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一個謹慎低調,一個外向敢衝,李嘉誠怎麼交棒給兩個兒子?

精華簡文

一個謹慎低調,一個外向敢衝,李嘉誠怎麼交棒給兩個兒子?

李嘉誠(右)與長子李澤鉅(左)。 圖片來源:GettyImages提供

瀏覽數

10615

一個謹慎低調,一個外向敢衝,李嘉誠怎麼交棒給兩個兒子?

Web Only

成立50年的零食品牌乖乖日前爆發經營權之爭,這不是台灣企業爆發接班問題的首例,如何傳承,已成台灣企業面臨的一大難題。放眼香港、日本、新加坡企業,又有哪些接班方式,值得台灣參考?

12月7日,「中小企業傳承與創新:亞洲觀察與出路思考」論壇上,台灣、香港、日本、新加坡各國學者齊聚一堂,共同探討在全球化競爭下,企業該如何同時克服傳承與轉型兩大挑戰。

「誰擁有企業?企業應該往哪裡走?是所有企業主都必須思考的問題,」長期進行企業傳承研究的義守大學企管系鍾喜梅說。

於是,在金融業蓬勃發展的香港,「跨代創業」便成為企業培養接班人,讓家族事業多元化的方式之一。(延伸閱讀:別把專業經理人當家臣!專家:台灣企業傳承觀還不成熟

香港中文大學家族企業研究中心主任區玉輝表示,香港經濟命脈長期控制在六大家族手裡,不利於社會財富流動,企業的創新能力也不如中國、新加坡等,所幸已有部份家族企業正視此問題,透過成立創業基金,協助下一代開創新事業,也投資外部新創團隊,試圖為家族事業找尋轉型方向,增加收入來源。

「第二代必須想的是,如何延續舊事業,又同時發展新事業,讓一加一結果大於二,」區玉輝說。

香港模式1

李嘉誠:二代兄弟合作分工,其利斷金

例如,香港首富、長和集團主席李嘉誠,早在退休前就按照兩個兒子的個性與專長,進行接班規劃。(延伸閱讀:放棄華爾街工作,海歸高富帥第四代撐起新竹最老玻璃世家

長子李澤鉅行事謹慎、低調,20多歲起就在集團內歷練,成為李嘉誠的接班人;次子李澤楷敢衝、外向,負責外部創業和併購,投資範圍涵蓋電信、媒體、網路等產業。兄弟倆各自登山,一人堅守本業,一人開創新事業,持續擴大李嘉誠家族的影響力。

李嘉誠與次子李澤楷。(GettyImages提供)

但不只大企業,中小企業也可以藉由跨代創業解決接班難題。香港電子產品製造商藝美達就設計一套機制,藉此培養接班人。

香港模式2

藝美達集團:二代接班人需有創一代經歷

藝美達董事長莫建鄰規定,家族下一代成員大學畢業後,必須先到至少兩家企業任職,待在不同崗位上學習技能,等30歲後回家工作,則依所長待在適合的部門,擔任基層主管,「第二代成員缺乏實戰經驗,若他們畢業後就回到藝美達,極容易做出錯誤的判斷,」莫建鄰曾說。

直到35歲具備專業和管理經驗, 下一代得進一步提交創業計劃書,發展和本業相關、卻沒有競爭關係的事業,由總公司提供財務、人事等資源,但新事業必須自負盈虧。

若穩定發展,再考慮分拆為子公司,此時下一代約40歲至50歲,應有能力擔任子公司總經理或總公司董事,進而成為準接班人。(延伸閱讀:大肚山下的兆元產值聚落,從阿公到孫輩都玩在一起的祕密

接班人的養成過程,長達逾20年。區玉輝說,企業接班人往往含著金湯匙出生,沒有經歷過父執輩艱苦的創業時期,跨代創業就是為了讓「富二代」也具備「創一代」的精神,實際體會開創事業的困難,也有助於家族企業創新,藝美達就透過此方式,跨足自有品牌和醫療器材產業。

不同於香港,嘗試運用跨代創業建立接班梯隊,擁有全球最多百年企業的日本,則打破華人常有的「傳子」觀念,發展出不一定有血緣關係的「企業家族」,而非家族企業。

日本模式

不執著血緣,招贅、收養尋找優秀人才來接班

《工匠精神:日本家族企業的長壽基因》一書就提到,「人」是企業傳承的最大風險,企業要百年經營,取決於是否有合適的接班人,以及其適應能力。

但,就像武士擔心家業無人繼承,而決定收養養子,為了延續企業生命,不乏有日本企業家決定交棒給外人。

「日本『家』的概念更重視家業的良好發展,而非血緣,」政大社會系副教授鄭力軒表示。

雖然也有華人企業交棒給養子、女婿,但大多是因為沒有兒子接班,日本企業卻是在有子嗣的狀況下,仍透過收養、招贅另尋優秀的接班人,「這對華人而言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情境,」他說。

像鈴木汽車前任社長鈴木修,就是第二任社長鈴木俊三的女婿,本姓松田,因為入贅到鈴木家族才改姓。原本他也計劃交棒給女婿小野浩孝,但小野因胰臟癌猝逝,他才把社長位置交給自己的長子,也就是現任鈴木汽車社長鈴木俊宏。

鈴木汽車前任社長鈴木修。(GettyImages提供)

各國經濟、政治、社會發展狀況不同,也形塑企業傳承的不同樣態,政商向來緊密結合的新加坡,則試圖透過政府力量解決接班問題。

新加坡模式

政府扮演中小企業接班的保母 

新加坡管理大學家族企業學院學術主任許茵妮說,人力資本、國際化、創新和融資,是新加坡中小企業傳承時最常面臨的四大挑戰,政府的角色並非主導企業發展方向,而是扮演「支持和協助的平台」。

目前,新加坡有超過200個中小企業扶持專案,這些專案串連政府和民間組織,替中小企業聯繫金融機構、投資者與產業專家,提供研發、人才培訓、融資各方面協助。

例如,為了鼓勵中小企業轉型,運用科技提升生產力,新加坡政府甚至提供70%的資金補助,降低企業必須負擔的成本。(延伸閱讀:政府如何協助企業傳承?吳明機:整併升級、改革技職體系

「台灣企業對於傳承的觀念其實還不成熟……,如果執著在接班人一定要有家族身分,就會掩蓋了企業永續經營的重要性,」鍾喜梅說。

當超過六成的台灣中小企業都面臨接班危機,不管是藉由跨代創業提升下一代接班意願,或打破傳子不傳賢觀念,建立外部人才庫,甚至運用政府和產業資源,厚植自身競爭力,傳承對台灣企業來說,已是刻不容緩的戰略問題,唯有趁早面對,才可能降低經營風險,延續命脈。(責任編輯:賴品潔)

【延伸閱讀】

彰化社頭真的「滅鎮」嗎?襪二代的逆境求生記
痛失最大客戶 螺絲老廠如何在危機中啟動傳承轉型
全台最老化工行父子拚轉型,把顧人怨產業變親民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