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石化業鐵人拿下科技界最高獎項 林書鴻把電動車銅箔做到比頭髮細

精華簡文

石化業鐵人拿下科技界最高獎項 林書鴻把電動車銅箔做到比頭髮細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13850

石化業鐵人拿下科技界最高獎項 林書鴻把電動車銅箔做到比頭髮細

Web Only

從傳統石化業起家變成了半導體、電子業重要供應商,還成了松下鋰電池唯一非日本銅箔供應商,林書鴻成功的原因跟他的鐵人個性一模一樣,企業經營要願意蹲馬步做研發、不畏困難往前行。

台灣科技界最高獎項之一的「潘文淵獎」頒了12屆,得獎者包括張忠謀、鄭崇華、蔡明介,今年頒給了台灣石化業的「鐵人」長春集團總裁林書鴻,首度出現了石化業大老拿到了半導體與科技界的大獎。

因為長春集團跟傳統石化業很不相同,堅持不上市集資賣股票,年營收約3千億元、如此龐大的營收,生產產品卻不是大宗石化原料,而是特殊利基型產品,其中更有8成是自己開發的,因此長春集團旗下三大公司,經常是一年賺一個股本(EPS 10元)。

長春現在主要客戶其實是半導體、科技業者,例如台積電的7奈米廠的高純度雙氧化就是用長春集團的。

不只半導體,長春現在更成了電動車、5G概念公司,全球電動車鋰電池龍頭日本松下(Panasonic)只跟兩家公司買鋰電池銅箔,除了日本公司外,另一家就是長春集團,長春已經成了全球領先的鋰電池銅箔供應商。

鐵人個性,投入8年時間研發

為什麼林書鴻能做到?其實就跟林書鴻的鐵人個性一樣,孜孜不倦不停地往前行。

例如長春成了Panasonic電動車鋰電池銅箔主要供應商,是林書鴻今天來領獎,才知道長春投入鋰電池銅箔研發已經長達8年,從一個月只賣30、40噸開始做起,跟手機用、傳統銅箔一個月動輒數千、數萬噸是天壤之別,但長春集團照樣蹲馬步默默研發,直到了兩年前才上來。(延伸閱讀:【2000大調查】善用資源 長春人造打敗石化不景氣?

林書鴻雖然年事已高,但周一到周五仍然是最早去上班、最晚下班,台北辦公室假日不上班,一刻不得閒的林書鴻則安排行程巡視各地工廠。(黃明堂攝)

林書鴻說,「這幾年電動車上來了,就看到長春鋰電池銅箔一個月從60、90、120、300、500,衝到了1900噸,日本松下只用我們跟另一家日本公司日本電解的銅箔,還有美國最大的電動車電池生產商有一半銅箔也是長春供應的。」

成功背後是研發了8年,長春把銅箔從12微米做到了6微米,把銅箔做到了又細又薄,相當於頭髮的十分之一細。

默默投入研發還不只電動車電池材料,林書鴻首度揭密,為了供應台積電等台灣半導體產業對於特用化學品的未來需求,長春集團從美國運頁岩氣到長春集團麥寮六輕廠(編按:長春集團是唯一非台塑集團在麥寮六輕設廠的石化業者),實驗如何利用頁岩氣作為原料來生產各種材料。

這個計畫已經進行了一年半了。為什麼要這麼大費周章從美國運來頁岩氣,還要花這麼長的時間做研發?原因是台灣石化上游原料愈來愈難擴廠,必須想出其他的辦法來取得原料。

第二原因是台積電在兩岸都有新廠開發,這個技術會去支援長春集團的揚州、常熟、漳州廠,林書鴻說,「隨著台積電去了南京,未來中國大陸的市場成長會很大。」

然而,難的不是生產據點、產能要跟得上,而是隨著半導體製程難度愈來愈高,對於特用化學品的要求也愈來愈高。林書鴻說,「現在的要求不是PPM(百萬分之一)也不是PPB(十億分之一),而是PPT(一兆分之一)。」

一路跟隨台灣半導體產業成長

這就是林書鴻得獎的原因,台積電成了世界最有競爭力的業者,長春卻一路跟著台積電等台灣半導體業者走上來。

潘文淵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工研院前董事長史欽泰說,這是潘文淵獎第一個石化業的得主,表彰林書鴻對台灣半導體、電子產業的貢獻。(延伸閱讀:石化業愛迪生 飢渴拚創新

林書鴻是潘文淵獎第一個石化業得主。(黃明堂攝)

更重要的是,長春集團本是不會生產這些產品或技術,但林書鴻願意學習、投入研發,一步步變成了台灣半導體業重要的支柱,例如高純度雙氧水、顯影劑就地供應台積電等,降低對進口的依賴、減少各種成本。

林書鴻今天神采奕奕,對於國際市場觀察與數字倒背如流。其實1928年出生的他,今年已經90歲了,但周一到周五仍然是最早去上班、最晚下班,台北辦公室假日不上班,一刻不得閒的林書鴻則安排行程巡視各位工廠。即便到了農曆春節,吃年夜飯過完團圓夜之後,隔天又開始跑工廠。

創業至今即將滿70年,每天奮戰不懈,甚至年過80,林書鴻還在金山野柳一帶下海游泳一個多小時,堪稱台灣產業界的第一鐵漢。(責任編輯:吳凱琳)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