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給鼓吹美中「離婚」的人 鮑爾森:我不認為亞洲國家也願意

精華簡文

給鼓吹美中「離婚」的人 鮑爾森:我不認為亞洲國家也願意

美國前財長鮑爾森 圖片來源:GettyImages

瀏覽數

2573

給鼓吹美中「離婚」的人 鮑爾森:我不認為亞洲國家也願意

天下雜誌662期
整理
  • 吳怡靜

貿易戰終究會休兵,美國前財長鮑爾森早已預言。但他還擔心什麼?中美之間最嚴峻的問題,在於「兩國的分歧並不僅限於貿易」,而是各議題、各立場的全面對立。為尋求和解共生,鮑爾森各自給了兩國語重心長的建議。

11月30日在阿根廷登場的20國集團(G20)峰會,美國總統川普在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碰面前,釋出了願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的信號。

貿易戰終究會休兵,美國前財長鮑爾森(Henry Paulson)早已預言。但他擔心,美中關係的緊張對峙仍將持續,因為「兩國的分歧並不僅限於貿易。除非許多更廣、更深的問題得到解決,我們將面臨美中關係的嚴冬。」

11月初,鮑爾森在新加坡舉行的「彭博創新經濟論壇」發表演講,提出他對美中摩擦加劇的看法和建議。

這位72歲的「中國通」一方面批評中國,加入世貿組織17年,許多領域卻仍未對外開放;另方面警告美國不要斷然脫鉤,「如果孤立中國,將會面臨自我孤立的風險。」

扭轉美中關係的惡化趨勢,並不容易,因為由來已久。但他呼籲兩國,努力找出可行的共識,否則將帶來巨大的系統性風險,不僅威脅全球經濟,更會波及現有的國際秩序和世界和平。以下是演說重點整理:


亞洲必須謹慎關注美中之間由良性競爭變全面冷戰的可能性。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了解,在亞洲這個多元和複雜的地區,保持和平繁榮是非常大的挑戰。他去世前曾接受兩位哈佛學者訪談,直白指出,「亞洲從最早的部落出現開始,就有強權政治。不管我們喜不喜歡,如果想生存下去,維持各自的獨立性,我們就必須時時刻刻都謹記,什麼是所有國家的共同利益。」

如今我擔心,我們正在快速遺忘李光耀的教誨。現在已經很少聽到美中兩國「共同」利益的說法,取而代之的,是兩國政府不斷相互指責。

我想就三大問題提出看法:

一、美中關係如何走到眼前的高度緊張局面;

二、兩國面臨的最大風險;

三、促進美中關係長期穩定發展的幾個必要做法。

眼前這個局面是如何產生的?首先,美中利益漸行漸遠:在雙方應有共同看法的許多議題(例如北韓問題)上,美中經常採取不同的對策。

其次,美中對國際體系的某些重要規則無法達成共識。例如,對海權和航行規則的不同看法,導致了兩國軍艦近期差點相撞。

第三,在一些關鍵領域上,美中看法更是完全相反。例如,中俄兩國主張對網路擁有主權,並主張政府有權控制資料以及跨境資料的流動。而美國和歐盟都反對中俄的看法。

貿易戰休兵,衝突仍將持續

種種分歧,使美國政界產生了新的共識,即中國不但是競爭者,還很可能成為美國長期的主要敵對國。

美中貿易戰最終會達成和解。但我認為,潛在的衝突仍將持續,因為兩國的分歧並不僅限於貿易。除非許多更廣、更深的問題得到解決,我們將面臨美中關係的嚴冬。

先看經濟問題。中國加入世貿組織17年後,有很多領域還是沒有對外資開放。合資和股權比例的限制依然存在,而且還設下技術標準、政府補貼、辦理許可證和管制等非關稅壁壘。這是不可接受的。正因如此,許多人現在都主張美中經濟「脫鉤」。

