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九二共識」選後熱議 歷史這一天如何影響台灣命運

精華簡文

「九二共識」選後熱議 歷史這一天如何影響台灣命運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9879

「九二共識」選後熱議 歷史這一天如何影響台灣命運

天下雜誌出版
  • 周慧菁

「九二共識」在選後又被炒得沸沸揚揚,到底什麼是「九二共識」?又如何影響兩岸未來的走向呢?

1996年3月23日,天氣晴,晚上八點,台北市八德路李連競選總部,「總統好,總統好」的歡呼聲浪中,李登輝在家人陪伴下慢慢走上台。雖然自蔣經國逝世後已當了8年中華民國總統,73歲的他此時此刻才覺得自己是真正的總統。

「今天是我們歷史上最珍貴的一刻,在中華民國85年3月23日這一日,民主的大門終於在台澎金馬地區完全打開,2100萬同胞為民主做了最佳的見證。」就在此日,台灣完成了第一次的總統直接民選,也創造了5000年來第一次由人民選出最高領導人。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李登輝與連戰,以五百八十一萬三千六百九十九票,54%的得票率,當選中華民國第九任總統、副總統。

來自全球的五百多位媒體記者齊聚台北,因為就在台灣首次民選總統的競選過程中,中共的飛彈也打在高雄與基隆的外海上,並在沿海大規模演習。台海緊張局勢成為全球探照焦點,一邊是經濟發展前景正熱,一邊是民主正攀上高峰,海峽兩岸為何演變成戰火一觸即發、威脅世界安全的高危險區域?

繼任蔣經國成為國家領導者,李登輝面對的世局更為複雜。一方面中國正打開門戶,走向世界。另一方面美蘇冷戰結束,美中關係也隨之轉變。

曾任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與駐南韓中國大使的李潔明在回憶錄裡透露:1984年蔣經國決定拔擢本省籍的李登輝作為繼承人,提名李登輝為副總統。為了讓李登輝熟悉美國觀點,蔣經國請李潔明和李登輝在1984年3月間一道環島旅行。只有李登輝與李潔明兩對夫婦,先到花蓮,再經過中橫到台中。

前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右一)及副總統李登輝(右三)。(天下資料照)

「我發現他是一位聰明的政治人物,對百姓民心頗有了解;也發現他和傳統的國民黨領導人頗為不同。公開場合,他謹守國民黨的路線,私底下,卻是頗有主見的愛國者。他對中國並沒有特殊敵意,對向中國採取開放政策沒有問題。不過,他也懷疑中國有野心佔領台灣,因而表示台灣人民不能接受中國來掌控台灣。」經過兩天形影不離,李潔明如此描述李登輝。

趙紫陽賀電致意

中國大陸自1978年鄧小平掌權後,採取開放路線,從1978到1988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平均10.2%,13億人口,但外匯存底不到34億美元,平約每人GDP為370美元。李登輝八八年繼任總統時,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曾拍賀電致意,釋出善意。

台灣的解嚴與開放探親,讓兩岸關係開始解凍,但如何與中共打交道,始終是台灣領導人最嚴峻的挑戰。

雖然基於以往與共產黨鬥爭經驗,對於中共,蔣經國始終堅持「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政策」,未與中共交手過的李登輝,在台灣解嚴的開放氣氛下,企圖和緩兩岸僵局,推動務實外交,擴大台灣的國際空間。

1989年3月,李登輝就任後首次出訪新加坡,當地媒體稱之為「從台灣來的總統」,而李光耀在正式邀請函上寫的是「中華民國總統」,極為禮遇。而繼新加坡之後,李登輝也赴菲律賓、印尼、泰國、阿聯、約旦等非邦交國訪問,是外交上很大突破。

而八九年五月,財政部長郭婉容以中華台北代表,前往北京出席亞銀年會,成為自一九四九年後,第一個踏上中國大陸的中華民國政府部長級官員,在國內引起不少爭議。當演奏主辦方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時,郭婉容以起立抱胸,並與團員交談的方式,表達不承認與抗議的立場。兩岸官方該如何相處對待,台灣內部始終缺乏共識。

為了處理解嚴後,暴增的大陸偷渡客問題,兩岸紅十字會代表1990年9月在金門簽訂「金門協議」,紅十字會成為兩岸聯繫溝通的第一個窗口。

1991年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基會)成立,和對岸的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海協會),接替紅十字會,成為代表兩岸政府出面,處理文書驗證等日常交流事務、協商與聯繫的管道。

雖然政府成立了國統會、陸委會與海基會等兩岸事務相關單位,但私底下,李登輝有一條與對岸領導人溝通聯繫的祕密管道。雙方都希望透過溝通,降低誤解的機會。

前總統李登輝。(天下資料照)

