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進擊的公投過後,台灣社會更有共識還是更撕裂?

精華簡文

進擊的公投過後,台灣社會更有共識還是更撕裂?

今年公投高達10案,成案數和參與度,都是史上最高。 圖片來源:王建棟攝

瀏覽數

9834

進擊的公投過後,台灣社會更有共識還是更撕裂?

Web Only

公投法下修,鳥籠打開之後,會不會成了「秀肌肉、比票數」,而非討論問題、尋求共識的公民場域?經過這次初體驗,台灣公民社會準備好迎接眾聲喧嘩的直接民主時代了嗎?

首次10個公投案綁大選的「公投元年」落幕。

這場公投法降低門檻後首次的全民實踐,包括能源、性別、國家認同、食安在內的各種議題,10案過7案。有國民黨提的反空污、反深澳、反核食3案,幸福盟提的愛家公投3案,以及黃士修提的以核養綠案。

其中備受矚目的婚姻平權2案及東奧正名案,同意票都沒有過494萬門檻,反對大於同意,婚姻平權的反對票都是同意票的一倍。

相較九合一選舉投票率6成6,這次公投5成5的投票率,每案約1100萬投票人數。和2004年防禦性公投4成5投票率,2008年入聯公投3成5投票率相比,公投元年的成案數和參與度都是史上最高。

事實上,公投本來就是憲法裡公民的「創制」和「複決」權,用來彌補代議政治的不足,只是過去台灣不常行使而不熟悉。然而作為「直接民主」初級班的台灣公民社會,這次表現及格嗎?

500萬票能代表1800萬民意?

「這次因為鳥籠打開,一下子跑出10個案,也因為中選會審查成案的時間太短,只有約40場公聽會和電視辯論,討論的確不足,」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所長廖達琪說。

她以公投做為全民運動的瑞士為例,聯邦、州和鄉鎮各種層級的議題五花八門,一年有4次公投、約15-20個議案,每案都有長達半年(180天),深入社會各角落的充分討論。不過這次如同婚、核能等,都是台灣社會討論多年的議題,雖然準備時間短,社會還是有一定的認識,不至於完全陌生。

同婚議題雖是台灣社會討論多年的議題,但公投前準備時間短,溝通仍不足。(劉國泰攝)

台大政治系教授王業立則觀察,這次如同婚、日本核食、能源等公投案,都是因為政府或立法部門消極不作為,讓民間跳下來。他認為應該5成以上同意票才有正當性,但現在門檻是1/4,也就是500萬票就能代表1800萬民意,「一個同意案的社會正當性不夠時,未來容易產生問題。」

直接民主=更民主?

由於政策制定是種專業,民主制度設計中,政黨與代議士扮演的重要角色,便是將政治專業分工,人民交由自己選出、可信任的政治代理人,替你研究高度複雜的政策立法。

只是隨著人民對代議政治的信任崩解,直接民主會被視為人民作主的新希望。理想狀況是每個公民都充分了解議題後自己做決定,但也不是沒有代價要付。

王業立觀察,這次很多案子無論是內容本身,甚至是通過後的影響,多數民眾了解很有限。選前幾天網路上流傳的懶人包、意見網紅表態、直接背答案的小抄,這次全台參與公投的1100萬選民,有多少是對於議題足夠了解而做出決定?

另一方面,與一般選舉用選票決定政治代理人不同,用「同意」和「不同意」決定社會議題或政策方向,也有容易簡化議題複雜性的危險,而非面對彼此歧異、藉由討論尋求共識,解決社會問題。

單用「同意」、「不同意」決定,有簡化議題複雜性的危險。(劉國泰攝)

衝擊社運界30年來作戰策略

然而公投元年實驗,才是台灣社運界在解嚴30年後的一場震撼教育。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向《天下》坦言,雖然2016年他代表綠社盟不分區立委爭取政黨票時就已省思,過去社運界缺乏組織能力需要鍛鍊,但公投的動員程度等同全國大選層級,遠超乎一般社運團體所負荷。

這陣子環團因應「以核養綠案」,建立了串聯全國NGO的平台,盡力動員全台志工,但相較於政黨或有些倡議團體甚至有錢下電視廣告,李根政認為,雖然公投的優點是有機會和公眾直接溝通,但背後更巨大的挑戰是,缺乏資源和組織能量的NGO,正面對一場不合乎比例原則的競爭。

公投的動員程度等同全國大選層級,遠超乎一般社運團體所負荷。(劉國泰攝)

當意見能見度、傳播和說服公眾支持,背後牽涉到一整套動員體系,和資源投放量相關。公投時代也意味著,各類倡議團體進入了多元意見的新自由主義市場。

過去社運團體可以用較小力量槓桿操作,透過遊說政府或媒體放大議題聲量來影響政策,但這個時代已經結束。

政大民調中心副研究員俞振華觀察到,這次提案團體多是要「秀肌肉」展現實力的心態,「那是跟政府說,有500萬人支持我這案,政府要怎麼解決?而不是500萬人一起跳下來討論,解決這個問題。」

直接民主的路上,不是一步到位

然而,台灣真的適合直接民主嗎?未來要怎麼走?

王業立指出,大部份國家很少公投,像最老牌的民主國家英國只有兩、三次;瑞士小國寡民有特殊的歷史脈絡,公投是生活實踐民主的方式,不跟大選綁,也很習慣隨時討論公共政策。但台灣沒有積極參與公共政策的審議式民主文化,用瑞士看台灣不完全合適。

「但拉長時間來看,台灣民主在大方向上是進步的,還是有公共輿論的討論空間,讓公民社會更強韌,」王業立說。

拉長時間來看,公投變多、討論變多,有助公民社會更強韌。(王建棟攝)

廖達琪則認為,直接民主在台灣可以發展,但不是一步到位。

「瑞士公投給我們最大啟發是,公投多了,反而透過長時間討論,將社會原來的分歧和對立沖淡了,」廖達琪樂觀地相信,透過議題的多元性和複雜性,讓不同群體會有不同集結,社會動員就不再只有藍綠。

譬如幸福盟在綠營和藍營都有高度支持,人群的重組不要藍綠兩邊打死的對立,將社會分歧先互相切割,這個社會反而更有共識。只是現在台灣制度是贏者全拿,輸者很難受。

「做民主的公民很累啊,你要自己思考,自己分辨,是需要訓練的,」廖達琪爽朗地笑說,「Come on,你要擁抱民主、做民主的公民,就得要負責任,這才是人民自主的意義。」(責任編輯:吳廷勻)

【大選看天下】
九合一選舉 即時深度分析
九合一選舉互動地圖

最有深度的即時報導就在天下雜誌!天下數位閱讀服務,一天只要7元>>

【延伸閱讀】

公投激化對立?瑞士如何做到事事都可拿來投票?

為什麼今年公投特別多?公投過了會怎樣?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