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黃背心」怒火燒4週,為何馬克宏最大的問題不在政策?

精華簡文

「黃背心」怒火燒4週,為何馬克宏最大的問題不在政策?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4227

「黃背心」怒火燒4週,為何馬克宏最大的問題不在政策?

經濟學人
  • 經濟學人
編譯
  • 黃維德

2017年才挾著高人氣,成為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18個月後,馬克宏卻得面對高漲的不滿,在電視機面前,向全國觀眾提出抱歉,什麼讓民心瞬間悖離?《經濟學人》認為馬克宏的問題主要在於呈現,而非政策。

去年,馬克宏帶著改革法國的民意掌權,近一個月的法國彷如根本無法改革。巴黎街頭四處可見燒毀的汽車和破碎的商店櫥窗玻璃;身穿亮黃色背心的示威者阻擋道路、封鎖加油站之際,部分鄉村地區亦陷入癱瘓。政策急轉彎,使得馬克宏看起來就和最近幾位嘗試改革法國的總統一樣軟弱。這位曾經承諾成為「朱庇特式」總統的人,如今看起來絕對是個凡人。

馬克宏在2017年5月當選總統時,似乎為法國、歐洲和全世界都帶來了樂觀之情。年輕、智慧、腦中滿是讓法國更開放的想法、活力十足、在財政方面又理智,面對脫歐的英國、川普的美國和東歐的專制政權,他就像是一句強而有力的反駁。激進中間派的復興希望,亦落上了他的肩頭。

快速推動改革

馬克宏的新政黨贏下國會多數之時,他的革命似乎勢不可擋。他快速通過遲來已久的改革,與溫和派工會合作、壓制抗拒變化的工會,讓勞動市場更有彈性。

他的教育改革縮小了貧窮地區的班級規模,在訓練上亦給予公民更大的掌控力。財政體質回升,自2007年以來首度符合3%的馬斯垂克財政赤字上限。

然而,馬克宏在這段過程中,忘記了法國總統並不是神,也不是君王,而是必須持續形塑共識的民主國家政治人物。

他的傲慢帶來了一系列微小、但累積起來就會充滿破壞力的失誤,例如叱責一位青少年、要求他稱呼自己為「總統先生」,將國會成員召集至凡爾賽宮聽他講演,以及談及「什麼也不是的人」。

他似乎也忘記,在去年總統選舉的第一輪中,48%的選民因為極度不滿,選擇支持極端派:民族右派的勒龐(Marine Le pen)、左派的梅蘭雄(Jean-Luc Mélenchon),以及其他幾位魅力較低的激進派。因此,對新上任的總統來說,草率的激怒失落之人絕非明智之舉。

馬克宏最先推動的政策之一,即為削減富有者的稅賦。舊有富人稅缺乏效率、影響誘因,而且常會遭到規避;然而,取消此稅的同時,應該要為困苦者提供更多協助才是。

同理,增加柴油稅是很不錯的環保政策,但他應該更關注受害最深的人,亦即必須開車前往工作地點的鄉村居民。他被貼上的、最具傷害力的標籤,正是「有錢人的總統」。

許多法國人相信此事,或許,這正是約75%法國民眾支持黃背心示威者的原因。

馬克宏在10日晚間8點,發表演說,回應民眾的抗議,提出4項變革。

看更多:馬克宏:我知道我傷了你們

一如馬克宏的選戰,示威者是透過社群媒體組織,但不同之處在於,他們沒有領導者、缺乏一致的主軸,所以幾乎不可能協商。這很可能會是1968年五月風暴以來最嚴重的衝突。

馬克宏已於12月5日決定,取消在2019年調升柴油稅,也希望此舉能減少衝突的熱度。但此事不太可能成真;首先,示威已有一部分受到極端派綁架,而他們希望能暴力推翻資本主義。就連許多穩健派黃背心示威者,也要求馬克宏辭職,或是要求選出新國會。

政府的反應可能會帶來嚴重負作用。它可能不足以減輕示威的嚴重程度,但單只是讓步,可能就會讓人認為,街頭亂象確實可以影響馬克宏的決策,進而帶來更多亂象。

馬克宏目前已面臨恢復富人稅的壓力,進一步改革的可能性似乎也不如先前。然而,馬克宏還有許多艱鉅的任務;他的下一個目標,就是無法長期維持的退休金系統。

這是否代表民粹主義必定獲勝、改革註定挫敗?

要做出這樣的結論並不難。川普藉由提供無法長期維持的減稅,贏得選民基礎的支持。義大利的全民粹派聯合政府,承諾調降前任政府調升的退休年齡,並提供大幅減稅。今年,就連普丁也沒有勇氣挑戰俄羅斯的退休金領受者。

馬克宏自己必須有所改變。他認為,法國人想要超然離群的朱庇特式總統,但這樣的看法並不正確。近代最受歡迎的法國總統,正是最不離群的那一位:牛飲啤酒、菸不離手、雙眼發光的席哈克(Jacques Chirac)。

在一個民粹派會做出、說出任何事物的時代,政治人物若無法說服民眾,讓民眾相信他/她了解他們、喜歡他們、希望能協助他們,必定會難以完成任何事。改革法國需要的不是超能力,而是耐心、說服和謙遜這類凡人就能擁有的能力。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