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台灣重返世界的第一局棋 WTO幕後推手:江丙坤

精華簡文

台灣重返世界的第一局棋 WTO幕後推手:江丙坤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照

瀏覽數

12336

台灣重返世界的第一局棋 WTO幕後推手:江丙坤

天下雜誌出版

「當時台灣的狀況很困難,但所有人都同心協力,小小一個經濟部就把所有單位幾百人集合起來,」江丙坤看來無限懷念。當時的台灣有一股朝氣,和中國才剛開始交流,除了一心一意走進世界,沒有第二條路。

這天是1989年11月15日,東京深秋的早晨。

時任經濟部常務次長的江丙坤,從東京搭上10點的大韓航空,中午12點抵達漢城(現稱首爾)機場。剛落地他隨即換了張登機證,趕上13點50分的日本航空,再從漢城飛返早上的出發地東京。

他走進坐了十幾個旅客的頭等艙,在第二排坐下,先在鄰座「巧遇」GATT(關稅貿易總協定)的秘書長特助,再轉頭和後排的國貿局長許柯生打招呼。而江的前方——頭等艙第一排,坐著經濟部長陳履安,和GATT秘書長鄧可(Arthur Dunkel)。 

這趟兩小時航程的「不期而遇」,是台灣在1971年退出GATT後,和GATT高層首次會面。在此之前,鄧可基於兩岸同時積極爭取入「關」的高度敏感性,盡量避免和我官方接觸。

台灣駐蘇黎世遠貿辦事處主任陳瑞隆和神祕瑞士籍顧問精心安排這趟高空密會,成功躲開獵犬般的媒體,少了中國的抗議壓力。陳履安及江丙坤把握機會極力向身旁「巧遇」的「貴客」表明,當時已是世界第十三大貿易國的台灣,必須重返GATT的決心,希望爭取支持。

「中國大陸才是代表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台灣的入會案須由中國來贊助。」即使面對面也沒能改變鄧可的謹慎,他重申官方立場的保留態度,沒有讓台灣當局放棄。一個半月後,1990年1月1日,我方正式向GATT秘書處遞出入會申請。

這個經濟部核定的「啟動申請加入GATT案」,有個極機密的代號——「祥龍專案(Lucky Dragon)」。它是台灣在1971年退出聯合國、1979年中美斷交後,在外交處境低迷下,決心透過經貿外交重返國際組織的第一個棋局。

這步棋從1986年開始研究到2002年正式入會,從解嚴到第一次政黨輪替,先後7位國貿局長,牽涉各部會參與者上千,前後歷時15年。

「當時台灣的狀況很困難,但所有人都同心協力,小小一個經濟部就把所有單位幾百人集合起來,」江丙坤看來無限懷念。當時的台灣有一股朝氣,和中國才剛開始交流,除了一心一意走進世界,沒有第二條路。

1990年1月1日一早,陳瑞隆從蘇黎世親自駕車到日內瓦的GATT總部遞件,掩不住興奮和緊張,平日近四小時的車程僅花了兩個多小時。當時台灣以「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中華台北)」的名稱,已開發國家的名義提出申請。

但所有人都沒想到,接下來才是最漫長的等待。

一般國家提出後會馬上受理申請案,但由於兩岸同時叩關的特殊處境,中國大陸施壓,讓秘書處決定擱置申請案。我方持續利用各種經貿場合遊說,蕭萬長、江丙坤到一九八九年接任國貿局長的許柯生都常常親自出馬。

北京從一開始要求秘書處退件未果,退而其次要求台灣比照香港模式。但以台灣當時經貿條件,這個方式不符合其他會員國利益,因此沒有得到太多支持。最後則是要求底線:中國必須比台灣早入會。

經過2年9個月的漫長等待,GATT終於在1992年9月成立工作小組,正式受理台灣的入會案。

1992年入會案被受理之後,成為觀察員的台灣進入漫長的談判期。經過240場的馬拉松,最終與30個會員國簽訂協議,2002年成為WTO正式會員(1995年GATT轉形成WTO),十年光景已過。

在1990年元旦遞出申請後12年,2002年1月1日台灣成為第144個正式會員國,只晚中國幾天。這是台灣七○年代退出聯合國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成功突圍,成為重要多邊國際組織的正式會員,有劃時代意義。
 

●本文節錄自《逆風台灣:民主開放崎嶇路 我們一起走過》2018.12.25 上市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