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2019奧斯卡大熱門 最真實的家庭日記《羅馬》

精華簡文

2019奧斯卡大熱門   最真實的家庭日記《羅馬》

圖片來源:Netflix提供

瀏覽數

10286

2019奧斯卡大熱門 最真實的家庭日記《羅馬》

Web Only

《人類之子》、《地心引力》金獎導演,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ón)的新作品《羅馬》,不同於過去科幻奇幻路線,反璞歸真,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時刻,儘管在Netflix看得到,但也在大螢幕上映,已經拿下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的《羅馬》,被視為2019年問鼎奧斯卡的大熱門。

以《地心引力》拿下奧斯卡最佳導演的艾方索柯朗,推出新作《羅馬》,儘管是與Netflix合作,但為了滿足奧斯卡報名不得少於7天的規定,特別安排上大螢幕,台灣也在上映地區之列。

「羅馬」是以艾方索柯朗長大的墨西哥城社區命名,電影就像夢一般展開,黑白的,沒有音樂,只有來來回回的水沖洗著車道地板,整個家門、整個世界就此攤開。

這是艾方索柯朗自編自導、自己拍攝的電影,背景是在1970年代,他希望鏡頭就像是「幽靈一樣,觀察著過去」,「我希望相機在移動時非常穩定,但是給予人們縈繞不去、難以忘懷的感受。」

這是一個非常個人的故事,一個墨西哥中產家庭,男主人外遇跑了,留下四個小孩給妻子,照顧小孩的保姆未婚懷孕,兩個女人面臨著情感的破滅。

在《羅馬》男性的角色幾乎缺席,女主人在喝醉的夜晚,對懷孕的保姆說:「做為女性,我們總是獨自一人」。儘管有社會階級的落差,但人生的困窘與背叛並無二致。

這正是艾方索柯朗父母與保姆克萊奧(Cleo)的故事,「我開始與現實生活的克萊奧對話,我希望這不是關於我,」艾方索柯朗表示:「我看到的也許是電影中8成的場景,但這電影不是關於我,而是關於她。」影片最後,寫著獻給麗波(Libo),就是片中的保姆克萊奧。

不同於過往講求技術的科幻場景,追求真實對艾方索柯朗非常重要,他找來與他童年記憶十分相似的非專業演員演出保姆。

「在我的記憶裡,她總是在我旁邊,就是個養育照顧我的人,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她是一個女人,」艾方索柯朗表示:「她是來自不同社會階層的女性,有著原住民的背景。」

在當時,艾方索柯朗只是一個孩子,但是在拍攝的過程,他開始可以以成人的角度來看這一切,他看到他的父母婚姻破裂了。

「如果你是想到你媽媽,你就是記得她是媽媽,你不會想到她也是個女人,你不會想太多她是否寂寞。」

再怎麼用力擁抱,父親最終還是離開了這個家。(Netflix提供)

對於父親的離開,「我第一次深入瞭解他的動機,他感到窒息,他再也無法忍受待在這個家裡了,」艾方索柯朗用不同於孩子的角度,看到了父母的掙扎。

在製作《羅馬》期間,年輕的艾方索柯朗無處不在,他住在小時候的家,還找來以前的舊家具,也跟兄弟姊妹一起研究這段共同的記憶,發現彼此記得的多少有所出入。

「記憶就像是牆上的裂縫,特別像是一段痛苦的經歷,因為裂縫太痛了,你就創造一個故事,像是油漆一樣將裂縫補上,一層油漆不夠你就用另一個顏色再漆一層,那個裂縫仍然存在,你持續塗著油漆,一層又一層,一層又一層,裂縫還是在,你沒有意識到,你沒有看到,但是那些苦痛依然在。」

他承認儘管他講究各個細節,但是電影仍然可能被他的主觀給左右了,「我從沒有聲稱這部電影是真實的,因為真相可能藏在一層又一層的油漆之下。」

保姆和孩子一起躺在天台,望著天空:「我死了,我很享受死的感覺。」(Netflix提供)

他說那可能永遠不是事實,但是那是真實的。

「通過挖掘傷痕,你可能打開更多的傷口,」艾方索柯朗說:「你揭開了你必須去治癒的傷口,這是關於愛的一部份,關於療癒。」

保姆生產的那一天,場景是墨西哥近代史中的科珀斯克里斯蒂大屠殺(Corpus Christi Massacre),那場屠殺有100多名學生在遊行中遭到墨西哥軍方殺害,路人聲嘶力竭地大喊誰來幫幫我,無助又無奈,在那樣的大時代裡《羅馬》是一個故事,但不是唯一的故事。

保姆的小孩是個死胎,那場景殘忍地讓人想要別開頭,有些場景又奇幻地讓人發噱,例如武術大師金雞獨立的莫名。

鏡頭很緩慢,情感很深刻,關於人生,總有那麼一年,什麼都變了,然後我們開始一場新的冒險。

資料來源:BBCHuffpostVox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