而且,愈來愈多的美國企業認為,外企永遠不可能在中國獲得公平對待。有些業者不得不接受浮士德式的交易,吞下危及長期競爭力的種種限制,以換取短期利益,但他們並不樂意。這些企業其實非常明白其中的風險,而且已開始發展中國以外的市場。

再來看美中競爭加劇的風險。

過去40年,美中關係表現在四大方面的整合:產品、資金、技術和人員。經濟上的融合,被認為有助於緩解雙方在國家安全上的競爭。但現實恰恰相反,經濟上的緊張局勢已經到了臨界點。如今,美國兩黨有不少政治和意見領袖都認為,美中應該在這四方面斷然切割。

未來,一旦供應鏈瓦解,雙邊的貨物貿易將大受影響。而在美國全面收緊對中資的審查下,雙邊資金流動也將愈來愈不容易。

美國有些人現在主張,對中國進行冷戰式的全面技術封鎖,理由之一是中國正在利用種種促進高科技自主創新的策略,制定自己的技術標準以達到自力更生。同時,由於美國有意禁止中國學生赴美攻讀科技,人員的交流(尤其是年輕菁英)可能觸礁。

如果這四方面的脫鉤持續下去,我擔心,全球經濟將有很大一部份被隔離在貿易和投資的自由流動之外。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經濟鐵幕」有可能降臨──即美中雙方互相封閉,並且造成經濟全球化的倒退。

但我要提醒國內那些主張美中「離婚」的人:當你們真的是一對伴侶時,要離婚比較容易。事實上,你們不是。美中關係不僅涉及到兩國,其他國家也都有發言權。如果其他國家,特別是亞洲國家,不想跟進怎麼辦?我不認為任何一個亞洲國家能負擔得起、甚至願意與中國離婚。

在我看來,中國即使成長放緩,依然是世界上成長最快的主要經濟體之一,沒有哪個國家會與如此重要的經濟體「離婚」。

因此,美國如果想要孤立中國,將會面臨自我孤立的風險。

另一方面,如果中國希望避免美中關係失控,就要認真審視自己的選擇和政策。最重要的是,中國必須重拾市場導向的改革開放精神。

目前美中關係的趨勢,想要扭轉並不容易,因為由來已久。重大的結構性轉變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要向雙方提供幾個建議。

對中國的建議

首先,不要造成傷害。例如,實施嚴格的交戰守則,避免發生類似在南海與美國軍艦差點碰撞的行為。

第二,與美國的盟友和伙伴建設性地合作。

第三,要大膽。開放你的經濟,相信你的企業有能力競爭,不須再躲在政府的保護牆後面。

第四,積極主動地保護外國專有技術,並終止直接或間接的強制性技術轉讓政策。

第五,在美國最重要的戰略問題與其合作,尤其是北韓問題。

對美國的建議

第一,收斂強硬的措辭。美中戰略競爭是一個事實,但中國並未對美國文明構成存亡威脅,我們應該對自己國家和民主制度更有信心。

我們應該對中國帶來的戰略挑戰做好準備。但面對挑戰的同時,我們不應犧牲自己的價值觀和保持開放的承諾,這些價值使我們成為世界上最強大、最具競爭力和最受尊敬的國家。

第二,爭取合作伙伴。跟他們建立聯盟,努力與北京建立一些可行的共識。我希望川普總統重新考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的決定。

第三,與中國談判。找出架構來解決問題。

第四,大力投資美國。打造強大的軍隊、強勁的經濟、強而有力的教育機構。對科學和工程加強投資。對世界開放,投資盟友、投資各大洲的安全和經濟伙伴關係,特別是亞洲和歐洲。

如果美國要在21世紀與中國競爭、創造繁榮,這些措施至關重要。

眼前,兩國正沿著不同的路徑前進,我們恐將面臨一個漫長寒冬,然後才能迎來依舊料峭的春天。但我相信春天終會到來,問題是,這個冬天會持續多久?會造成多少不必要的失序和痛楚?

答案取決於美中兩國領導人進行創造性思考的能力和意願。(責任編輯:吳廷勻)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