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從「假新聞」到「政治謊言」 給川普和馬克宏的一封信

精華簡文

從「假新聞」到「政治謊言」 給川普和馬克宏的一封信

圖片來源:蔡淇華臉書

瀏覽數

5631

從「假新聞」到「政治謊言」 給川普和馬克宏的一封信

天下部落格
  • 蔡淇華

「政治寫作成為一種藝術,一種對社會不公的強烈意識。我所以寫一本書,是因為我有一個謊言要揭露。」在政黨政治時代,每個政黨仍繼續撒鋪天蓋地的謊來蒙騙人民,但歐威爾的小說仍不斷戳破他們的謊言...

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動物農莊》喬治•歐威爾

2016年白宮顧問使用「另類事實」一詞,為川普就職典禮觀禮人數爭議辯白,意外引發造成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1903-1950)的名著《1984》衝上亞馬遜熱銷榜冠軍。

《1984》是一部完成於1948年的政治寓言小說,故事開始於1984年,這時世界分成大洋國、歐亞國、和東亞國等三個交戰國。主角溫斯頓所在的大洋國是一個極權國家。黨之下有四個部門來控制人民:「和平部」負責戰爭,「富裕部」負責配給讓人民飢餓、「仁愛部」負責酷刑和洗腦、「真理部」負責竄改歷史。很諷刺,不是嗎?然而作家張鐵志卻說《1984》「是預言也是寓言」。

《1984》是70年前的作品,卻真實預言了到處充滿監視器的現今,還預言了現在政黨取得話語權後,便開始「修正」歷史來服務政治。「真理部」的口號是「誰能控制過去,便能掌控未來。誰能控制現在,便能決定過去。」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造就了小說中「尋求權力完全是為了權力本身,不關心其他的利益」的黨,這樣的政黨在今日世界仍處處可見。

小說中的大洋國利用思想警察去監控個人的獨立思考,甚至禁止男女的親密行為。溫斯頓的良知令他厭惡政黨的暴政,他秘密書寫足以判他死刑的日記,還閱讀歐布朗給他看的禁書,甚至還向貧民店主租房間與女友幽會。想不到歐布朗原來是思想警察頭子,店主也是喬裝的思想警察。

被捕的溫斯頓與女友最後都受不了酷刑,出賣了彼此。小說的最後,溫斯頓回到「仁愛部」自首認罪--「他站在走廊卻感覺在陽光下,思想警察站在他背後。他期待已久的子彈打穿了他的腦子……死前他抬頭看著老大哥那張無比巨大的臉……他不在乎一切,因為他愛著老大哥。」

「老大哥」是小說中極權主義的象徵,主角至死仍愛著老大哥?這當然是一個反諷,諷刺主角已完全被國家機器洗腦。

事實上,歐威爾痛恨極權的種子,在他8歲進入獨裁的預備學校時,便已種下。14歲時,歐威爾考取獎學金,進入英國最著名的貴族學校伊頓公學,但他的背景使他備受歧視,令他深刻體驗到社會階級的不公。

伊頓公學畢業後,歐威爾沒有進入大學,他到緬甸當了五年殖民警察,在那裡近距離見到英國人對緬甸人笞刑、監禁和絞刑的殘暴。歐威爾回到英國後,輾轉在英國和歐陸流浪,他曾在餐廳洗碗、在碼頭當搬運工、在書店當電員。這段貧困的生活使歐威爾意識到工人階級的存在,使他越來越傾向社會主義。

1936年時,充滿熱血歐威爾甚至去參加西班牙內戰。歐威爾曾被派赴前線參與實際戰鬥。在西班牙,因為派系問題,歐威爾夫婦被正統的共產黨整肅、監控,這造成他對共產極權主義完全幻滅。

他日後寫道:「西班牙內戰和1936年至1937年間發生的事件改變了態勢,此後……我所寫的每一行嚴肅作品都是直接或間接反對極權主義。」1937年5月,歐威爾遭子彈擊中喉部,被迫離開前線。

日後因為身患結核,二戰期間的1941年到1943年,歐威爾受僱於BBC,從事戰爭報導,在BBC的這段經歷,讓奧威爾意識到歷史是如何被篡改的。1945年,42歲的奧威爾出版了《動物農莊》(Animal Farm),這是他第一本引起巨大迴響的小說。

這本小說描寫一個農場中的動物發動革命推翻農場主人,不過革命成功後,豬領導放棄革命精神,改採獨裁統治,最後,變得跟人類沒有兩樣。《動物農莊》中的豬,其實是影射史達林,書中最有名的一句話是:「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這句話很像《1984》中真理部大廈牆壁上的三句標語--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

這就是著名歐威爾式「新話」,新語有兩個型式,一是把盡量簡單化,令人民不能用複雜的辭彙來思考,二是「雙重思想」,黨說的東西可以自相矛盾,沒有邏輯可言,但你不能質疑。

歐威爾自覺終生的使命就是:

「政治寫作成為一種藝術,一種對社會不公的強烈意識。我所以寫一本書,是因為我有一個謊言要揭露。」

在政黨政治時代,每個政黨仍繼續撒鋪天蓋地的謊來蒙騙人民,但歐威爾的小說仍不斷戳破他們的謊言,難怪他的小說曾長期在蘇聯、東歐等極權國家封殺。川普為了反擊主流新聞媒體,動輒使用「假新聞」和「另一種事實」的標籤,更讓後人聯想到歐威爾所謂的「新話」。

2017年11月,歐威爾的前僱主BBC在新建的總部大樓前為他立了一尊雕像,銅像後的牆面鏤刻《動物農莊》前言的摘錄:

「假如自由真有什麼意義,那應該就是指把人們不想聽的說給他們聽。」

歐威爾的書仍持續說著政客不想聽得真話,我們若想掙脫政黨的謊言,請記得「多一個人看歐威爾,我們就多一份自由的保障」。

( 本文轉載自「蔡淇華個人臉書」」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