。

他們也清楚認知到,全台教會網絡動員出的700萬同意票,不必然等於基督徒參政的政治基礎。

經過罷昌和愛家公投兩場戰役,教會組織已經學會由下而上動員的組織能力,未來會不會像宮廟一樣「教會樁腳化」值得觀察。(黃明堂攝)

邱慕天以2016年大選為例,信望盟提名10席立委,寄望佔全台人口6%的百萬基督徒,助攻拿下3席,但最終政黨票只得到22票萬。這次九合一選舉,信望盟所推4名議員候選人也全軍覆沒,有的甚至敬陪末座。

「信仰並非基督徒選民的主要考量,愛家公投的議題光環遠大於組織和個人,」邱慕天觀察,現在選民選人不選理念,參政途徑是人紅之後,拿到話語權,再出來選,才有機會,而這需要大量的公眾曝光,塑造個人品牌。

政大選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兼政治系副教授俞振華認為,這次九合一選舉和2020年的總統選戰不同,地方選舉選人不選黨,全國大選政黨認同因素會加重,「如果基督徒組政黨投入地方選舉,一席議員2萬票還有可能,但一席立委要5、6萬,新政黨沒有地方經營也沒有知名度,難度很高。」

俞振華分析,基督徒的政治組織雖然不想被傳統藍綠綁架,但統獨還是目前台灣社會最大分歧,雖然務實選民正在去意識形態化,不代表新的意識形態,如左/右或進步/保守可以取代。

教會樁腳化趨勢?

話雖如此,教會並非沒有政治影響力。

長期以來,華語教會與台語教會的教會領袖,分別和國民兩黨高層關係良好,高雄市議會的基督徒議員發起「愛走動團契」,也是由長老教會牧師牧養。只是教會經過罷昌和愛家公投兩場戰役,學會由下而上動員的組織能力,邱慕天認為,未來會不會像宮廟一樣「教會樁腳化」值得觀察。

孫繼正透露,從安定力量到愛家盟的實戰,確實已累積全台300多個教會及村里長網絡群組,新政黨最難的陸戰部隊已有基礎,他也坦承,網路時代重要的不是「養組織」,而是保持組織活力,選舉時以「價值」動員。

從罷昌5萬票,到公投700萬票的動員,實力不容小覷,教會已蒐集到連署書名單,未來要推動任何公投都很容易,預料將會是政治人物極力爭取支持的關鍵影響者之一,會不會和缺乏政黨的白色力量結盟也值得觀察。(延伸閱讀:同婚愛家公投決戰倒數,教會總動員能左右大選嗎?

「基督徒也是公民,教友組黨當然不是問題,歐美也有以基督信仰為核心價值的政黨,界線在於必須符合政治神學的倫理,」邱慕天強調,教會會堂是教友奉獻敬拜的地方,不應該公器私用,為特地議題和立場辦說明會,以教會場域、媒體、資源等來支持特定議題或候選人。

「因為神愛世人,教會理應是中性的,對所有立場敞開大門,」邱慕天說。(責任編輯:吳凱琳)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