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政治很黑暗,小孩不要管?公民老師這樣教首投族參與公投

精華簡文

政治很黑暗,小孩不要管?公民老師這樣教首投族參與公投

在大選前,北一女中公民老師徐菁憶帶領學生「模擬公投」。 圖片來源:吳宙棋攝

瀏覽數

7501

政治很黑暗,小孩不要管?公民老師這樣教首投族參與公投

Web Only
  • 田孟心

今年九合一大選的公投投票首次降至18歲,全台首投族將達到60萬人,公民老師該怎麼教?從模擬公投、桌遊到辯論賽,讓多元議題不僅成了絕佳教案,更引導學生打開「公民眼」。

大選進入倒數計時,北一女中二年愛班的教室裡,公民老師徐菁憶請同學拿出智慧型手機,對網路共用表單上的10個公投議案做出決定。

高雄新莊高中的公民老師呂昱達,上週也在所任教各班舉行公投;連遠在越南胡志明的台校,公民老師丁年初也為了讓同學體驗台灣政治氣氛,舉辦全校性的模擬公投。

高雄新莊高中的學生正在模擬公投投票。(呂昱達提供)

這段日子來,「模擬公投」已成為全台各地有志創新教學的公民教師主戰場。「太陽花學運引起青年關注時政的能量逐漸趨緩,這次的公投對高中公民教育現場來說是很好的機會,學生們知道這件事跟他很近,會更願意理解政治,」在臉書「丹尼的公民教室」擁有4000多位粉絲的呂昱達說。

劣勢:政府支援少、家長只在意學業進度

這次公投首投族有別以往,是一群滿18歲的年輕人,中央選舉委員會估計約60萬人。他們在高一公民課本裡學到的是20歲才有投票權,到了高三突然晉升首投族,讓許多同學措手不及,平時對公共事務關注度就偏低,部份二、三類組的高三學生已沒有公民課,可能連自己有投票權都不知道。

相較日本2015年通過18歲具有投票權,就勤做青年選民教育,台灣官方的宣導能量較低。

2015年開始,日本文科省與地方政府積極推動選舉知識普及、展開模擬公投,該年1月至11月,政府主動出擊的選民教育活動就擴及683所高中、超過30萬名高中生參與;反觀台灣,教育部並未要求學校加強宣傳。

家扶基金會日前調查,台灣青少年(12-24歲)有38%低度關心選舉事務,高度關心選舉事務的為5%,僅有1.7%對辯論公共議題保持高度開放。桃園高中公民教師王者欣認為和家庭與學校文化有關,大人們若認為關注政治會干擾升學,或灌輸「政治很黑暗,小孩子不要管」的想法,得出這樣的結論並不意外。

政府態度不夠積極、家長不鼓勵、學生自主學習意識低落,種種不利因素,都打擊公民老師做公投教育的信心,「課程都上不完了,教這些又不一定會考,」常有家長或學生這樣抱怨,內湖高中公民老師周維毅會說服對方,新課綱強調素養導向教學,重視「實作與探究」的能力,遇上公投議題,反而是絕佳的教案。

公民新教法:模擬公投,重點是前置作業

過去公民課談到公投,老師們多半只會解釋條文與通過標準,這次有10個案例放在學生眼前,老師們紛紛表示,可以做的事情多了很多。

「我要求每個班的同學,每週針對一個公投議題對全班同學導讀,例如東奧正名,學生要跟全班介紹發起人是誰、論述是什麼、反面論述又有哪些,到底會不會影響選手參賽權等等,」呂昱達坦言,這樣的任務對高中生來說壓力不小,畢竟社會上許多成年人都不見得了解。

但隨時間過去,學生對議題都有初步認識跟理解,還會主動蒐集國際新聞資訊,學校網路社群「告白新莊」上,也從原本的校園大小事,出現多篇台灣主權相關論戰。

「這些議案未來會繼續發酵,同學出社會後更能促進公共討論,」呂昱達期待學生不只是公民,未來更是在公共領域進行深度對話、倡議的公共知識份子。

內湖高中公民老師周維毅將公投公報上傳到雲端平台Google Classroom,學生打開手機就能直接看,除了問同學們議案的正反論點外,「我還會問他們,行政院對這個主題的意見與態度傾向,」將媒體識讀一併放進教學中。

內湖高中的同學,練習在觀點交鋒處辯論。(吳宙棋攝)

看完公報,周維毅會請同學們查資料,分組在小白板寫下立場貼在黑板上。「以婚姻平權相關的公投來說,同學們的反應非常激烈,」周維毅說,他會找出意見對立的組別,在觀點交鋒處請他們辯論。

