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專訪中國經濟學家許成鋼:改革開放要走下去,制度必須改變

精華簡文

專訪中國經濟學家許成鋼:改革開放要走下去,制度必須改變

圖片來源:王建棟攝

瀏覽數

4445

專訪中國經濟學家許成鋼:改革開放要走下去,制度必須改變

天下雜誌662期
採訪整理

當今中國經濟有個奇異的現象:投資愈多、成長愈低。經濟學家許成鋼認為,問題就出在制度。「如果中國一直保持現在這個『不是最不好的』制度,那就會一直停留在中等收入國家。」

許成鋼,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長江商學院經濟學教授,是當今中國大陸最知名的經濟學家之一,曾獲得中國經濟學界最高榮譽孫冶方經濟學論文獎與中國經濟學獎,主要關注中國經濟體制改革。

1950年出生的許成鋼有段曲折的人生,學生時代興趣是工程,文革衝擊讓他探索政治經濟,但也因此被打成反革命份子而被批鬥,只好回頭研究工程。文革結束考上清大機械研究所,畢業後因緣際會接觸經濟改革工作,最後踏上經濟學專業的路。

因有工程學背景,許成鋼對半導體等工程技術發展如數家珍,在研究中國科技產業發展上,自然比一般經濟學家更具全局的視野。事實上,他今年開始兼任長江商學院人工智能與制度研究中心主任。

許成鋼將於2019年1月中旬來台參與天下經濟論壇,最近在北京接受《天下》記者專訪,他認為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取得的成就與當前經濟矛盾的根源都來自制度,未來經濟的出路,自然也就在制度改革。以下是專訪摘要:

中國經濟一直存在一個非常基本的問題,就是內需不足,而這個問題的存在,和一件事有關,就是「制度」。

內需不足,是最近二十年所積累出來的長期問題,而且衍生出許多當前中國經濟中的矛盾。

中央拿太多,內需不足

過去二十年,中國家庭收入成長,每年都低於GDP成長,造成內需增速低於經濟成長。長期積累下來,就是家庭收入佔GDP比例只有三成多,全世界平均水平是六成多,這麼低的比例,意謂內需沒辦法給經濟成長足夠的支撐。

最近幾年,消費在GDP當中的比例上升,更多是因為經濟增速下降,不是消費真的變多了。

家庭收入趕不上經濟成長速度,是因為現行中國的體制,政府拿去的資源太多。

過去二十年,政府財政收入成長比GDP成長快很多,結果就是政府財政收入佔GDP的比例太高,這還不包括政府從土地獲得的收入。整個經濟大餅,當政府拿走太多,家庭拿到的比例就少了。(延伸閱讀:厲害了我的黨!習近平大搞集權 恐毀了40年改革開放?

內需不足以提供經濟足夠的成長力道,所以過去二十年來,支持成長的,主要是政府的財政刺激和投資,而這也是中國當前政府債務問題的根源。

在現行體制下,中國政府稅收的三分之二給中央,地方只拿到三分之一。但提供公共服務和基礎建設,主要是地方政府在做,這導致地方政府需要靠賣地、租地,拿土地向銀行抵押貸款,否則根本沒辦法支持龐大的公共支出,債務就這樣愈堆愈高。

後來中央發現地方槓桿繼續升高會帶來危險,就試圖要減債,但債務一直降不下來,只是增速不那麼快了。因為債務減少,意味著投資變少了,經濟成長就會有壓力,但繼續投資,債務又會增加,變成兩難。

國進民退,經濟效率大降

其實,現在連用財政刺激維持成長,也愈來愈困難。這問題反映在一個反常現象上,不僅已持續多年、還跨越全中國四百多個城市,就是:投資愈多、成長愈低。投資低的城市,反而成長還好一點。

這主要是「國進民退」造成的,最近幾年大量資金進入了效率低的國有部門,愈是往那裡增加投資,就愈看不到結果,效率高的民企反而資源不足,兩個倒退合在一起,就使得經濟效率大幅度下降。

中國四十年來改革開放的成就,是制度改革帶來的資源配置轉移,讓經濟效率大幅度提高的結果。第一個是從農業轉移到工業、從製造業轉移到服務業。另一個就是從國有部門轉移到大量出現的民企。

2013年,中共推出的深化改革方案中,有一個「讓市場在配置資源中扮演決定性角色」的設想,這是對的方向,但五年來並沒有往這個對的方向走,反而變成「國進民退」了。(延伸閱讀:當貿易戰變心理戰 中國缺的是什麼?

(王建棟攝)

而且,這個深化改革的設想,還缺少了一個很重要的基本成分,就是對私有產權的保護。

立法保私產,但執法不力

從法律的角度來看,中國的法律在保護私有產權上,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2004年把保護私產放入憲法中,是中共首次在憲法下承認私有財產。2007年頒布「物權法」,是具體執行憲法的規定,然後是2017年頒布執行的「中國民法總則」。

但只有白紙黑字的法律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執法,而公正的執法依賴的是司法獨立,但是中國的司法獨立有很大的問題,所以保護私有財產的法律,經常沒有被執行,發生大量侵犯私有產權的事情。

現在中國民營企業家,普遍有一種不安的心理,就是跟私產沒有得到確實保護有關。

前陣子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只是在媒體上發表一篇文章(〈中國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的任務,應逐漸離場〉,作者吳小平自稱「資深金融人士」),就可以引起全國性的恐慌。

雖然《人民日報》出來批評、中共出來批評,說沒這回事、那個人胡說,但顯然胡說的人,影響力更大。為什麼?(延伸閱讀:貿易戰逼出中國債務焦慮,衝擊全球

副總理劉鶴後來出面強調民企在中國經濟中的巨大作用,講了「56789」:50%以上的稅收從民企來、60%以上的GDP是民企貢獻的、70%以上的研發是民企做的、80%以上的就業是民企提供的、90%以上的企業是民企,所以一定要保護他們,讓他們安心工作。

這些話講得很好,但話要有用,要靠司法,才能讓大家相信。所以,制度是很重要的事。

如果把歷史推回到十八、十九世紀,很多拉丁美洲國家比北美要富裕,後來北美經濟超越了拉丁美洲,背後就是制度比較好,讓經濟發展起來。

中國改革開放之後,從一個世界上最窮的國家,變成一個中等收入國家,也是因為制度從「最不好的」制度,變成了「不是最不好的」。所以,接下來中國經濟會不會更好,取決於制度是不是可以改變。

如果中國一直保持現在這個「不是最不好的」制度,那就會一直停留在中等收入國家。(責任編輯:曹凱婷)


許成鋼小檔案
出生/1950年
現職/長江商學院經濟學教授
學歷/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
榮譽/孫冶方經濟學論文獎、中國經濟學獎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