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中國教授打造愛滋免疫寶寶 為什麼噓聲比掌聲大?

精華簡文

中國教授打造愛滋免疫寶寶  為什麼噓聲比掌聲大?

圖片非當事人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1733

中國教授打造愛滋免疫寶寶 為什麼噓聲比掌聲大?

Web Only

中國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宣稱,透過基因編輯,成功孕育出全球第一例免疫於愛滋病的寶寶。但在他宣佈消息後,醫院與所屬大學紛紛與他切割。為什麼賀建奎獲得的噓聲,多過掌聲?

中國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透過網路影片宣告,他在7對夫妻的生育治療過程中修正了胚胎,而其中已有一對夫妻「在數週前」順利產下寶寶,是一對雙胞胎女寶寶,分別名為露露和娜娜。

而露露和娜娜經過DNA修正,將可以抵禦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

賀建奎聲稱,他所用的技術工具是CRISPR搭配Cas9酵素。CRISPR是基因編輯明星技術指的是細菌基因體裡的特殊結構:「群聚且有規律間隔的短回文重複序列」(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

看更多:必懂新知!這6個英文字母,為何解開了冰封10年的基因療法魔咒?

賀建奎2010年獲得美國萊斯大學生物物理學博士學位,2011年至2012在美國史丹佛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研究方向為基因測序技術、免疫基因序列學、個體化醫療、生物資訊學和系統生物學。返回中國後到南方科技大學任教,並在深圳經營兩家基因公司。

賀建奎在YouTub影片中指出,他用CRISPR-Cas9「刪除了HIV的入侵通道」。

不過,賀建奎實驗倫理審查文件裡提到的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否認參與這項研究。醫院聲明指出:「我們可以確認,那個研究不是在我們醫院做的,那對寶寶也不是在這裡出生。」

但醫院證實檔案裡提到的其中兩位醫師,確實是在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上班,目前醫院正展開內部調查。

深圳醫療和家庭計畫委員會譴責醫院醫學倫理委員合法性,指責核准這項研究申請的程序大有問題。

賀建奎任教的南方科技大學也發表聲明說,「此項研究工作為賀建奎副教授在校外開展,未向學校和所在生物系報告,學校和生物系對此不知情。對於賀建奎副教授將基因編輯技術用於人體胚胎研究,生物系學術委員會認為其嚴重違背了學術倫理和學術規範。南方科技大學嚴格要求科學研究遵照國家法律法規,尊重和遵守國際學術倫理、學術規範。」

學校進一步切割表示,賀建奎2月1日以來都是休假的狀態。

事實上,賀建奎所謂的創造「全球首對天然免疫於愛滋病寶寶」,完全未經第三方獨立證實,研究也未經同儕審查。換句話說,一切都還是賀教授的自說自話。但如果一切屬實,這個「人類試驗」確實包含倫理問題以及所謂「訂製寶寶」的爭議。

許多國家禁止以懷孕為最終目標的人類生殖細胞基因編輯,包含美國。而在英國,以研究為目的的編輯胚胎或被允許,但也受到極為嚴格的限制與規範。

而賀建奎的研究之所以受到那麼多指責,部份原因在於中國國家衛生計生委《涉及人的生物醫學研究倫理審查辦法》規定,在人類胚胎上做基因編輯實驗,必須經相應的倫理委員會審查通過。但《南方都市報》報導,時任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倫理委員會成員的醫務部主任表示,沒印象醫院開過這個申請案的會議。作為倫理委員會成員,他的簽名也沒有在申請書上。

中國研究一大重擊

超過120名中國科學家在微博聯合發表聲明,譴責人類基因編輯研究,表示此一案例重創中國生醫研究聲譽。

「這項所謂研究的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直接進行人體實驗,只能用『瘋狂』來形容。CRISPR基因編輯技術準確性及其帶來的脫靶效應科學界內部爭議很大,在得到大家嚴格進一步檢驗之前直接進行人胚胎改造並試圖產生嬰兒的任何嘗試都存在巨大風險。」

聲明也指出,賀建奎自鳴得意的所謂突破性發展,其實「在科學上此項技術早就可以做,沒有任何創新及科學價值,但是全球的生物醫學科學家們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為脫靶的不確定性、其他巨大風險以及更重要的倫理及其長遠而深刻的社會影響。」

聲明也說:「與此同時這對於中國科學,尤其是生物醫學研究領域在全球的聲譽和發展都是巨大的打擊,對中國絕大多數勤勤懇懇科研創新又堅守科學家道德底線的學者們是極為不公平的。」

賀建奎「愛滋免疫寶寶」的爭議到底在哪裡?

英國牛津大學實踐倫理學家薩烏雷斯古(Julian Savulescu)則形容賀建奎所聲稱的突破是在大玩「基因俄羅斯輪盤」。

他說:「原本的胚胎就是健康的,並沒有已知的疾病。基因編輯目前都還在實驗階段,且可能伴隨脫靶變異,可能讓生命在幼年或成長過程中出現基因問題,比方說罹患癌症。」

「對於健康的個體來說,現在已經有太多避免愛滋病的有效方式,包含安全性行為。就算真的受到感染,目前也已經有許多有效、不影響生活的治療與控制方式。」

薩烏雷斯古不解,何以必須讓兩個女寶寶承擔巨大風險,假仁慈地去保護她們預防一個她們先天不具有、未來也不一定會有的可預防以及治療疾病。

看更多:得到愛滋病,必死無疑?

倫敦大學學院婦女健康研究所哈柏(Joyce Harper)教授說,這個研究「不成熟、危險,且不負責任。」

倫敦大學臨床遺傳學家賈姆希迪(Yalda Jamshidi)也同意薩烏雷斯古的看法,質疑將這樣爭議研究用在避免HIV感染,中國的那位教授真的有用腦思考過嗎。

「我們已經有許多方式避免HIV感染,即使感染了也有可治療的方式。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會認同,為了可避免的情況,在人類身上做試驗,只是為了提高自己的知識,絕對是不道德且不可接受的。」

資料來源:CNN、The Guardian、南方都市報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