高三學生吳冠緯表示,因為年輕世代普遍對婚姻平權與性別教育持開放態度,原本對愛家公投的內容不甚了解,「透過辯論賽,角色扮演反同陣營,才發現其實議案內容沒有原本印象中那麼誇張,有些甚至值得我們深思。」他舉例說,愛家團體對性別光譜文獻不足的質疑,就是他從前沒想過的,讓他決定繼續查找資料、挖掘答案,避免落入「為反而反」。

經過連串的前置作業,最後來到重頭戲「模擬公投」。北一女中公民老師徐菁憶與兩位老師進行了數週的討論演練,這星期在教室舉辦數位投票,學生用手機按下自己的選項,全年級的意見趨勢立刻呈現在屏幕上。「留到這週才進行,就是想讓同學更有臨場感,看到模擬結果,緊接著就是全台灣真實的結果,那個衝擊與印象都會增強,」徐菁憶說。

「看到模擬結果,緊接著就是全台灣真實的結果,那個衝擊與印象都會增強,」北一女公民老師徐菁憶說。(吳宙棋攝)

徐菁憶是第一個提議北一女公民科進行數位模擬投票的老師,她表示,學校裡的公民老師如果能結盟、彼此支援,在課堂中會有較低的阻力。「老師們會互相提供力量,讓你知道創新的教學並不孤單,」她說。

放眼北一女公民科辦公室,插滿彩虹旗、布條,為政治參與提供最鮮明的示範。

桌遊、g0v導讀、小論文,打開「公民眼」

這些公民老師平時就花招盡出,只要能引導學生打開「公民眼」的教學法,都不排斥嘗試。

呂昱達前年就設計一款與公投有關的桌遊「異想世界」,針對社會上重大議題將玩家分成好幾組,分別代表不同的利益團體,每個利益團體會掌握著不同程度的「媒體資源卡」,經過辯論後,主持人會將支持方與反對方,連同財團及政黨介入的媒體資源卡數字分別加總,決定該議題是否通過。

選舉過程有沒有財團或媒體介入,透過桌遊都能反映出來。(呂昱達提供)

「透過桌遊,學生會看出民主國家不民主的那一面,發現我們的制度讓很多候選人重視的不是國家未來,而是選戰,」呂昱達說。

周維毅則指導學生做「小論文」,運用論文模式探究特定主題,產出研究結論跟建議。

學生的小論文議題多元,有一帶一路、假新聞全球風暴等等,「我們做問卷分析進行實驗,提供6則有真有假的新聞,發現年紀越輕越容易相信假新聞,只有5%會使用新聞查核系統,」小論文作者之一的張雅惠說,透過爬梳文獻,學到假新聞的歷史脈絡與種類,「比起只從課本吸收知識,自己做研究沒有標準答案,思辨能力會增強很多。」

除了課堂中的教學,呂昱達與周維毅都經營網路社群,是少數經營粉絲頁的公民老師,平時不斷在頁面中更新國際、性別、勞動等議題分析文、圖表、懶人包,將公民科普知識推廣到教室外的廣大群眾。

「模擬公投」已成為全台各地有志創新教學公民教師的主戰場,內湖高中公民老師周維毅除了在課堂上,更透過臉書推廣國際、性別、勞動等議題的分析文或圖表。(吳宙棋攝)

徐菁憶則花課堂時間帶學生上g0v零時政府網站,「最近選舉,除了公投案的理由書、中選會公布的意見書,也剛好教他們看議員建議或配合款,」她向學生們一一介紹縣市長、縣市議員過去的從政經歷,以及候選人過去在國會問政及投票立場表態,用更科學的方式理解選舉和公職,決策才不被盲目的看板、文宣綁架。

不是只有「喊凍蒜」才叫政治參與

在太陽花學運引爆的青年參政動能,四年後似乎有式微的傾向。

周維毅認為,雖然大部份學生比較消極,「但他們關注多元議題的傾向愈來愈強烈,像是婚姻平權、環保、動保、移工等非主流議題,」周維毅進一步表示,「成熟的民主社會,選民投票會愈趨向政策導向,而非候選人跟政黨。成年人因為過往受教育的經驗,才會感覺年輕人好像政治冷漠。」

回到徐菁憶今天的課堂,二年愛班學生們在辯論核能、同志婚姻議題時,不僅興味盎然,更是火藥味十足,直到票投完、下課鐘響,還有人欲罷不能。可見若提供足夠的燃料,學生族群的政治參與能量其實超乎想像。

「說到政治參與,相信同學們這次會感受到,公投的目的並非追求一致的共識、從此不再有歧見,而是讓所有人都能站在公共利益的角度思考問題,進而說服他人、做出決策,」徐菁憶認為,有了這次的經驗,學生會更明白台灣是一個社會共同體,「而我們要一起解決社會面臨的問題。」(責任編輯:吳廷勻)

【延伸閱讀】

公投激化對立?瑞士如何做到事事都可拿來投票?
史上最多!公投併大選,年底選票怎麼領?
看不懂公投案在說什麼嗎? 白話文版讓你一目瞭然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