兩岸祕密溝通管道

這條祕密溝通管道的主要執行者是當時的總統府辦公室主任蘇志誠,而另一位李登輝欽定的「密使」,是持有美國護照的華視企劃室經理鄭淑敏。

「李總統要我和蘇主任一起行動有多重目的。蘇主任身分敏感,無法自由進出。他要我協助,確保蘇主任的安全,談判過程中,蘇主任必須專心一致無法分心,旁邊不但要有人記錄,還要幫忙關照整體情勢。……李總統告訴我:『妳要有心理準備,一定要謹慎小心,萬一曝光,我絕對會全盤否認。』」鄭淑敏2000年接受《工商時報》記者訪問時透露。

而中國的對口,由早期代表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的中央台辦主任楊斯德,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到江澤民辦公室主任曾慶紅等。

據《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一書報導,李登輝授權蘇志誠前往珠海、香港、澳門與對岸的對口會面共達27次,前九次初期的牽線人南懷瑾全程參與,其後18次,兩岸都直接對話。

兩岸高層初期溝通時,曾努力建築雙方都能認同的基礎。一九九二年八月,國統會特別通過「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決議,其中最重要的第一點:「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雙方所賦與的涵義有所不同。……我方認為『一個中國』應指一九一二年成立迄今之中華民國,其主權及於整個中國,但目前之治權,則僅及於台澎金馬。台灣固為中國之一部分,但大陸亦為中國之一部分。」這個決議也就是台灣「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共識。

「大致說來,有兩個大原則貫穿國民黨執政時期處理兩岸關係的思維,那就是「民主」與「對等」。「民主」表示必須對民意負責;「對等」表示兩岸必須平起平坐、平等對待。」曾在李登輝執政時擔任陸委會主委的蘇起指出。

「兩岸對等、辜汪會談」

1993年4月,海峽兩岸自1949年以來首度進行正式官方級會晤,由中華民國「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在新加坡舉行會談。蘇起當時以政大教授身份在現場觀察,目睹辜汪會談過程裡,雙方為了「對等」的一些細節安排。

譬如,為了滿足台灣民意需要,雙方同意每天在中午、傍晚及晚餐後舉行三次記者會,以滿足不同媒體的時段需求。在記者會上,為了「對等」,誰先誰後發言、使用時間長短,也都有講究。

又如,談判雙方一定在長桌兩邊對坐。談判開始前,辜汪兩人必定起立、伸手隔桌互握,笑容可掬地同時面對一端、再同時面對另一端的幾十個攝影機。這個動作呈現在電視螢幕上或報紙版面上,就是兩岸對等的畫面。又依中國傳統慣例,座位以右為尊,為求「對等」,辜汪兩人必須在簽約的過程中互換座位,以免任何一人獨占簽約桌子的右手位置。

漸入順境的兩岸溝通,卻因1995年李登輝訪美,引發中國發射飛彈的激烈反應而翻轉。「康乃爾以前,兩岸和多於鬥,戰略上台灣主動者多;以後則鬥多於和,而中共改採主動,台灣處於被動。隨著時間的推演,一向重要的美國因素也扮演愈來愈直接的角色。」蘇起分析中美台三方關係由此產生的變化。

兩岸關係,從來都不是單純的兩岸之間的事,而是美中台的三角關係,並由美國主導,而維持三角關係的穩定運作最合乎美國利益。「一個中國」政策是美國兩岸政策最重要支柱:「美國認知在台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美國政府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1972年美中關係正常化之前,美國一中政策下,中華民國代表中國;而1979年美中建交後,美國一中政策由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

九○年代初,蘇聯共黨政權垮台,冷戰結束,美國自尼克森時代以來建構的美蘇中大三角關係形同瓦解,華府不再需要中國牌對付蘇聯,北京也不再需要美國牌來對付莫斯科。再加上美國因天安門事件對中國施行制裁,事後鄧小平告訴尼克森:「別指望中國要求美國解除這制裁。即使制裁個一百年,中國也不會低頭。」九○年代於是在華府與北京彼此猜忌的情況下展開。

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美中台三角稍往台灣傾斜,美國共和黨布希政府支持台灣參加國際經貿組織,如1990年支持台灣以「台澎金馬關稅領域」申請參加GATT;1991年支持台灣以「中華台北 Chinese Taipei」加入亞太經合會(APEC);1992年9月宣佈出售150架 F-16戰機給台灣。

1993年,曾訪問過台灣的柯林頓當選美國總統,民主黨的柯林頓上任前後曾多次讚揚台灣民主的發展,引起台北增進與華府關係的期望。

●本文節錄自《逆風台灣:民主開放崎嶇路 我們一起走過》2018.12月上市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