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彰化社頭真的「滅鎮」嗎?襪二代的逆境求生記

精華簡文

彰化社頭真的「滅鎮」嗎?襪二代的逆境求生記

琨蒂絲董事長、織襪工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魏平儀。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13144

彰化社頭真的「滅鎮」嗎?襪二代的逆境求生記

天下雜誌661期
  • 康育萍

人口僅4萬的社頭,有300多家織襪廠。全盛時期,年產值超過100億,人人是董事長。但6年前,美韓簽訂FTA,社頭襪業景氣急轉直下,還掀起「滅鎮」傳聞。眼看聚落陷入生存危機,有一群二代,企圖以另一種模式,延續家族事業生命。

提到彰化社頭,外界的第一印象往往是:芭樂、襪子、董事長。

這個僅有4萬人、跟台北市文山區差不多大的鄉村,竟有300多家織襪廠。全盛時期,年產值超過100億,訂單源源不絕,一間鐵皮屋、一對夫妻加上設備,就能賺錢開保時捷,人人變董事長。(延伸閱讀:30年淬煉 台灣隱形冠軍為何那麼強?

沒想到,2012年後景氣急轉直下。由於面臨中國、韓國業者競爭,社頭的襪子少了價格優勢,原先鎮日運轉的工廠,訂單也不如前。

螞蟻雄兵般的合作策略,難制度化傳承

社頭的生態很特別,大廠負責向國外接單,大量生產卻發包給周遭數十家代工廠,但代工廠規模很小,有些甚至只有夫婦兩個人經營。

這是兩面刃。相較於社頭的大廠已傳承至第三代,而且以大量轉包增加彈性與速度,造就社頭的優勢;小工廠由於規模太小、資金不足,技術難升級,也難以傳承。

出身社頭織襪家族、琨蒂絲董事長魏平儀說,小廠很難談得上接班,小工廠的延續,反而是聚落裡有技術、有資金的技師或老員工,買下別人的機台,就接起了代工單。

魏平儀估計,「這裡小廠一代傳一代的比例,不到兩成。」

現在,社頭織襪聚落產值僅剩30、40億,少數大廠還能規模生產,發揮成本優勢,持續開拓外銷市場。

社頭襪子的奧祕在於大廠、小廠有如螞蟻雄兵分工合作,一年開發出2000種款式的襪子給客戶,但這樣的競爭力卻很難制度化地傳承。

襪二代積極轉型求生存

但,眼看聚落陷入生存危機,仍有一群二代,企圖以另一種模式,延續家族事業生命。

從童襪起家的煒展國際第二代宋韋逸,就是其中代表。他12年前接班,嘗試從代工跨入品牌,推出高單價運動襪。

「幾十年前,台灣訂單很多,錢淹腳目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宋韋逸說。

原本家族上一代都是接代工訂單,「當時只做童襪,5到10個品項就可以養活一個工廠,但我們現在要做100個品項,才能維持過去工廠的規模。」

同樣是襪子,但從童襪做到壓力襪,等於從頭開始。

沒有經驗的宋韋逸,剛回工廠的前3個月,從早上8點到下午5點,都在倉庫裡整理庫存和原料,從基礎認識襪子。

「早期大家都習慣拿現成原料,沒額外花心思研究,但要升級到品牌,原料也必須重新研究,」宋韋逸說。

但他積極轉型,現在自創品牌收入已佔公司營收近6成,「自己要想辦法找活路,才有辦法維持生存。」(延伸閱讀:凱蒂貓、熊本熊卡通襪 彰化製造反攻日本

長期研究中小企業傳承的義守大學企管系教授鍾喜梅分析,在紅海競爭下,社頭選擇接班的下一代,大多開發自有品牌,往高階產品發展,開拓電商通路,直接與消費者互動。

然而,不只社頭,其他產業聚落也面臨同樣處境,很可能因為傳承問題,造成供應鏈斷鏈。

例如台南的紡織聚落。商業發展研究院南部院區研究員詹淑婷說,由於大廠外移,留下來的幾乎都是中小型工廠,傳統生產模式難以為繼,「有業者要派單給工廠,結果發現最年輕的師傅竟然是45歲。」如果找不到新血加入,整個產業便很可能消失。(責任編輯:黃韵庭)

【完整報導】
台灣企業的接班挑戰:全台143萬中小企業的最大危機 不面對,就消滅?
彰化頂番婆水五金聚落:水龍頭王國的拆工廠血淚史,他為什麼拚了命要合法化?
台中大肚山精密機械聚落:兆元產值聚落,從阿公到孫輩都玩在一起的祕密

【三家長青企業,三種傳承戰略】
建大工業:贊助NBA、大聯盟賽事,彰化輪胎打進世界
華夏玻璃:放棄華爾街工作,海歸高富帥第四代撐起新竹最老玻璃世家
第一化工:全台最老化工行父子拚轉型,把顧人怨產業變親民

【企業接班到底怎麼做?】
橫跨五國研究:別把專業經理人當家臣!專家:台灣企業傳承觀還不成熟
政府角色:政府如何協助企業傳承?吳明機:整併升級、改革技職體系
制度問題:長榮、大立光都為此頭疼,家族企業接班要怎麼避開地雷區?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61期《隱形冠軍 接班危機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